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217章 金剛鉆命

章節目錄 第217章 金剛鉆命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嗯?我就讓她細說。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答道:"你看見山魅后背沒有?"

    那些山魅雖然很漂亮,可對我來說跟牛羊成群差不多,都沒把她們當人,自然也沒留意她們的后背。

    白藿香接著說道:"她們后背上,好像種著什么東西??剛才,她們突然回去,也不可能是為什什么睡午覺,好像就跟后背上的東西有關系。"

    我十分意外。怎么個意思,這些山魅還是遙控的,而她們--還有主人?

    白藿香搖搖頭:"我說不好她們身上種的是什么,總而言之。這地方不太對勁兒,你現在不能行氣,一定要萬事小心。"

    這時程星河看我們沒跟上來,還在后面吆喝:"你倆別制造狗糧了。我們都吃撐了,再不追上去,屁都吃不上熱的。"

    制造你大爺的狗糧,我看你不需要吃屁,需要一頓毒打。

    白藿香一聽這個也不吭聲了,紅著臉跟上來了。

    這里地形挺差的,顯然平時也是人跡罕至,我還想白藿香在這里趟受不受得了,要不要背著她,誰知道白藿香健步如飛,身體素質比啞巴蘭都不差。

    不光如此,還給我們指點,什么地形的什么草有毒,什么樹枝上容易有蛇,一看就是在野外討生活的老手。

    連小黑無常都對她刮目相看,嘀咕著過頭虎撐真是名不虛傳。

    白藿香表面上冷冷的,嘴角卻忍不住勾起來,顯然有幾分得意。

    烏雞忍不住愛慕的望著她,又哀怨的望著我:"師父,拜師學藝這么久,徒弟不求別的,招桃花這方面想學習一下。"

    我打了他腦袋一下,特么100多斤的人了能不能成熟一點,話說到了這里,程星河就嘀咕:"完了,還是沒趕上,沒蹤跡了。"

    我一尋思,正看見幾只鳥嘩啦啦飛到了右邊去了。

    這就好說了--那些是灰背鴿子鸰。蠢得很,沒有大動靜,驚不飛。

    它們是從左邊飛過來的,那個人一定是在右邊。

    我們立馬奔著右邊追過去了,果然,沒追多長時間,我們就看見荒草之中有被踐踏過的痕跡。

    那些荒草有一人高,痕跡還很新,青氣味兒撲面而來,顯然剛有人經過。

    烏雞還挺高興,張嘴就想喊杜蘅芷,程星河卻拉住他。沉聲說道:"頭不抬眼不睜的,這草不對。"

    我也看出來了。

    正常人經過這么高的草,肯定是要兩手把草彎折過去,再踩著草跟過去。

    可這里的草折痕不對--像是有人沒分開草,直接闖進去的。

    這些草葉子很鋒利,不用手分開,肯定是要劃一身血痕的,正常人不會這么做。

    烏雞這才反應過來:"這個人。不知道疼?熊瞎子嗎?"

    要么是熊瞎子,要么他是碰到了什么危險--根本來不及用手撥開草。

    黑白無常也都警覺了起來。

    我立刻望氣,但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就一把拉住了烏雞:"別動。"

    烏雞一愣,剛想開口,我拔出七星龍泉就對著他削過去了。

    這一下好險沒把烏雞的尿給嚇出來,他一句"媽呀"還卡在嘴里,身后就是一陣嘩啦啦的響動。

    一個人被七星龍泉的煞氣掀翻,倒在了地上。

    剛才,這個東西一只黑漆漆的手,就要抓在烏雞的后脖頸上。

    程星河跑過去,還不忘吐槽烏雞:"還地階呢,你在功德上充錢了吧?"

    這話一下說的烏雞心虛:"我,我地階四品,沒地階一品厲害也很正常。"

    也沒人理他,我們都去看那個"人"。

    剛才我就察覺出來了--那已經不是人了,那東西帶著一團子尸氣。

    過去一看,果不其然,那個"人"渾身是黑色的,被七星龍泉的煞氣一傷,已經不動彈了。

    但與此同時,好幾個黑色的"人"都探了出來。

    我立馬把七星龍泉攥緊,可小黑無常擋在了我前面,手里彈出來了一個很小的東西。

    那東西很像是小學生們玩兒的陀螺,飛了一圈轉回到了他手里,那些黑色的人全不動彈了,接著腦袋紛紛墜地。

    程星河看直了眼:"血滴子?"

