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447章 背上取物

章節目錄 第447章 背上取物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咱爸在里面呢!"大貂裘沒注意到那個人,連忙說道:"這些醫生護士,就沒幾個好東西,我看他們根本沒盡力救咱爸,你快想想辦法,把咱爸弄到大地方去!"

    那個男人顯然也正有此意,冷冰冰的就讓這里的醫生護士都出來說話。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則趁著這個機會,跟白藿香使了個眼色。白藿香會意,悄無聲息跟我就進去了。

    其他人都沒注意到我們,唯獨那個同行冷冷的看了我們一眼。

    那個眼神很怪--像是在給我相面。

    這種感覺讓人不寒而栗,跟冷血動物似得。

    白藿香手很快。托起了汪景琪的腦袋,就要來一針,沒想到這里還有一個值班沒走的醫生,一見我們沖進來。頓時嚇了一跳,趕鴨子似得就要來趕我們:"你們干什么的!出去!"

    我立馬攔住了她,她擠不過來,眼睜睜看著白藿香給汪景琪來了一陣,立馬就是一聲慘叫:"你們竟然--不得了啦,殺人啦!"

    這一聲一下把外面的人給驚動起來了,嘩啦啦全擠了進來,尤其汪景琪兒子首當其沖,眼看著白藿香扎針,難以置信的就吼道:"臭娘們,你要對我爸怎么樣?"

    大貂裘也沒想到我們膽子竟然這么大,連忙大聲說道:"老公,他們是騙子,要害咱爸爸!"

    汪景琪兒子一聽,臉色一變,就要撲上來。

    我一把攔住他,他還要跟我抓撓,只聽"咳"的一聲,汪景琪一歪頭,就吐出了一個血塊,緩緩睜開了眼。

    這一下,不光沖進來的眾人傻了眼,把周圍的醫生都給嚇住了,喃喃的說道:"這怎么可能?"

    "這簡直就是奇跡啊!"

    "那個小姑娘,到底什么來歷?"

    汪景琪兒子一下也不吭聲了,跟看鬼一樣的看著我們。

    那個大胖子張桂芳,也忍不住挑起了眉頭。

    汪景琪一開始還有點蒙圈,這會兒想起來之前發生什么事兒了。立馬說道:"哎呀,我后悔啊??"

    他是不是想起來自己做了什么虧心事兒了?

    沒成想,汪景琪接著就說道:"燈是有火的,火能燒木,我坐在燈下面,還能落好?陰溝里翻船,失策,真是失策??"

    嗨,什么時候了,你還講究這個呢!

    不過大家都松了一口氣,他能清醒到了這個程度,人是沒啥問題了。

    再一問那個符咒--鬧半天是喝酒的時候。不小心讓人給碰了一下,撒了一身酒,把那個符給泡爛了。

    這就真是命中注定了。

    眼瞅著之前那個身形佝僂的東西的勁頭,應該已經被我們給得罪了,這一兩天惱羞成怒,必定要來找汪景琪尋仇,我立馬就問汪景琪:"你想想,你有沒有得罪過很多窮人?"

    程星河說那個踩人的東西衣服都沒得穿。難不成,是專門保佑窮人的窮神,給自己信徒伸冤呢?

    汪景琪聽我沒頭沒尾說這么句話,頓時也愣了一下:"得罪?沒有啊!"

    "你再仔細想想!"

    這可是那些窮鬼親口說的,還能有假?

    可汪景琪的表情越來越迷茫了:"真沒有啊--我也算是書香世家生人,這輩子,連認識,都不認識幾個窮人!"

    也怪,汪景琪的眼睛里雖然滿是血絲,可十分明顯,他眼神是清明堅定的,不是說謊。

    這就怪了,橫不能是那些窮鬼冤枉他吧?

    可還沒等我細問,汪景琪的兒子忽然就上來,一把搭在我肩膀上就要拽我:"說到底,你是誰啊?憑什么在我爸病床前面大呼小叫的?"

    "你說話客氣點!"這會兒程星河也從后面擠過來了:"要不是他,你爹恐怕今兒就拉倒了!"

    啞巴蘭四處看了看:"哥,我能用那個血壓計打他腦袋嗎?"

