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一胎雙寶:總裁爹地太難纏 > 章節目錄 第兩千六百二十七章 特制辣椒水紙

章節目錄 第兩千六百二十七章 特制辣椒水紙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秦少銘,快醒醒。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李米米的長發披落而下,卷卷的羊毛卷顯得她整個人渾身的氣質都出來了。

    顯得她溫柔又可愛,不禁讓人看著就想揉一揉她的腦袋。

    確實,秦少銘這么做了。

    他的大手落在李米米的腦袋上輕輕的揉了揉,"原來是李豬豬。我還以為是天使。"

    "??"李米米。

    買完單之后,兩人這才走在了街上。

    秦少銘也遵從了黎寶兒的話,十分大方。幾乎是給李米米買了一大堆的東西。

    一袋又一大袋的。

    光是一天就花了三百多萬。

    "其實你沒有必要給我買這么多的東西,這些昂貴的首飾我不能收,你拿回去吧。"

    李米米將首飾遞到他的手里。

    秦少銘一副不接的樣子:"送出去的東西哪有拿回來的道理?再說了。我可不是為了你買的。我是為了讓你扮演好我妹妹的那個角色。若是我的妹妹過的太寒酸了的話,喻文書肯定會懷疑的吧?"

    "??有什么好懷疑的?你本來也過的寒酸啊。"

    她默默的反駁。

    秦少銘:"??"

    他一直將李米米送到了小區,"我送你上去吧。"

    "不用了,送到這里就可以了。我自己上去吧,而且,這已經到小區了,沒事的。"

    李米米搖頭。

    就在此時,一輛豪車停在了兩人的身邊。

    車上邁下了一雙嶄新華貴的高跟鞋,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從上面走下,似乎還在和男人打情罵俏。

    "哎呀,老板,你真是的。"

    "我還真舍不得你。"

    "明天見嘛,明天多買些酒,我再陪你好好喝。"

    ??

    車上的老男人突然拿出一疊的鈔票,這才一下子朝著女人裙子抹胸前塞了進去。

    期間還不忘揩上一把油。

    萬小娘風情萬種的笑著:"哎呀老板,你真壞。"

    一直等到豪車走了之后,她臉上那喜悅和獻媚的笑容才瞬間消失,留下的只有一臉的冷意。

    她厭惡的將錢從裙子里拿了出來,嘴里罵罵咧咧。

    "惡心的家伙,處處想著揩油。要不是老娘缺錢,早把你們的手都給打斷了。"

    萬小娘罵罵咧咧的回頭。一轉身,就看到了一身衣著華麗,看似不平安的李米米和秦少銘站在了她的身后。

    她當場愣住,又想到了剛剛的畫面。

    心中突然就憤起了一陣陣的不甘和羞恥。

    "剛剛的畫面,你們看到了吧?"

    她突然開口問道。

    秦少銘沉默不語,顯然是已經默認了回答。

    李米米似乎有些擔心她的情況,這才立即上前緊緊的握住了萬小娘的手。

    "萬姐,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難了?你告訴我,我們幫你一起解決。"

    她很難受。看到萬小娘剛剛那樣為了錢所隱忍獻媚的樣子她很難受。

    以前萬小娘雖然也是和不少的男人打交道,會比較親近。

    但是絕對不會讓男人這樣明目張膽的揩油。

    她不知道萬小娘經歷了什么,她只是知道,她不想看到她這個樣子。

    "我沒事。"

    萬小娘心里有著眾多的無奈,她攥緊了手里帶著羞辱性的錢,這才想要進樓回家。

    李米米緊緊的握住她的手。看向了她手里的錢。

    "萬姐,是因為錢嗎?你現在需要錢嗎?你需要多少?我給你。"

    她甚至都沒有去問過金額數目,就直接應了下來。

    這一刻,心思細膩敏?感的萬小娘沒有感覺到感動,反而是更多的尷尬和難過。

    她一把甩開了李米米的手。

    "少在這里假惺惺的同情我了,我不需要你們任何人的同情。你們越是華麗金貴的站在我的面前,就越是會讓我覺得我是多么的難堪,多么的不入眼。"

    萬小娘的眼里盡是自我嘲諷的光芒:"我們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道路上的人,我的職業和你們不同。哪里都不同,所以,我做這一切是我心甘情愿,我自己的事情。"

    "這樣來錢快,我本來就和你們不一樣。你們犯不著同情我,也不需要在這里假惺惺的說幫助我。我不需要,我這樣就已經過的非常好了,我過的非常幸福,明白嗎?"

    她冷冷的拽了拽身上蓋住了香肩的披風,邁著一如既往自信妖嬈的步子離開了李米米的視線。

    "別再管我了。"

    李米米一人站在原地,眼里盡是痛苦。

    "為什么?萬姐怎么變成了這個樣子?"

    她說著,眼淚就已經掉了出來。

    她的雙手緊緊的捂住了臉:"我真的沒有同情她,我真的是想幫她。"

    看著突然就哭了的女人,秦少銘顯得十分慌張,手忙腳亂,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他沒有見過女人哭,畢竟家里,他爸把他媽寵的像個孩子一樣,都不曾讓他媽(黎寶兒)難過,一個苦瓜臉都沒有,更別說掉淚了。

    "李豬豬,你別哭了。"

    突然。一張紙巾遞到了她的面前。

    秦少銘看似不自然的撇開了視線,一副不去和她對視的樣子。

    "你本來就丑,哭一下就更丑了。"

    李米米的哭聲戛然而止:"你想死是嗎?"

    "每個人的選擇都不同。我們無法改變別人的選擇,所以,遵從就好了。放平心態。作為朋友,你能給她幫助就給,但是不要試圖去改變別人的選擇,因為改變不了的。"

    秦少銘突然說出了一番大道理,看似是在安慰她。

    李米米似乎有些愣住。

    似乎是沒有想到,平時那個總是沒心沒肺的大少爺,現如今還能做出這么暖心的舉動來,這讓她十分意外。

    她懷著忐忑的心情接過了紙巾,這才擦了擦臉。"沒有想到,你還能說出這樣的道理來。"

    擦完臉,她就突然感覺到臉一陣火辣辣的疼。就好像被人刷了一層辣椒水一樣。

    "我的臉??這紙你弄了什么!?"

    秦少銘瞬間開溜:"沒什么,我特制的辣椒水紙!用小米椒泡制,再曬干。我的整蠱道具之一,怎么樣,不錯吧!"

    "??果然,你這個混賬大少爺就做不出什么好事來!"

    李米米脫下腳底的鞋子就朝著對面男人腦袋上砸去,咆哮出聲。

    一直到秦少銘一人坐車離開,目光有些飄遠。

    "喻文書,真是便宜你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