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步步高升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拿甘富開刀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拿甘富開刀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牟國陽挑撥離間的話很快就起了作用,甘富為了自己小舅子的事情竟然真的就給甘豪打了一個電話,說了很多對陳哲不利的話,還說這一次分明就是陳哲在主動的找甘家的毛病,估計他也是看甘家現在不如以前,尤其是甘其先要退下去的原因吧。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現在的甘豪日子也是非常的不好過,之前被陳哲玩了一把,導致他在經濟上出現了很大的漏洞,現在還常有債主催債呢,接著他在同大市煤礦的利益又受到了侵害。本來每個月都可以從那里獲得可觀的利益,但是現在因為有包括段云鵬和古榮軒五家為代表的煤礦公司進入,使他的收入也是越來越少,現在一聽陳哲還敢動甘家的親人,頓時就怒了。二話不說,馬上就表示他會進行有效的反擊,讓表哥不要著急。

    甘豪掛上了甘富的電話之后,就給牟國陽打了一個電話,表明了讓他迅速的把甘系力量集中起來對付陳哲的想法。此時此刻。甘豪因為注意力并沒有放在同大市的原因之上,所以他還不知道自己認為的這個心腹牟國陽實際上己經投降了甘系的事情。

    牟國陽對甘豪電話中說的事情當然是求之不得,他很快就答應了下來。然后他就給汝洪海打了一個電話,說了一下這件事情,這當然也是對方求之不得的。

    陳哲在處理著裴偉的同時,也想到了甘富不會就這樣罷休的,畢竟他們是親人,是一定會有所作為的,正所謂先下手為強,陳哲不準備給他們更多可操作的時間,他決定借著洪濤拿出來的這些舉報信,同時對同大市國有煤礦動手。

    當然了,甘富所經營的煤礦公司還是掛名為國有煤礦的,要對這樣的企業進行核查,那就必須要經過市委常委會的決定,為此陳哲就通知了市委秘書長關好江,讓他做好開常委會的準備。

    關好江的通知一下來,汝洪海與牟國陽兩人很快就走在了一起,商量起這件事情來。

    要說同大市也有一陣子沒有開市委常委會的,一般的小事情都是陳哲自己就做主了,人家畢竟是市委書記,且同時還掌握著同大市常委會的多數票。可是這一次因為要對國有煤礦展開核查工作,所以才不得以開的常委會。

    這次的常委會,汝洪海與牟國陽可是勢在必得的。在兩人密謀的時候,汝洪海就先說話了,"我說老牟,這可是一次機會,一次打壓陳哲權威的大好機會,我們一定要好好的把握才行呀。"

    "汝市長放心,我己經想好了,也和甘少打過了招呼,省里那邊會有動靜的,到時候,嘿嘿,保證讓陳哲下不來臺的。"牟國陽說完這些話。還是一幅陰笑的樣子。

    "好,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看牟國陽這樣說,汝洪海心情也很好,他也想看一看這一次陳哲如何還能像以前那樣掌握著市委常委會。

    兩天之后,正是陳哲明定的舉行市委常委會的日子,而一大早,軍分區司令員李偉就突然接到了省軍區打來的一個電話,說是省軍區要召開重要的軍事會議,請李司令務必于上午十點之前趕到省軍區。

    突然接到了這個通知,李偉自然是不敢怠慢,馬上就讓人備車,當然在走之前他是不忘記給陳哲打一個電話匯報一下這件事情。

    對于李偉會突然的離開,陳哲聽后心就是一驚,他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為什么省軍區那里早不開會。晚不開會,偏偏在市委要召開常委會的開會呢?這一下子李偉被調走了,他的身邊就少了一個堅定的支持者,這可不是什么有利的事情呀。隨著李偉的突然離開,那他手中就只剩下了紀委書記洪濤,常務副市長鄧磊,組織部長段何偉,宣傳部長何文保,統戰部長王立學五票了,就是在加上自己也才是六票。僅僅是達到常委會半數票,不過這樣也不是不可以,自己做為市委書記,在雙方票數相當的情況之下他還是可以做出最終決定的。

    當然了,陳哲并不知道鄧磊迫于秦系謝宗明的壓力,這一次是要支持汝洪海的,所以他那邊并沒有五票,而實際上只有四票了。

    常委會在上午九點半正式開始,市長汝洪海與副書記牟國陽很早就來到了會議室,兩人對面而座,兩人都洋溢著不可抑制的笑容,而對于每一位進來的市委常委,不管是不是自己這邊的人,他們都熱情的打著招呼。