    讓你輕易別動手,不是讓你找家伙。

    汪景琪兒子倒是無所謂,但是我感覺出來,他身后的那個人,正在用一種很怪的眼神盯著我--像是在給我相面。

    這種感覺挺讓人不寒而栗的,跟冷血動物似得,讓人渾身不舒服。

    汪景琪也讓他兒子不要無理取鬧,接著就問我,腳印子的事情,是不是有進展了?今天一晚上,倒是沒覺出來后背疼,感覺好多了。

    你是好多了,那個稻草人已經為你犧牲了。

    這事兒解決的越快越好,可似乎哪里的線索都是斷的--像是缺一個最主要的線索。

    汪景琪兒子一聽這個,連忙說道:"爸爸,你不用去找野狐禪了,我聽說您出了事兒,已經把靈瑞先生請來了!"

    這人叫靈瑞先生?

    汪景琪臉色一沉:"又是他?上次也沒見管用,怎么又來了?"

    汪景琪兒子連忙說道:"上次肯定是出了什么差錯,靈瑞先生這一陣子,可給我幫了不少的大忙,爸爸,您就再給靈瑞先生一次機會吧!"

    我就問身邊的小湯。這人什么來歷?

    小湯嘆了口氣說這個先生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小汪被他洗了腦似得,非說他厲害,還領著他進了辦公樓。給汪哥解一解煞氣,誰知道一進來,剛一做法,就害的大貂裘在樓梯上摔了一跤。做完了之后,也沒管屁用,氣的汪景琪說他是神棍,不許他再來,誰知道這次又被小汪帶來了。

    摔了一跤?

    大貂裘這會兒也正在我們身邊,立馬說道:"沒錯??我看他就是個騙子,上次在辦公室里,我好端端站著,就從樓梯上摔下來了,就算不是神棍,也是歪門邪道。"

    好端端站著?我就讓大貂裘說說,當時到底是什么情況?

    大貂裘答道:"那會兒他拿了一個木頭板子。在我爸的辦公室里瞎劃拉,我正缺錢找我爸打錢呢,結果一上樓,就覺出身后像是過來個什么東西。跟怪風似得,一下就打我身上了,當時就把我帶樓梯下面去了,摔的我是七葷八素的,胳膊都骨折了!我看,那股子妖風,就是這貨引來的!也不知道安的什么花花腸子--沒準就是想把我給弄傷了,壞我爸的運氣。"

    你還真拿自己當吉祥物了還是怎么著?

    但這一下,我就想起來了,立馬問道:"當時你肩膀上是不是痛了一下?"

    大貂裘跟看傻子似得看著我:"你說呢?何止是肩膀痛,我渾身都散架了!"

    程星河腦子很快,立馬說道:"你是說??"

    沒錯,大貂裘身上的東西,怕就是這么機緣巧合進去的!

    這個靈瑞先生上辦公室里做法,就是為了拿一樣東西,可剛招來,正好被大貂裘擋住,進到大貂裘身上,成了那個"腫瘤"!

    說不定,那些窮鬼,也就是因為這個東西,才來作祟!

    那到底是個什么東西?

    反正肯定是個好貨。

    我立刻就看向了白藿香,白藿香不用我說,就點了點頭--她應該可以把那個東西,從大貂裘身上給取出來。

    我立馬就問大貂裘:"你看見她的醫術了吧?"

    大貂裘楞了一下,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我接著就說道:"既然這樣,她有辦法,把你身上的那個腫瘤取下來,你愿意試試嗎?"

    大貂裘一下愣住了:"真的假的?"

    她根本沒活夠,沒有拒絕的理由。

    于是她趕緊點了點頭,跟醫護人員說了說,還真借到了一個安靜的手術室。

    白藿香拿了一個小刀子,就要給大貂裘動手術--這感覺跟關云長刮骨療傷一樣,大貂裘也嚇的不輕。

    我們對白藿香的醫術倒是很有自信,就在門外等著,可就在這個時候,程星河忽然捅了我一下,滿臉狐疑的說道:"你有沒有聽見什么怪聲音?"

    我一皺眉頭,啥怪聲?

    但等聽清楚了,我頭皮頓時也炸了一下。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