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難纏 > 章節目錄 第兩千六百二十八章 原生家庭

章節目錄 第兩千六百二十八章 原生家庭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砰地一聲,房間的門被重重的關上。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萬小娘一人坐在了地上,抱著膝蓋無聲的哭泣。

    她的手里緊攥著的都是那揩油得來的一疊現金,大約一萬塊。

    她這幾天已經很努力的銷酒了,但是也不過存出了五萬的樣子。

    "對不起,米米??"

    就在此時。黑暗之中跑出了一只白色的小狗。

    小狗是萬小娘養的,已經養了好幾年了。

    一直都陪伴著她,在她的心里。猶如親人一般的存在。

    "汪汪。"

    小狗很乖,仿佛十分通靈性一般。

    叫了幾聲之后,就咬著抽紙盒到了她的面前。隨后用爪子輕輕的扒拉扒拉了幾下她的手臂,"汪汪。"

    主人,別哭了,擦擦眼淚。

    "旺財。"

    萬小娘再也壓不住內心的委屈,將小狗抱進了懷里。

    這幾天,她一直忙著湊錢,都忘記了小狗的存在。

    長時間的不在家,都沒有給它喂過東西吃。

    "這些天,媽媽都不在家,你都吃的一些什么?"

    她說著,趕忙倒了一碗狗糧給小狗。

    小狗走到垃圾桶,將垃圾桶里的火腿腸,面包包裝袋叼了出來,這才汪汪的叫了幾聲,隨后又跑到陽臺上看向了隔壁。

    隔壁是顧思縈的家。

    萬小娘瞬間明白:"你是說,這幾天都是顧思縈給你喂的吃的。"

    兩家是鄰居,隔的距離也不遠,所以,顧思縈只要輕松一扔,就能把吃的扔到陽臺。

    小狗汪汪了兩聲,似乎是在回答她。

    "顧思縈??"

    就在她走神的時候。手機來電鈴聲再一次響起。

    一看到電話上的聯系人,萬小娘的眼里盡是不耐。

    盡管不想接,但是她還是接起了電話。

    電話那頭傳出了婦人不善的話語:"小娘,你弟弟要用的十萬塊,你準備好了沒有?"

    "媽,十萬不是十塊,這不是一筆小數目。這才幾天,你就問著我要。我去哪里弄?我去搶錢嗎?"

    "要怎么弄到這十萬塊是你的問題,不管你是要去搶。還是要去騙,那都是你的事情。我要的是明天我必須要拿到十萬塊,那是最后的期限。"

    "媽!你不要太過分了!他是你的兒子,但是我也是你的女兒!從小你就是這樣,重男輕女也就算了,我當初明明就考到了復旦大學。可是你以沒有學費,女兒家讀那么多書干嘛為由不讓我去讀,甚至以死相逼!可是弟弟呢?弟弟他考一個三流大學,你卻花光家里的所有積蓄買著讓他去上貴族大學!"

    "男人以后才是家里的香火,他得給我們家延續香火。再說了,你一個女人家讀那么多書做什么?有什么用?最后還不是得嫁給外人,相夫教子,生的孩子也是外姓。與其是這樣,干嘛還花我們家這么多錢?"

    "一筆筆和我算的這么清楚,我是外人嗎?"

    婦人的話刺痛了她的心,萬小娘的手活生生的捏碎一個玻璃杯。

    這是發自于內心的憤怒和悲傷。

    強大的怨念之下,玻璃杯也在她的手心里化作了無數鋒利的碎片。

    就算手心里已經滿是鋒利能夠刺傷人的玻璃碎片了,她也不曾有過絲毫的松手。

    反而是越收越緊。

    越收越緊之后,無數鮮紅的血液已經是從她的手心里流了下來。

    殷紅的鮮血很快就將玻璃渣子都給染紅了下來,晶瑩剔透的玻璃渣處處透露著殷紅的顏色,看著讓人覺得頭皮發麻。

    此時,她的眼淚已經是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無數的委屈,不甘心在這一刻紛紛涌上了心頭。

    "媽,高考完后的18歲我就已經出來工作了。自從我工作后的每一分錢,存的所有錢,都打給了家里。這五六年來,說不多,也有兩百萬了吧?"

    婦人的聲音滿是不屑:"那又怎么樣?你是我女兒,我把你一手養大,將你養到18歲,這些你都是要還的!而且,是我給了你生命,區區兩百萬而已算得了什么?你這一輩子都要孝敬我,哪怕是你嫁人了,也要。還得管著你弟弟。咱們家就這么一個兒子,一個獨苗苗一個香火。"

    "好一個獨苗苗,好一個兒子。媽。原來你也知道我是你女兒啊!是,你們養育了我,給了我生命。但是你們也只養育我到了十八歲而已。從小到大。我都是撿別人的舊衣服穿,你們給我買過新衣服嗎?吃肉零食也是,永遠都是吃弟弟剩下不要的??"

    "那又怎么了?女孩子要那么嬌貴干什么?最后還不是要嫁到別人家,成為別人家的孩子。"

    "對,在你們的心里,我永遠都是一個會嫁人的外人。媽我受夠了,這些年,我前前后后給了你們兩百萬。我現在身上已經一分錢都沒有了。兩百萬,也算是我還清了你十八年的養育之恩了。以后我不欠你們什么了。還有弟弟。我不是他爸媽,我沒有義務贍養他,他更沒有資格啃老啃到我身上。"

    "萬小娘。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你要和我們斷絕關系是嗎?"

    "對,就是這個意思。以后你們是你們,我是我。媽以后的日子,好好照顧自己吧。"

    說完,萬小娘就已經不做猶豫的將電話給掛斷了。

    在說完這些壓抑在心里多年的話時,她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放松。

    仿佛壓在她雙肩上,壓的她都要喘不過氣來的壓力在這一刻全部消失了一樣。

    她抱住了面前的小狗媽,放聲大哭。

    什么都沒有說,只是一個人安靜的哭著。

    第二天,萬小娘睡了一個舒服的懶覺。

    她休息了一天,沒有去上班,反而是帶著旺財去外面逛街,像正常的女人一樣,逛逛街,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吃吃東西。

    享受生活,感受著溫暖的陽光。

    當陽光傾灑在她的手掌心里的時候,萬小娘站在廣場中央,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渾身都仿佛被溫暖的陽光所沐浴著,仿佛照亮了她昏暗的世界,冰冷的身體。

    萬小娘嘴角不禁輕輕的揚起,她終日在晚上工作,在煙霧彌漫的夜場工作。

    是有多久沒有接觸過這么溫暖的太陽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