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281章 家宅肋骨

章節目錄 第281章 家宅肋骨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又不傻,橫不能等著他抓我,轉身靈巧的從董紅樓身邊翻了過去,盯著邸紅眼的臉,只覺得他臉上的黑色越來越凝重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于是我立馬說道:"前輩,這事兒里面有誤會,我真不知道您跟這個買賣有關系℡℡不過,比起這個,要不你還是回家看看?你家恐怕出事兒了。"

    那個黑氣直往下蔓延,定在了田宅宮,氣的邊緣參差不齊,是個"破"形。主家宅受損。

    邸紅眼不聽還好,一聽我這話,頓時怒發沖冠:"好哇,區區一個玄階,膽子倒是不小,不光敢截胡。還敢給我看相℡℡這么羞辱前輩,也不怕雷劈了你!"

    程星河不明所以,還在旁邊給我做了個加油的手勢,意思是你小子拱火拱的挺到位。

    到個屁。

    這邸紅眼的脾氣還真跟傳說之中的一樣火爆,一心以為我是在羞辱他,氣的渾身哆嗦。追著就要抓我。

    江總畢竟是東道主,沒有坐視不管的道理,立刻給手下使了個眼色。

    她身邊那些黑西裝鐵塔似得,一個比一個壯,一見江總下了令,立馬靠了過來:"邸大師,請您冷靜℡℡"

    邸紅眼現在跟火山噴發似得,怎么可能冷靜的下來,運氣上手,兩下就把幾個保鏢給掀翻了:"這是我們業內的事兒,跟你們這些外人沒關系。"

    不愧是地階,他看著弱不禁風,可一行氣,如同四兩撥千斤,幾個人高馬大的保鏢應聲而倒,其中一個保鏢是個外國人,難以置信還來了一句:"chinese功夫?"

    江總也沒想到邸紅眼這么霸道,早被其他的保鏢給保護起來了,

    我連忙說道:"前輩,這到底是江總的地盤,你總得給人家點面子,這要是打壞了瓶瓶罐罐的℡℡"

    這里的東西肯定很貴,我也賠不起。

    邸紅眼惡狠狠看向了江總:"江總,麻煩你不要插手,你還真是讓小子糊弄了,他就是一個連風水鈴都沒有的野路子,等吃虧的時候可就來不及了--我們行當被這么多人誤會,就是被這些行業老鼠屎害的。我先幫你把這個小子給抓住,幫你討回公道,容后跟你賠罪。"

    江總也看向了我,她畢竟也不懂行內的事兒,一時間也分不出來誰對誰錯:"李大師,這℡℡"

    我瞬間也火了:"你說誰是老鼠屎呢?"

    你這種趁機敲竹杠的才是業內老鼠屎呢!

    沒想到邸紅眼一笑:"看著慫了吧唧的,還有點脾氣呢?我說你是老鼠屎怎么了?看你這個有人生沒人養的做派,恐怕你們一個師門,也都是老鼠屎!"

    事不過三,我看著是隨和,但是我該盡的禮數全盡到了,你話說到這個份兒上,也別指望我能滅自己威風。

    于是我冷了臉,答道:"前輩,我要是你。管別人之前,先管好了自己--你今兒不光家里有事兒,自己只怕也得挨點血光之災,肋骨得斷三根,少一根算我的。"

    邸紅眼一聽,臉色頓時就沉了:"小兔崽子,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行啊,你有種別跑,我今天肋骨斷不了三根,我就讓你斷三根!"

    這也不是我信口吹牛,邸紅眼的黑氣遷移到了災厄宮,中間橫紋截斷成三,正是肋骨的位置。

    江總才剛見識到了我的本事,一聽我又張了口,看向我的眼神不由更期待了:"有意思。"

    可地階就是地階,就算一氣之下,手抖的跟腦血栓似得。也跟鷹爪一樣,對著我就抓過來了。

    這一下我沒避開,手一下被他攥住了--他下了十成十的力氣,像是恨不得把我的手給攥碎了!

    他冷笑了一聲:"咱們看看,誰的骨頭先斷!咱們這一行多五弊三缺,我看你渾身部件都挺齊全,就送你一個禮,下次出門詐騙,裝的更像點。"

    手上頓時一陣劇痛,別說,這地階就是地階!

    程星河看不過去了,立刻過來拉邸紅眼的手:"你欺負晚輩。還好意思當前輩?傳出去不怕別人笑話你?"

    而邸紅眼一手翻開了程星河:"放屁,對這種目無尊長的東西能叫欺負?這是行業內的規矩,誰見了都能教他做人!"

    程星河肯定是打不過他的,被邸紅眼這么一翻,直接撞在了前臺大柜子上,發出"乓"的一聲巨響,聽著就疼。

    你一個為老不尊的玩意兒,有什么資格教訓我們?

    而他看著我的眼神,更得意了:"江總,我現在就℡℡"

    就你大爺!

