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全球巨尊 > 章節目錄 0857 天難逆!

章節目錄 0857 天難逆!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燕京,某僻靜療養院,木蕭蕭,藤枝蔓葉枯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冬未過,春還遠。

    悍車猛士如云,分布各個出入口,兩老者并肩而行,氣勢皆是隱而不發。

    霍祖南心中有數,但這個"數",不足,沒有多少底氣。

    另外一名老者,難得不是一身練功衫。而是一襲正裝,銀絲一絲不茍,氣色不錯。

    "王兄,你我多少年沒這般卸下一身重擔好好談談了?"

    霍祖南打了個旋兒,語箭似落空,空飄飄的。實則正中靶心。

    王天笑了笑,面色多少是浮現絲絲倦怠。

    人都是會累的,沒人敵得過歲月??

    "祖南??"

    王天駐足,側頭,輕輕拍了下霍祖南的肩頭道:"我們幾人斗了半輩子,對于蔣望聲和宋遠仁。你自詡看的透多少?"

    沒有提到柳瀚霆以及蘇征??

    霍祖南目光一瞇,笑容微微一僵,沒有回應。

    他知道王天這次找上自己,斷然是因為有人露面了,且上次幾位老家伙同時出現的頂上聚會,必然給王天造成一定的壓力。

    露面的,當然是王滄瀾,眼前這正裝同輩大物的那位三兒子,曾經燕京的絕世人物王滄瀾。

    "王兄這么問,是想聽真話還是客氣話。"

    霍祖南避開重點,打了個馬虎眼。

    哈哈!

    王天朗笑,目如淵雷,稍縱即逝。

    他能出現在霍祖南面前,自然是做好了一切準備,哪怕是最微小枝葉的細節,都是不會錯過。

    或者說,大車輪跟前,一些小碎石小瓦礫,興許會帶來一點小震動,但于大方向,不會有什么大的影響。

    "祖南,未來終究是屬于下一輩的??你我在高處幾十年了,是該到了急流勇退的時候了??宋遠仁和蔣望聲是怎么想的,你跟瀚霆都清楚??原本,我是打算耗個兩三年,在阿濤卸任之前,先做掉宋家??"

    霍祖南聞言,即便心中有所知數,仍是如遭雷擊。

    他不懷疑王天這個老大哥的能力和手段,但在宋蔣霍柳四家有聯合之趨勢的前提下,王天仍能這般斬釘截鐵,可見不出意外的話,斗浪澎湃的背后,得有多少家族和萬骨葬身這股頂級斗爭洪流之中??

    但霍祖南很快回神過來,畢竟從王天的言辭中,他聽出了轉折??

    王天側眸,穿透心臟,卻不是那種令人排斥的那種,而是儼如冰冷規則的睥睨!

    便是霍祖南,也是附和地笑了笑。

    他不得不承認一點,如果王天破釜沉舟,即便王家倒下。宋家之外,他霍祖南掌舵的霍家乃至柳家,都不敢說能安然無恙。

    一超三巨,格局的東西,非一朝一夕能改變??

    算上中海蘇家這個半巨,兩三年之內,讓王家倒下,還不一定能做到干凈利落!

    不能做到干凈利落的意思,往往意味著一招不慎,自身家族先"跌境"乃至瓦解??

    "是該急流勇退的時候了??"

    王天眸色一收,深邃,悠遠,語氣真誠,甚至透著絲絲倦怠!

    "我原本以為這個時間點,還很遙遠,只是現在我不這么想了??祖南,好好考慮一下我的話??"

    "考慮什么?"霍祖南心中一震。

    "中雅跟我家小羽處的不錯??年輕人嘛,遲早得安定下來。尤其是你我這樣的家族??他倆定下來之后,要是奉子成婚更好??到時候,神翼這股能量,就當是我王家的聘禮了??"

    霍祖南心神大震,瞠目!

    王天侃侃而談,目光微微波動。

    他知道霍祖南不會拒絕這份大禮!

    格局動態平衡的前提下,神翼這股力量如果交出給霍家,相當于退一進一,一上一下,雙倍而增!

    王天卻是忽略了霍祖南的精彩神情,悠然道:"蔣望聲也好宋遠仁也好,他倆坐上頭把交椅。于我王家而言,都是絕不能容許!而祖南你不同,我了解你!你當首也好,我王家還能安穩個幾十年??至于未來,你我到時候不過是一抔黃土??子孫自有子孫福!"

    輕聲一嘆,宛若無形洪流,沖擊著整個華夏望族的大格局??