    在九點半的時候,陳哲在秘書陳光明的陪伴之下走進了會場,看著除了李偉之外所有人都到了,他這就點了點頭,宣布開會。

    他先是說了一下李偉因為省軍區有事情不能來參會的事情,然后就把今天常委會中主要的議題講了一下。當他講到同大市國有煤礦的時候,便把目光看向了市紀委書記洪濤。

    洪濤是當仁不讓的拿出了一沓資料,紛發給眾人,然后說著有人舉報同大市國有煤礦的事情,為了以正視聽,市紀委決定聯合市委督察室,共同派一個工作組進入到國有煤礦進行一些問題針對性的調查。

    在洪濤說完之后,會議室中的氣氛就有些沉寂。其實大家也都知道,這是陳哲要拿甘系在同大市最后一股力量開刀了。之前因為陳哲的鐵腕政策和手段,許多甘系在同大市的特權都被紛紛的摘除了,而現在好像也就只剩下同大市國有煤礦這些香餑餑一直沒有被動過了。其實大家也知道,每年甘系都會從這家煤礦之中分得不少的利益,像以前那些被一一拿下的甘系干部們,他們可是從中沒少撈得好處的,可現在看來,似乎也就只有牟國陽這個甘系老人還在這個煤礦之中持有一定的股份了,換句話說,這次明面是因為裴偉的原因,陳哲要拿同大市國有煤礦下手,可實際上這也是他要針對牟國陽下手了。

    知道了這個結果,大家也都把目光看向了牟國陽,做為當事人,他們很想看看牟國陽是什么樣的態度。

    牟國陽出乎眾人的意料,他就像是什么也沒有聽到一樣一臉的微笑,好似剛才陳哲所說的問題與他一點關系也沒有一樣,這就讓其它人僅不住在想,這是什么原因,讓牟國陽這樣的鎮定呢。

    對牟國陽的表現,陳哲當然也感覺到有些不對勁,想著李偉今天被調開,應該不是巧合,而是一些人故意的了。要來。省軍區與陳哲的關系也不錯,或是說陳哲與軍隊的關系一直也很好,只是因為上一次陳哲無意中與路鐵崗的兒子路雄和省公安廳廳長徐寶昆的兒子徐小軍起了沖突,那一次陳哲讓人把路雄給打了,想必一定引起路家的不快。這樣他們才會搞出這件事情來吧。

    看著那空空無人座的李偉原來的位置,陳哲心中嘆了一口氣,這一次常委會不會太順利呀。這個領導也僅僅就是一幌而過,然后他就一切恢復正常了,對李偉不在。他也沒有什么好擔心的,本來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堂堂正正的,那何怕別人來對付自己呢,只要自己做事問心無愧,又何懼別人怎么樣看自己呢。

    思緒回到了會場之中來,陳哲看著大家都不說話了,就在一次道:"好了,現在請大家也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吧,如果沒有什么其它的意見,我看就讓市紀委與市委督察室組織一個了聯合調查組入駐同大國有煤礦進行調查吧。"

    先前,之所以汝洪海與牟國陽都不說話,他們等的就是陳哲先拿下態度和意見來,這樣只要他拿出了意見,他們在反對,這樣才能更好的打擊他那的威信與權威。現在聽著陳哲己經發現意見了。這兩人就是迅速的遞了一眼,之后市長汝洪海就先發現了態度與意見。

    "嗯,這件事情我看沒有必要派什么工作組入駐國有煤礦吧,就我所知,哪一個部門沒有被舉報過呢。就是在座的各位也是在舉報信的陪伴下慢慢成長起來的吧,如果說僅僅是因為幾封舉報信我們就要派工作組入駐國有煤礦,似乎說不過去,這樣也會讓下面的部門認為我們市委不信任他們,這對于他們以后的工作開展也是不利的。在說了我們同大市唯一的這家國有煤礦,每年為我們同大市創造的利稅也不少,那現在被人舉報,我們是不是也要盡量的支持和理解他們呢?所以,我不同意市委派工作組入駐。"

    汝洪海在發表了明確的反對意見之后,市委副書記牟國陽很快也表了態,"嗯,我是比較支持汝市長的這個意見的,現在干工作又怎么會不得罪人,而如果因為幾封舉報信,我們就對國有煤礦進行調查,實在也是說不過去,我看本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說法,這個工作組不應該下派。"

    --------

    感謝原三眼榜主qq139585539投給鬼才的一塊金牌,浪子拜謝!!!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