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455章 人吹命燈

章節目錄 第455章 人吹命燈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是說明,我不能靠近這個張桂芳?

    現在已經上了地階,眼前清楚明白的很,我就看出來,張桂芳身上,纏著許多琥珀色的氣。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是我新能看到的氣,主偏財。

    人分正財偏財,可見這張桂芳偏財沒少發啊!

    不過,這偏財下,卻掩蓋著一股子惡氣。

    沒升階之前。我是能看到這種不好的兇煞氣,但也只能看出個黑壓紅,知道這是兇兆,可現在,我清清楚楚的能看到。那個惡氣是砂紅色的,整體呈現出個支離破碎的感覺。

    《氣階》上說過,這種氣是屬于五兇氣之首--也叫五馬分尸氣,主事主死無全尸。

    我心里暗暗一提,這張桂芳是造了什么孽了。要挨上這種后果?

    不光如此,現在我眼睛看命燈,也更清楚了--以前我看命燈,是能勉強看到頭頂雙肩,有三團火光,火光強則運勢正旺,火光黯淡,則運勢差勁,要是到了即將熄滅的程度,就是人活不成了。

    可現在,我甚至能看出來,命燈火苗搖晃的方向,這個張桂芳左邊的命燈,就一直在搖搖晃晃的,像是??有人在背后吹他的命燈!

    雖然我們這一行,講究每個人各有因果,人家要是不求你,或者跟你沒有這個緣分,你是不能摻和人家的吉兇禍福的。

    但我畢竟年輕,老揣著一顆好奇心,更何況現在新近上了地階,巴不得看看自己長了什么新本事,不由自主就想越過了張桂芳的肩膀,看看在后面給他吹命燈的,是個什么人。

    結果我可能看的太專心了,小湯忍不住就拉了我一把:"大師,你看張桂芳啥子呢哦?"

    我這才回過神來,發現小湯正用一種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我,不光小湯,就連張桂芳一行人也覺出我的眼神不對,也正在冷冷的盯著我。

    張桂芳身邊一個西裝男低聲問道:"張哥,您認識那個小子?"

    "那怎么可能。"另一個秘書模樣的西裝男冷冷的答道:"那小子我昨天看見了,跟汪景琪是一伙的,是個相地先生,別是走歪門邪道的。受汪景琪之托,來害咱們張哥吧?"

    張桂芳則示意他們別吭聲,反而和顏悅色的看著我,說道:"小哥,你這么看著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兒?"

    張桂芳臥蠶飽滿,額頭豐隆,這種人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情商很高,嘴邊肥肉雖然多,但嘴角還是直往上翹,這叫鉤金嘴,也很懂說話的藝術。

    不愧是是做慣了頭頭兒的,察言觀色的能耐已臻化境,這就是老天爺賞飯吃了。他們這一行勾心斗角暗流洶涌,這個面相,簡直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

    這個時候,他的命燈已經不顫了,身后吹命燈的東西應該已經消失了,我看不到什么,連忙裝出了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只是覺得您看著面熟,好像在電視上見過。"

    這話一出口,張桂芳身邊那幾個西裝男都不屑的笑了:"鄉巴佬。"

    "竟然連咱們張哥都不認識,真是村里耗子進城--看什么都新鮮。"

    小湯一下急眼了:"你們胡說八道什么?說出來嚇死你們。我們汪哥最近遇上的麻煩,就是李大師解決的??"

    這話一出口,張桂芳的表情頓時就是一變,看我的眼神,也充滿了興趣,剛要說話,就聽見后面吵起來了:"你們這幫神經病在這里擋著干什么?我們今天就要把這個廟給推了!"

    "那怎么行,水天王是咱們興隆宮的父母神,你說推就推了?"

    "我們祖宗都托夢,讓我們信奉水天王了,你要是敢過去推廟,就從我們身上碾過去!"

    有一些年輕懂時務的,連忙喊道:"就是,開發商不顧老百姓死活強拆拉!快開抖音快手,把他們錄上,曝光他們!"

    "對,鬧到騰訊新聞上,讓全國人民看看這些開發商的丑惡嘴臉,連老輩子的物質文化遺產都破壞,黑了心了!"

