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353章 五馬分尸

章節目錄 第353章 五馬分尸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于是我立刻問道:"你知不知道,景朝,四相局,還有江仲離,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個暖暖的聲音猶豫了一下:"主上,忘記了?"

    她似乎也并不愿意提及這件事情,但既然我問了,她也只好勉強回答到:"景朝覆滅,也是因為四相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原來景朝的時候,正是亂世。景朝那個國君白手起家,打下了一個天下太平。

    本來這也算是個豐功偉績,大概能上一上歷史書的,誰知道出了一個江仲離。

    那個江仲離的本事,據說已經上了仙道。能讓白骨生肉,死人復活,不少人說親眼看見過他的本事,絕對是個活神仙,趕得上徐福。

    那個景朝國君對他的能耐深信不疑。就按著江仲離的意見,修建了那個四相局,說要用四相局保證江山永固,讓大景朝千秋萬代。

    四相局傾盡一國之力,勞民傷財,當時也有很多人反對--風水之說哪兒有農桑耕織重要?

    可景朝國君跟洗了腦一樣,說什么四相局是大事兒,朝代還沒站穩腳跟,就開始大肆修建,結果因為這件事情,引發了朝代內亂。

    景朝國君失蹤,皇位被人取而代之,江仲離被人認定是蠱惑人心的妖道,也被追殺,最后據說五馬分尸,死的很慘。

    后來者改朝換代,把景朝徹底從歷史之中抹去,由于存在的時間也短,時間一久,現在已經沒人知道這個朝代了。

    辛辛苦苦打天下,好不容易能享受勝利果實了,為了個四相局,把身家性命都賠進去了,他圖個啥?

    程星河都忍不住嘀咕:"這他娘不就是個昏君嗎?跟紂王修酒池肉林犯眾怒一樣。簡直作的一匹,還連累了哥,辣雞。"

    啞巴蘭身為四大家族傳人,對男扮女裝早已深惡痛絕,也跟著點頭。

    不過他們倆看著我,表情就有點詭異了,像是想說啥,又不敢說。

    江仲離,死于五馬分尸?

    這倒是有點奇怪,一個能讓死人復活,白骨生肉的仙道中人,能死的這么稀松平常?

    還有那個景朝國君。不知所蹤之后,他到底上哪兒去了?

    肯定沒被打死--被打死的話,一定會傳出來平定人心,這種懸而未決,才是稀罕--這個景朝國君活不見人死不見尸,那后來者心里不是也不安嗎?一定會窮盡自己的力量尋找他。而這些力量都找不到,他本事也不小。

    而且,中間還有個真龍穴呢,四相局似乎是為了那個真龍穴存在的,所以馬元秋和蘭老爺子這些知情人,就想著找我這個破局人,圖謀真龍穴里什么東西。

    我是唯一的破局人,景朝國君是唯一的建局人,我們之間,肯定有某種聯系。只是這個聯系是什么?

    長得還相似,難不成??

    我的心緊了一下,不敢往下猜了,也許,只有找到了我那個王八蛋爹,才能知道。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暖暖的聲音像是發現了什么,有些意外:"主上,現在竟然和白瀟湘在一起?"

    我一下來了精神:'你還認識瀟湘?'

    暖暖的聲音猶豫了一下,這才說道:"知道是知道的??不過。當初主上下令,說白瀟湘殘暴兇戾,涂炭生靈,褫奪神位,鎮壓永不超生,為何如今反而放她出來,身上還,有她的氣息??"

    我腦子里頓時嗡的一下--褫奪瀟湘的神位,把她壓入四相局,是那個景朝皇帝下的令?

    他跟瀟湘,又是什么仇什么怨?

    而且,瀟湘為什么,一直都沒跟我提起過?

    那個暖暖的聲音接著說道:"而且,眼下,主上與白瀟湘--俱要有劫難??"

    阿滿跟我說過,我是要有劫難的,可瀟湘怎么會也有劫難?

    暖暖的聲音還想繼續說下去,可這個時候,頭頂過來了一陣旋風,那個暖暖的聲音戛然而止。

    程星河立馬拉了我一把:"你要是想這個桂花娘娘別被雷公爺劈死,就別逼著她泄露天機了--你和你那口子,都不是普通人,把你們的未來說出來,你說能落好嗎?"