    霍祖南駐足,低頭,皺眉,心喜,心憂!

    百載難逢的機會!

    且有著聯姻這層關系,他知道王天絕非是在無的放矢??

    再加上神翼這股力量,以及兩年之后,王天那位得意超然學生即將卸任,一切的一切,足以證明王天這番話,乃至這次約見,事先必然是經過深思遠慮??

    只是霍祖南仍是有一點不敢斷定??

    為何王天不能搏一搏?!

    兩年的時間,足夠這個老大哥運籌帷幄,兩年之后,蔣家不好說,他霍家以及宋家、柳家,未必能耗到那個時候??

    于霍祖南的角度立場,當然是想不明白這一點!

    畢竟,王天這般行策,相當于開始求穩,逐漸交出望族第一這把交椅??

    便是蔣望聲都是心心念念幾十年,王天怎么會??

    且即便是王滄瀾重現人間,但無論怎么說,想要一己之力撼動如今的王天,幾率還是太過渺茫,更不用說,血濃于水,王滄瀾哪怕是再冷血無情,哪怕真有機會擺在面前,還真的會對王天這位父親不利?!

    正想著,王天淡淡再開口。

    "祖南,我這個人相信氣運??且舊事越提,越是心難安??也許是我真的老了??滄瀾這次出現,也許是冥冥中有安排??他的行蹤我了若指掌,只可惜,怕不是我這個父親不容他,而是他不再'容'王家??"

    "你非得要個答案么?"王天再問。

    霍祖南笑了笑,點頭。

    聯姻以及交出神翼這股勢力能量,誠意十足,態度明顯,但霍祖南想要完完全全接受王天的這次"安排",還須一劑猛藥!

    "還債!"

    兩字吐出,王天目色微微一黯淡,乍看上去,不再是那個不怒自威,目如神佛的劉少卿乃至最最得門生阿濤眼中的老師。

    沉默片刻,霍祖南伸手,釋然一笑道:"學長,想不到這么多年過去,你我還能成為親家??"

    一聲學長,幾十年過去,霍祖南第一次以此稱呼。

    恰如同學少年,倆人曾是某軍校不同期的在校生??

    王天握住霍祖南的手,眸色已平和。泰山不動道:"兩年之內,我來開路!宋遠仁一旦退出這個舞臺,我便會親手了結我那個老對手!"

    老對手,在王天眼里,只有一人!

    蔣望聲!

    少時,兩位老者漫步再行。偶爾傳來幾道朗笑,似乎只是兩位尋常老友在敘舊,但這場見面之后,很多東西開始出現變化??

    大變化!

    三個小時后,王天出現在前往帝岡的私人飛機機場??

    "少卿,不必跟方家人接觸了??速回燕京!"

    "清蒼。我準備去一趟帝岡,我出發前,你考慮好后,來見我??兩年之后,葉家家主可以是你,可以仍是葉問天??你好好考慮清楚!"

    "胡震??開會?別忘了你神翼在華夏的代理權在誰手上!還有,我準備去一趟帝岡,見見查理先生!我知道滄瀾跟你有見過面,把此事放下,關于天門宗跟神宮的事情,不是你能插手,也不是滄瀾想怎么就怎么的??"

    老者陸續打了幾個電話,這么多年來,往往是別人打電話給他,各種身份者,而他主動在一日之內打出這么電話的節點,還得是在十幾年前??

    老者似乎有些乏了,眼前的一杯提神苦茶。霧氣裊裊,襯得此人更如那神案上的仙佛??

    少時,一個電話打來,赫然是李長河。

    這般節點,丁俊武這等人物,都得是待命的小角色。不敢輕易驚動這等云端巨佛人物。

    "長河,我跟查理先生見面之后,晚些會有最終的結果出來??真要到了那個時候,任何壓力都有我頂著,你只需記得,煙山那頭,除了葉家、方家以及丁家,還有玄脈這個宗門,余下者,不必事先通知??滄瀾如果一意孤行,那便??"

    老者在這頭,手勢微微一壓。

    動用毀滅力量,阻擋家族意志者,殺!

    沒人知道此刻王天的心思心情是如何??

    老者只是乏了??

    這個通話結束之后,一位青年行來,心中忐忑!

    "小羽,有些事情,爺爺必須得做!有些事情,你也必須得有個心理準備??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什么時候你跟中雅領證了,王家的少主位置,就是你的!"

    王羽欣喜若狂!

    這一日,一位華裔老者,簡裝踏上華夏的土地,行李箱里頭,只有幾件換洗衣裳,以及一柄看似粗糙的木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