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310章 木上之精

章節目錄 第310章 木上之精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臥槽了,這什么玩意兒?

    我伸頭就想細看,可這個時候程星河把我腦袋掰過來了:"你看這個大宅!媽的,比啞巴蘭家還氣派。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從擋風玻璃前看見了一個大門。

    江家是個什么人家我們都知道,江辰他們家的九曲引水養龍宅就十分驚人了,這個祖宅,多富麗堂皇也不奇怪,但一瞅這個門樓子,我禁不住還是吃了一驚。

    只見那個門樓子的尺寸,簡直要趕上城門了。

    這種老宅。其實是忌諱開大門的,哪怕是一方首富,門口也不會太大--太大的門口叫獅子開口,家里人的命數鎮不住,會泄財招災。甚至引來殺身之禍。

    有資格用這種大門的,那得是大貴之家。

    但凡懂風水的,一瞅這個大門,也就知道江家的實力了。

    但我回過神來,就繼續看那個大樹。可現在,那兩個白生生的人腳已經不見了--就好像從來也沒出現過一樣。

    我立馬去拉程星河,問他樹上是不是有什么東西?

    程星河光顧著看大門,聽我問往樹上也掃了一眼,說不就是個風水樹嗎,還能有啥?又不是果樹。

    奇怪,難道是我看花眼了?

    我們下了車,我忍不住又看了那個樹一眼--說起來,這個樹上,居然也纏繞著絲絲的怨氣,不過看不太清楚,跟夏天的螢火蟲光一樣。

    我剛想靠近看,忽然就聞到了一股子很奇怪的味道--硫磺?

    順著這個味道一瞅,只見一個小孩兒蹲在了樹下,一只手伸在了樹洞里,嚓的一下,火光映出來,把他臉照亮了。

    也是熟人--這不摸龍奶奶那個小孫子嗎?

    他要放火燒這個樹?

    我立馬過去,把他提溜了起來:"不知道掏火尿炕?"

    那小孩兒像是要燒樹里什么東西呢,正是得趣的時候,被我這么一拉,先是一愣,接著就對我踢蹬了起來:"又是你這個屌絲,有種把我撒開,我讓老婆子拾掇你!"

    屌絲?這年頭的小孩兒腦子里都是啥啊?

    這時我還看出來了,這小孩兒災厄宮起了淡淡的黑氣,眼瞅著要倒霉。

    程星河一把拉住了我:"七星,你他娘作什么死,摸龍奶奶的孫子都敢得罪?"

    那小孩兒趁機從我懷里出來,奔著里面就跑過去了,一邊跑一邊還沖著我罵,大意是讓我等死。

    程星河連連嘆氣,說我吃撐了管這種閑事兒。

    我則隨手把樹洞里的火給滅了,這哪兒是閑事兒,我們是來開會的。真要是著起來,那不都得跟著倒霉。

    烏雞領著我們就往里走,說還是師父高瞻遠矚。

    遠個毛,我只覺得,這個樹不太對勁兒。

    走著走著忍不住回頭看了那個樹一眼,這一瞅,頓時一愣,只見那個樹對我微微彎了彎--跟鞠躬一樣!

    可現在??根本沒有風!

    白藿香伸手打了我腦袋一下:"這點世面都沒見過?那是木精。"

    啊,她這么一說我還想起來了--世上是有這種東西。

    所謂的木精,跟北方傳說的保家仙一樣,是能鎮守家宅的精靈。

    只有積年靈木上,才會生出木精,古籍之中也時常有記載,說寺廟大樹上,有時候會出現人的蹤影。但是只能遠觀,靠近了就看不到了,

    家宅的大樹能生出木精,就說明這是個洪福齊天的家族,大大的祥瑞。

    這江家,像是什么天時地利人和都占盡了--簡直風頭正旺。

    不過??木精是主吉祥的,怎么這個大樹上,纏著幾絲怨氣?