    他話沒說完,海老頭子的氣已經被我從丹田直往外引出來,這個氣兇狠霸道,一出來,跟泄洪似得橫沖直撞,邸紅眼一句話還沒說完,臉色瞬間一變:"不可能℡℡"

    不可能的事情,還多著呢!

    邸紅眼攥著我的手,瞬間被彈開,兩只腳沒站穩,就向后倒了過去,他一臉駭然,拼盡全力想站住,可他根本沒這個本事--這可是天階的氣!

    果然,他整個人像是被無形的手給抓住了,瞬間就被彈到了對面的墻上。

    對面是一個裝飾墻,墻上放滿了書,這一下,隔板被他的體重砸裂,那些書稀里嘩啦掉了他一身。

    那些工作人員眼看著邸紅眼的身手,能瞬間掀翻兩個保鏢,一開始都還挺擔心我,可到了我這,我連動都沒動,邸紅眼就被摔出去了那么老遠,一霎時都張大了嘴,話都說不出來了:"他這是哪一路的功夫℡℡"

    "電視上都沒看過這種招數!"

    "真是高手在民間啊℡℡"

    江總就更別提了,一雙美目就看向了我,是說不出的意外和欣賞。

    董紅樓本來還想讓邸紅眼來整治我,這下可好,邸紅眼倒是把自己給搭進去了,不由也是一臉難以置信,死死的盯著我:"你到底是℡℡"

    而這個時候,邸紅眼從書里面掙扎出來,模樣別提多難受了,但看著我的眼神更兇狠了:"你怎么可能℡℡"

    當然了,一個玄階不可能有這種氣。

    程星河已經從柜臺后爬了起來,因為吃痛,正孕婦似得扶著腰,神氣活現的說道:"我哥們按說是沒有,可說出來嚇死你,這是海老頭子的--天階懂不懂?"

    邸紅眼的眼睛頓時更紅了:"海家,海家的氣,海迎春那個花架子還不夠,怎么可能給你℡℡"

    確實不大可能,可它就是發生了,我有什么辦法。

    江總像是想起來了什么,立刻說道:"叫醫生來給他檢查一下。"

    很快,一個醫生趕過來了,邸紅眼受了這種奇恥大辱,面子都丟光了。一秒鐘也不想在這里待著,掙扎起來就要走,可醫生大聲說道:"先生,你現在不能走℡℡你斷了三根肋骨!"

    這四個字一出口,周圍頓時鴉雀無聲。

    江總第一個看向了我,眼神很復雜。

    跟我剛才說的。一模一樣。

    那些工作人員也反應過來了:"別說,真是三根!"

    "一根不多,一根不少℡℡"

    "簡直是神了,他到底是什么人?"

    董紅樓的眼睛也瞪大了,忍不住就往后退了一步,打量了我半天。

    而邸紅眼哪兒還有臉再在這里呆著。掙扎起來就要走--一般人斷了三根肋骨哪兒還站得起來,他純屬是靠著行氣撐起來的。

    而這還不算,邸紅眼的電話響了起來,他雖然不想接,可看見號碼,皺了皺眉頭,還是接了起來。

    結果一劃之下,不小心打開了免提,就聽見話筒對面傳來了一個氣急敗壞的聲音:"師父,你快回來吧,咱們家門臉,讓姓劉的給砸了!前面的雕花玻璃,碎的一個渣都沒剩下℡℡"

    怎么樣,家宅受損來了吧。

    他臉色一變,回頭就瞅著我:"你℡℡"

    他想問我怎么知道的--他還是不相信,我區區一個玄階,相面竟然能相的這么準。

    不光是他,周圍的人也都跟著抽涼氣:"全驗證了℡℡"

    "他真能預知未來?"

    但他一咬牙。立刻看向了我:"小子,你到底是誰家的?"

    我答道:"我叫李北斗,教我的,叫馬連生。"

    邸紅眼瞬間就瞪大了眼睛:"難怪呢,原來就是你℡℡"

    怎么,我現在名頭這么大了。連十二天階門下,都認識我?

    而邸紅眼咬了咬牙,接著說道:"今天這個事兒,我們邸家算是記住了,今天這事兒沒完,三天之后,我自然會去找你℡℡"

    程星河插嘴:"三天怕是不夠,傷筋動骨一百天吶。"

    周圍的人頓時忍不住笑了。

    邸紅眼哪兒吃過這種癟,有心教訓程星河,可心有余力不足,咬牙轉身就走了--走的一瘸一拐,別提多狼狽了。

    程星河這才舒了一口氣:"該。"

    接著,他看向了我,使了個眼色:"七星,咱們的事兒,也得趕緊干完了℡℡白藿香說大家受驚嚇,燉了雞湯等咱們回去,再拖下去怕是要?干了。"

    我點了點頭,看向了董紅樓。

    董紅樓見識到了我的本事,看著我的眼神都不是驚疑了,而是跟見了鬼一樣,在恐懼!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