    這張桂芳一看這個陣勢,頓時也有些意外--這個地方雖然是個廟,但這些年來,素來是門庭冷落鞍馬稀,決定拆遷的時候,連個吭聲的也沒有,現在真的拆遷了,這些老百姓吃錯了什么藥了,竟然趕過來鬧事兒?

    他身邊的西裝男應該就是管理項目的,一下也愣住了,就過去調停并且出示自己的拆遷許可,可這些信徒哪兒認這個,人山人海就把大門口給堵住了--不光這些人,大街上源源不斷又來了不少被祖先托夢的,也來聲援水天王廟。

    張桂芳正納悶呢,忽然身后一陣車響,只見一輛奧迪A8也停在了馬路牙子邊,后座上下來個人:"千萬不要拆遷!"

    那人腦袋上還包著繃帶,正是汪景琪。

    張桂芳一看見汪景琪,跟見了仇人似得,眼睛頓時就露出了一抹兇煞之氣,但他馬上把那個兇煞之氣壓下去了,反而裝出了一副十分關切的表情:"哎呀老汪,你才受了飛來橫禍,怎么又出來了?這我就要批評你了--對身體不負責,就是對工作不負責!"

    跟他的面相一樣--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不知道的以為他們倆多親厚呢!

    汪景琪連忙就說,別的咱們不廢話,水天王廟,絕對不能拆。

    不過,他在醫院躺著。是怎么知道這些事兒的?

    小湯連忙邀功請賞的說道:"李大師,我已經把這里的事情,全在微信上告訴汪哥了,你可立了大功了!"

    同意拆遷的汪景琪都殺回來攔著,加上那些老百姓鬧的那么歡。拆遷的開發商頂不住壓力,這水天王廟還真保留下來了。

    接著汪景琪對我這叫一個感謝--就差沒給我跪下了。

    張桂芳看著汪景琪沒事兒,還有些疑心,轉眼,他又看見了靈瑞先生。像是想問問靈瑞先生到底出了什么事兒,可靈瑞先生自從認識了我,一股勁兒的就想著拜我為師,對我倒是圍隨不休,倒是正眼都不看張桂芳。

    張桂芳看出來,對我更好奇了。

    張桂芳既然跟風險相關,咱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了,水天王廟也保存下來了,我這才想起來,水天王還有話沒跟我說完,連忙就想回去再祝禱一下。

    可惜這么一鬧,整個天王廟都是濁氣,水天王的聲音再也沒響起來。

    這把我給氣了個夠嗆,這水神宮的事兒,我還沒跟水天王打聽呢。

    程星河他們知道了。也跟著拍大腿,唯獨白藿香,雖然壓著自己的表情,像是面無表情,可實際上。卻像是有點慶幸我沒打聽出來一樣。

    沒想到的是,小湯聽了這話,連忙問我,是怎么知道水神宮的?

    這倒是把我給說愣了:"你知道水神宮?"

    小湯連忙點頭:"怎么不知道呢!我們興隆宮,以前就叫水神宮。"

    啥玩意兒?

    原來興隆宮地處孤島,附近全是水,古代行船,好多人說在夜里,見過水面上有一個燈火通明的宮殿,雕欄畫棟,上面掛著數不清的紅燈,甚至還有聲稱看見仙女的。

    有人疑心他們是看到了興隆宮這個孤島,看錯了,可那些人信誓旦旦說絕對不是,興隆宮這個土蛋子地怎么能跟那個宮殿相提并論。

    很多人傳言,說那個宮殿是水神的宮殿,時間長了,當時還沒有名字的興隆宮就被稱為水神宮,后來這個名字涉及封建迷信,才改成了興隆宮。

    我一下就激動了起來,難道,瀟湘以前在任的時候,就住在這個地方附近?

    我要是能找到了她的信物,她豈不是就能早點跟我回來團聚了嗎?

    現在已經上了地階,能力提升了很大的一個空間,說不定,還真有點希望--本來是為了白虎局來的,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這附近竟然還有水神宮的蹤跡。

    程星河也跟著嘀咕:"難怪??在古代,這塊地方,跟東海相接,確實是傳說之中水神居住的地方。"

    極樂河是找到了,白虎局和水神宮,一定離著這里不遠。

    小湯一邊說著,一邊把我們往里面引:"大師,你可以進去看看,里面有水天王被敕令冊封為神的碑文,沒準,能找到你們想要的線索呢!"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