    算了,江家的事情,關我屁事--我跟江辰的賬還沒算完呢。

    我腦子里就飛快的轉了起來--想不到那貨現在行氣這么霸道。該不會他把老海剩下的行氣給弄到手了吧?

    真要是這樣,一時半會兒還真拾掇不了他,得想想其他辦法--不管什么辦法,能報仇的就是好辦法,我非得給瀟湘出這口氣不可。

    這時程星河就跟烏雞打聽:"聽說這個青囊大會,是為了四相局,哎,你有啥獨家消息不?"

    烏雞一聽這個,頓時面露得色:"那是當然了,最近四相局的事情鬧的這么大,天師府那邊都快壓不住了,咱們行當里,也有不少人對天師府辦的事情有意見,所以也想商議一下,一起處理關于四相局的事情。"

    他們也要插手?那四相局的事情,就真的越鬧越大了--破局,自然也就越來越難了。

    這對程星河來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不由皺起了眉頭,嘀咕著這些人真是多管閑事兒。

    烏雞接著說道:"不光是這樣,我還聽我爺爺說,有人要在會上,公布一個關于四相局的大秘密。"

    我跟程星河對看了一眼,大秘密?能是啥大秘密?

    烏雞擺了擺手:"既然是大秘密,當然不能提前走漏風聲了,一會兒你們就知道了。"

    說到了這里,烏雞電話響了起來,他打完電話,就很抱歉的跟我說,有點事情他得先進去一下,現在到了青囊大會,想必害我的人也不敢動手,讓我先排隊,一會兒見。

    我答應了下來,他就急匆匆的進去了。

    一邊走,程星河還一邊搓手:"這下可真是來對了,你說,那個大秘密,是不是跟真龍穴有關?"

    那誰知道,隱隱的,我卻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眼瞅著這個華麗卻陰暗的大門,跟巨獸的大嘴一樣,要吞人。

    進了江家的大門,好家伙,只見里面戒備森嚴,正在挨個查請柬,到了我這,查請柬的人直接把我攔住了,冷冷的說道:"師父不來,徒弟有請柬也沒資格進去,請回吧。"

    我連忙告訴他。我沒師父,這個請柬就是給我的。

    這話一出口,檢查的和進門的對望了一眼,都笑了起來,其中一個濃妝艷抹的女人。掃了一眼我沒有風水鈴,瞅著我的眼神還挺憐憫的:"愣頭青,你到底是不是這一行的?青囊大會,邀請的可是風水行,像我們這種精英。幾百年來,就沒有邀請過一個玄階,吹牛之前,也不照照鏡子。"

    確實,這些人全是地階的功德光。

    那個查請柬的也很不耐煩的擺手,示意來幾個人把我們攆出去。

    程星河一下急了:"是不是真的,你看一眼不就知道了?"

    查請柬的卻看都不肯多看一眼:"就憑你們這個品階,看都不用看--你已經影響其他人進場了,再不走,別怪我們不客氣。"

    說話間,幾個武先生出來,就要把我們提溜出去,而那幾個嘲笑我們的人,則跟看猴兒似得看著我們。

    也特么太看不起人了??我正想說話,忽然一個清越的聲音響了起來:"我能作證。他這個請柬,確實是真的,讓他進去吧。"

    一聽這個聲音,我牙頓時就緊了緊--江辰。

    這些人看見了江辰,頓時都是眼前一亮:"這不是江公子嗎?"

    "令尊最近好不好?"

    濃妝艷抹的女人就更別提了。一把推開我,對著江辰就靠了過去:"江公子,聽說你對風水很有興趣,不如今天我陪你一起坐,給你講講我們行里的事兒??"

    程星河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這幫孫子,狗眼看人低。"

    江辰還是貴公子的風范,好像從小就是在這種萬眾仰望的環境下長大的,對這種逢迎早就習慣了,待人接物都特別周全,接著就跟檢查的使了使眼色。

    檢查的這才回過神來,連忙把我往里讓:"哪兒知道您是江公子的相識啊,難怪玄階就在應邀之列了??快請快請!"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