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275章 三個死人

章節目錄 第275章 三個死人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那個程序員在一個非常壓榨員工的公司工作,每天早出晚歸,從雞叫做到鬼叫,年紀輕輕,頭發掉的比看墓老頭兒還厲害,看墓老頭兒每天定點巡視,掃灰擦地,經常看見那個程序員垂頭喪氣的在樓道里面走。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而老頭兒跟我們猜測的一樣,眼睛也能見到死人,就看出來,這個程序員被幾個死人給纏上了。

    就跟活人有好有壞一樣,死人也是一樣--一般死人流連人間。會吃點香火什么的,還有的死人則欺軟怕硬,喜歡吃運勢走低的活人的陽氣來壯大自己。

    而那個程序員偏偏還住在靈骨塔的頂樓,可以說陰氣全擴散到了他住的地方,加上工作壓力又大,他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么下去。那程序員非把命搭上不可,老頭兒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想了半天覺得不能這么見死不救。

    于是他就去勸那個程序員,說你年紀輕輕的,別住這么偏的地方。不然另尋好地方吧,你看你來這里住之后,模樣都不好了。

    程序員那天急匆匆的,正要回公司,看老頭兒管這個閑事兒,煩的不行,說關你屁事?

    老頭兒有心把真相告訴他,可苦于簽了保密合同,也不能說出來,否則巨額賠償得把他一把老骨頭賠進去。

    他沒轍,就三天兩頭上樓給那個程序員做工作,嘮嘮叨叨勸他搬走,可程序員本來壓力就大,越來越煩,又有一天老頭兒勸他搬走的時候,程序員急了眼,把老頭兒給打了。

    說著老頭兒還張嘴給我們看他的牙--有幾個是安的假牙套子。

    看出程序員急眼的程度了--下手還真黑。

    老頭兒被打了個好歹,在家躺了兩天,正想著再想想辦法把程序員勸走呢,就聽見窗外轟然一聲巨響,原來程序員到底還是沒扛住,跳樓了。

    程序員家里公司里都來了人收殮他,老頭兒才知道,原來這個程序員是個新人,工作壓力很大,最近公司的一個大活兒里出了紕漏,上司就把責任都推到了他頭上。

    他天天拼了老命的工作,好不容易把事兒給干好了,上司又施施然出現,把功勞全搶走了,怕他說出去,又給他扣了鍋,說他辦事多么不力,要開除他。

    他氣不過,就找上司吵架,上司氣焰很囂張,不光不承認事實,還制造了很多污點在業內污蔑他,說他一沒本事,二不尊重領導,誰要他誰倒霉。

    這事兒鬧的挺大,這樣下去。其他公司也未必愿意接納他,他這么一離職,就等于要被行業封殺了。

    他是農村出來的,找不到工作只能回去種地,家里省吃儉用供養出個大學生,三姑六婆牛皮吹得山響,都等著跟他沾光呢,最后還落得這個田地,他一個想不開就跳樓了。

    這其實很正常,活人跟死人住在一起,運勢當然會有變化,多倒霉都不奇怪,和上這一次倒霉,也是這個原因造成的。

    再加上陰氣圍繞,本來無形之中就會給人負面的影響--周圍都是死人,潛移默化,他也就覺得,死了就安寧了。死了就解脫了。

    有一些人莫名其妙自殺,表面上看是抑郁造成的,其實追究內情,也可能是住在了這種風水不好的地方,招惹了死人才輕生。

    看著程序員的家里人哭的那么傷心,老頭兒心里別提多愧疚了--他就尋思著,這么年輕一個人,說沒就沒了,你說自己當初要是堅持一點,再勸勸他,他是不是就不用死了?

    不長時間,第二個住戶也來了--是個女大學生。青春靚麗,住在這里,是因為找了個男朋友,想同居。

    老頭兒一看又來了人,連忙就旁敲側擊把死人的事情透露了一下,想讓女大學生搬走,可女大學生卻非常反感,覺得這個素不相識的老頭兒根本就是多管閑事--就是故意要嚇唬她。

    倆大學生剛在熱戀期,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粘在一起,當然希望同居了,可囊中羞澀,只租得起這里的房子,剛交完了房租,被你嚇唬幾句就搬走,那也太吃虧了。

    老頭兒不死心,還想勸那個大學生,結果女大學生就給男朋友打電話,說有個怪老頭兒老是騷擾我,她男朋友一聽火冒三丈,來了就把老頭兒又揍了一頓。

    老頭兒沒轍,自己一面之詞,他們也不相信,沒過多久,那女大學生找工作的時候,被大公司的無良油膩男給強豹了,她要報案,可那男的經驗豐富,已經把證據給破壞了,反咬一口說她仙人跳訛詐,她百口莫辯,男朋友知道之后,也嫌棄她跟她分手了。