    對,哪怕是我們這些吃陰陽飯的,卦都不能算的太盡,更別說桂花娘娘是個吃香火的,真要是說出來,恐怕要犯天條。

    我趕緊阻攔說不用說了,這個劫難,我會小心的。

    那個暖暖的聲音這才像是松了口氣,十分感激的說我宅心仁厚,確實是個明主。

    明主可不敢當,我的意思跟程星河一樣,那貨根本就是個昏君。

    把瀟湘壓下去,也是他下的令,肯定是耳根子軟,被人挑撥了--河洛?

    河洛的仇,我也沒忘。

    就在這個時候,東邊開始浮現出了魚肚白,天色漸漸的亮了起來。

    今年的瘟疫,終于算是熬過去了,明年那些瘟鬼再來,想必桂花娘娘養精蓄銳,也能自己對付了。

    程星河說的很對,這個災禍,都怪那個羅胖子,也不知道他怎么樣了。

    我畢竟一開始是因為羅胖子的事情來的,就問桂花娘娘,要怎么處置那個貨?

    那溫暖的聲音卻像是有點狡黠:"主上感興趣。過去看看就知道了。"

    吃敬糧的女鬼說桂花娘娘脾氣好,還真沒錯--羅胖子把桂花娘娘害成這樣,差點連累一城的人,按理說啥責罰放他身上都輕。

    我們也就跟桂花娘娘告別,進了城。

    結果一進城。只見里面熙熙攘攘的,都是人--一人捧著一捆子菖蒲,喜氣洋洋的,跟回娘家的小媳婦一樣。

    滿大街都是菖蒲的味道。

    當然了--也有一些抱著菖蒲的不停咳嗽,估摸著說話沒算數。沒掛菖蒲或者偷摸出門,遇上瘴氣了。

    跟著人群一路到了羅胖子家,只見小羅滿頭大汗,正在給大家發錢,領了錢的喜氣洋洋,還有幾個當場唱起了"好嗨唷"。

    而喜氣洋洋后面,房子里是一陣哭聲。

    啊對了,三步醉應該已經失效,羅胖子醒過來了。

    伸脖子一瞅,只見羅胖子還是躺在行軍墊子上,伸著脖子哭的這叫一個歡:"你個喪良心的小畜生,拿了我的錢給人,你還是割了我的肉吧,割肉也比割錢舒服??"

    不過,我們還看出來了。羅胖子身上那些大泡已經消失了不少,人也沒有以前那么臭了,眼瞅著是好轉了,也不知道桂花娘娘因為神氣消散,自顧不暇。沒顧得上他。

    兒媳婦戰戰兢兢不敢吭聲,可羅胖子老伴兒卻像是翻身農奴把歌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禿頭上:"好不容易治好了你這怪病,還在這里吱吱咋,我看你真是耗子給貓當三陪--要錢不要命。"

    羅胖子心疼的渾身抽搐,給哭喪似得:"我的錢兒啊,我辛辛苦苦一輩子攢的錢兒啊,我這是做什么孽了,娶個敗家老娘們,生個敗家兒子??"

    小羅看見了我,高興極了,連忙說道:"大師,你可來了,你看,我爹還真見好,多謝你了!"

    我擺了擺手:"說到做到。"

    好不容易等著小羅把錢撒完了,一對賬,也真是天命注定--把羅胖子一輩子攢下來的家底子,全折騰出去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他們終于跟窮困表面達成了一致,成了真的赤貧戶。

    小羅給我拿出了紫金錘,還早簽好了合同,讓我一起給顧瘸子帶過去--免費保存。

    我替顧瘸子謝了他們,羅胖子知道這些事情跟我們有關,對我們破口大罵,說才給我們喝了大補酒,我們忘恩負義,數算他的錢,沒一個好玩意兒,死了也要去扒我們家窗戶。

    程星河忍不住說道:"破了他的財,比殺了他爹還讓他難受呢。"

    老伴兒送我們,聽了這話,忍不住嘆了口氣:"我們老羅是貪財,可??其實他不壞。"

    程星河十分不滿:"這還不壞?那我都能上封神榜了。"

    老伴兒這才告訴我們,這羅胖子貪財,其實是因為他爹。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