    小白無常傲然說道:"你說的沒錯。"

    小黑無常微微一笑,深藏功與名。

    跟他們在一起這么久,還真沒見他們露過對付邪祟的真本事,真不愧是地階一品。

    仔細一看,這些"人"這是行尸的一種,叫黑僵。

    行尸分為幾種,為紫僵、白僵、黑僵、綠僵、毛僵、飛僵,黑僵已經算是一種挺厲害的貨色了,大概跟陰青鬼差不多。

    程星河就嘀咕:"這地方到處都是寶啊,不是山魅就是黑僵??"

    說著,他掏出了一個瓶子,就去刮黑僵身上的粉,白藿香連忙說道:"給我留點!"

    真是雁過拔毛。

    黑僵一身均勻的黑色粉末,很像煤礦工人。其實這些黑色粉末摻和上了無根水,反而專門能治療尸毒。

    烏雞頓時很失望:"難不成,剛才那個人影是這個玩意兒?這是死山上的山民?"

    白藿香盯著那些黑僵的手,答道:"從手上的磨損也看出來了。都是慣用探山鏟的,這些不是普通的山民,是翻山客。"

    行內管盜墓賊叫翻山客--他們其實跟我們的行當有共通之處,就是走山踩穴。

    所以很多的翻山客。其實也是具備一定風水知識的--他們得看看,什么地方有好東西。

    翻山客--難不成這里有大墓?

    這地方緊靠朱雀局,靈氣特別旺盛,死在這里,確實很容易養出行尸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又有一個人影探出來了,我條件反射就要劈他,可一看之下,那人氣不對??是個活人!

    我連忙要把七星龍泉收回來,倒是把自己帶了一個踉蹌。

    那個人也渾身是黑色,對著我們就說道:"謝謝??謝謝救命之恩??"

    是本地人口音。

    這話沒說完,他就趴下了。

    看得出來。他脖子上,有一圈一圈的黑色手印--顯然我們來之前,他正慘遭黑僵扼頸。

    白藿香就地取材,把黑僵粉調勻。給他喝了。

    黑僵粉的味道是非常惡心的,那人灌下去,歪頭吐出很多綠色的液體,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白藿香站起來:"能咳嗽,就是活了。"

    果然,那人不長時間緩過了勁兒來,連連跟我們道謝。

    我就問他,怎么跑這里來了?

    那人直嘆氣:"這誰知道--我是被抓上來的!"

    抓?

    我一下高興了起來,怎么著,這就是失蹤的人之一?

    那人就跟我們自我介紹,說他是山下開摩的的。

    摩的??我跟你程星河對看了一眼,頓時就高興了起來:"你是不是叫老三?"

    那人一愣:"媽呀,您還真是活神仙,連我的名兒都能算出來!"

    想不到,這就是張偉麗托我們找的那個老三!

    找到了這個人,那謎底不就解開了嗎?

    我連忙就問他,到底是被什么東西給抓上來的,又是怎么逃出來的?

    老三一聽,不由一拍大腿:"這可真是小孩沒娘,說來話長。"

    原來昨天老三開著摩的,本來去找張偉麗,可開到了路口,忽然就覺得自己被什么東西給抓住了,直接拖到了山上。

    這可把老三給嚇了個好歹--他也知道白玉貔貅的事兒,尋思風水輪流轉,今天到我家,本來正閉著眼睛等死呢,可也不知道為啥,那個東西甩手把他給扔出來了。

    他覺得自己好像撞到了什么東西上,頓時啥也不知道了,一睜眼,發現自己還有氣,跌跌撞撞就要下山,結果一下絆在什么東西上,一瞅竟然是幾個黑乎乎的死人,還沒等叫喚出來,那些死人就把他給掐住了,他就快沒氣的時候,死人忽然站起來回頭,他這才逃過一劫。

    我再一瞅這人的面相,不由一愣。

    臥槽,這不是金剛鉆命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