    她氣的在廢棄廁所割了脈,第二天死透了才讓清潔工發現。

    老頭兒這心里是越來越難受了,自己是看墓的,按理說不能多管閑事,可眼瞅著住在這里的人一個接一個的死了,他心里過不去,覺得自己跟個幫兇一樣。

    有心不在這干了,可又怕自己走了,受害的越來越多,也只能堅持在這里,想盡自己一份綿薄之力,救幾條人命,就當給以前自己辦事不力贖罪。

    而這個時候,那個女白領又來了。

    這個老頭兒總結了一下,上門勸不管用,嚇唬不管用,怎么管用呢?住房最討厭的,應該就是惡鄰居了,于是他裝出一副兇相就去找茬,想把女白領給趕出去,可女白領性格很軟弱,忍氣吞聲,唯唯諾諾的,搞得老頭兒倒是無所適從--對這種性格,你欺負人都下不去手。

    老頭兒走在時尚的最前沿,托一起跳廣場舞的時髦大媽給他上拼多多買了個震樓器,聲音賊大的那種,他要把女白領吵走。

    可震樓器用了一個禮拜,女白領一次都沒下樓找過他。他心說這也太能忍了吧?

    自己敲門也不開,他忽然就覺得壞了。

    果然,從樓下用望遠鏡一看,她已經把自己吊在空調外機上了。

    這個穿紅高跟鞋的女人呢,跟人發生了辦公室戀情,那個男的自稱要創業。還把她多年積蓄騙去了說投資,沒想到對方家里竟然已經有妻有女,自己成了個小三,被正室找上公司來打罵,衣服還讓正室給扒了拍了照,鬧的公司里的人指指點點。都罵她不要臉,狐貍精,而那個男的直接玩失蹤,一句話都沒說。

    她一輩子忍氣吞聲,眼看現在人財兩空,實在受不了了,就穿著那個男人送她的紅色高跟鞋上吊了--她是一個人獨居,怕別人看不到紅色高跟鞋,她就希望那男人知道這事兒,讓他后悔一輩子。

    其實那男的都做出這事兒了,你指望他有愧疚,也是做夢--他已經不要臉了。

    我跟程星河忍不住對看了一眼,這三個住戶,正印證了一句話--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而那個穿紅高跟鞋的女人死了之后,也不知道為什么,竟然跟其他死人不一樣,怨氣沖天。就開始在樓道里面來來回回,吃了不少靈骨塔里的死人,越來越兇。

    人死之后,有的樂意投胎,有的則想方設法留在人間做孤魂野鬼,靈骨塔里就多孤魂野鬼。這下子那些孤魂野鬼也讓高跟鞋給嚇住了,沒一個敢落單的,生怕被她給吞了。

    老頭兒看在眼里,越來越擔心。

    說到這里,他搖搖頭,說你們一來,我就知道不好,生怕鬧晚了,你們也成了受害者,所以當天就把震樓器給準備出來了,早知道你們是專業人士,我費這個功夫干啥。

    這個時候,外面的撞門聲越來越響了。

    程星河忍不住就瞅著我:"不過也怪了,這灰靈鬼可不好成啊,她怎么這么厲害的?"

    我想了想,就說道:"我倒是有個猜測--也許,她不光是那個穿紅色高跟鞋的。"

    程星河皺眉:"啥意思?"

    我答道:"她這個能耐,應該是從互相吞吃,互相融合造就出來的,我感覺,也許,是程序員,女大學生,女白領,三個飽含怨氣的死人匯聚成一體,才越來越強大的。"

    "匯聚?"守墓老頭兒瞅著我:"就跟橡皮泥一樣?"

    "那也得有個契機吧?"程星河腦子也是很快的,頓時一拍大腿瞅著我:"難不成??"

    沒錯,他們三個,也許是同一個人害死的。

    所以他們的怨念才能匯集在一起,齊心合力擰成繩,因為他們都有同樣的目的--對那個人報仇。

    "乖乖,"程星河連連搖頭:"這么說那個人欺負下屬,占女大學生便宜,還跟詐騙女同事,簡直是蘋果核里長蟲子--壞了心啊!"

    誰說不是呢!

    看墓老頭兒眼巴巴的瞅著我:"小哥,你這腦子,能是怎么長的,趕上那個??那個??"

    我擺了擺手,說也沒什么,我就是干這一行的--一些游離在邊緣,沒地方伸冤的,我們來幫他們伸冤。

    所以別說什么老天不公,其實冥冥之中我們在這里出現,也就是老天的安排。

    老頭兒想不出形容詞也就不想了,連忙問道:"那你們,打算怎么辦?"

    我答道:"當然是幫他們伸冤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