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123章 茯苓生根

章節目錄 第123章 茯苓生根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馬陸變成了這個模樣,把食堂的人都給嚇了一跳,幾個人跑過來想看看是怎么回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趕緊讓啞巴蘭過去攔著,誰也別過來——陰茯苓這種東西,誰碰上誰倒霉。

    要說茯苓,大家都知道,是一種寄生在松樹根上的東西,古詩有云,斸石逢云母,栽松長茯苓。

    那個荒樹林子就是個松樹林。

    普通的茯苓是名貴中藥,跟黃精,何首烏,人參并列方術界四大天王,這東西比其他三種更稀罕,只有在埋著大量兇尸的地上種松樹,才會生出陰茯苓。

    現在看來,路口有可能就是個兇尸地——可能是舊時代的戰場或者刑場之類的。

    兇尸地結合白虎探頭,更是煞氣逼人,有可能這地方曾經鬧邪鬧的很厲害,所以前輩風水師才在這里種了松樹來壓邪。

    尸地上的煞氣冒出來,就會凝結在松樹的根上,長出陰茯苓——也就是修路的時候,從泥土里挖出的那些白肉。

    程星河恍然大悟:“這玩意兒原來是來報仇的!”

    沒錯,陰茯苓必須寄生,離開寄主,見光就死。

    按理說陰茯苓很好打發,強光一照不就滅了嗎?

    可這里的陰茯苓,已經成了氣候。

    這四大靈藥,人參能變成帶著紅頭繩的小孩兒,黃精能變書生,何首烏能變美女,就因為它們有靈氣,能修成人形,越像人的藥,靈氣越大,這陰茯苓也是一樣。

    程星河看到的三條腿的小孩兒,就是它變的。

    為什么它有三條腿呢?兩條腿是用來跑跳的,一條腿,是用來寄生的。

    它既然成了氣候,當然不可能就這么善罷甘休——傳說陰茯苓最記仇,如果你砍斷它,它使出十八般武藝,也必定讓你尸體不全。

    當初嚎叫“斷子絕孫”,想必也是因為校方把它的子子孫孫都弄死了,它發誓以牙還牙。

    而陰茯苓必須是要有宿主的——松樹被連根拔起,它不想死,就一定要找到新的宿主。

    馬陸那天受了巨大的刺激,就給了這個東西一個可乘之機,可不是就趴在了馬陸身上了。

    對陰茯苓來說,最滋補的東西就是人血,人肉。

    所以它才會讓那么多人,死在路口,壓成了肉泥,直接吸收。

    程星河接著問道:“咱們得把這個東西跟拔蘿卜似得,從你同學身上拔下來?”

    要是這么簡單就好了……我腦門暗暗冒了冷汗,陰茯苓現在跟馬陸是寄生狀態,可以說同生共死,勉強拔出陰茯苓,馬陸也會跟著死。

    而這個時候,馬陸已經跟瘋了一樣,對著我就撲過來了。

    從水夜叉那也能知道,我的手指對邪祟來說,跟唐僧肉一樣,現在,這個陰茯苓想舍棄了已經沒什么營養的馬陸,寄生在我身上。

    投鼠忌器,我沒法用七星龍泉把馬陸砍死,只能從馬陸的手下躲過去。

    之前馬陸的手已經抓在了我肩膀上,讓我肩膀上一陣劇痛——探出了幾個窟窿。

    我反手把馬陸的手折開,從我肩膀拽下來,一看馬陸的手指,我一身雞皮疙瘩就炸起來了。

    他的手指頭又細又長,上面長著很多細密的白色凸起,像是植物的根須。

    這已經不像是個人手了。

    一股子血腥氣從我肩膀上炸開,程星河一看,就要把馬陸一腳踢開,可他的腳一碰到了馬陸身上,竟然直接陷了進去!

    我吃了一驚,心說這個東西竟然比我想的還有道行,現如今跟沼澤地似得,誰碰吞誰!

    啞巴蘭畢竟是我們的御用打手,立刻去拉程星河。

    可壞就壞在,一沒了啞巴蘭做邊界護衛,不少人舉著手機就來了:“媽耶,這什么情況?”

    “馬老師變成異形了!”

    “拍下來準能上騰訊新聞!”

    而那些人一靠近,馬陸臉上立刻露出了一個扭曲的表情,像是在笑。

    我當時就知道不好,立馬對那些人喊道:“不想死的快起開!”

    可那些人蜂擁而上,就把馬陸給圍起來了,生怕少看一眼熱鬧,根本沒人理我。

    馬陸轉過頭,一只長著根須的手就抓在了一個舉著手機,貼著最近的人胳膊上。

    那人的手一顫,手機立刻墜地,而他的皮膚,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白——那只年輕人的手,干癟枯萎,就好像精氣全被馬陸給吸干了。

    他身邊的朋友一愣,就要把被吸那個人給拉開,可跟連環觸電一樣,他那幾個朋友身上也迅速干癟了下來。

    這可壞了——這陰茯苓吸的人氣越多,就越難對付!

    其他人一開始還在繼續瞎拍,可眼看這個場景,這才怪叫了一聲,紛紛往周圍跑了過去:“吸血鬼啊!”

    我想把那幾個人給拽出來,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那幾個人已經在全身灰白之后,倒在了地上,成了干尸,嘴還張得很大,模樣跟小河公主一樣。

    而程星河和蘭如月情況也不怎么好,程星河那只踏在馬陸肚子上的腳,非但沒被拔出來,甚至還越陷越深了。

    這樣不行……我不能因為馬陸一條命,讓更多人的搭進去。

    于是我果斷攥緊七星龍泉,對著馬陸就要劈過去。

    可就在這個時候,馬陸的臉像是恢復了自己的控制,對著我滿臉的絕望:“北斗,救救我,我不想死!”

    他畢竟是我同學,我就算下了狠心,也沒忍住遲疑了一下。

    可就趁著我這半秒的遲疑,馬陸一把抓在了我的右手上,我只覺得一陣劇痛,就好像一千根針扎在了右手上一樣。

    它要寄生到我身上來!

    與此同時,幾個安保人員跑了進來:“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行,越來人,這個陰茯苓越高興,它吃足了精血,越來越難對付了。

    于是我左手一把抓在了金箔上:“阿滿!”

    一個嬌媚的聲音纏繞在了我耳邊:“姑爺。”

    我被這個聲音酥的打了個顫,但連忙正了正心思:“幫我把那些人給攔住!”

    我話音未落,就聽見天花板上出現了一陣震顫的聲音,大塊天花板脫落,對著那幾個跑過來的人就砸了下去。

    那些人一躲閃,直接被天花板隔絕在了外面,我聽到了他們在打電話:“二食堂出事兒了……對,需要增援!”

    這個時候,最不能來的,就是增援!

    可越來越多的人聽到這里有熱鬧,全擠過來了。

    玻璃,吊燈,桌椅都對著人群砸了過去,阿滿的聲音冷冷的:“這些人倒是不怕死。”

    “啞巴蘭,你他媽可千萬別松手啊!”程星河的腿已經陷的到了膝蓋,他回頭就對著啞巴蘭喊道:“我這條命就在你手上了!”

    啞巴蘭一張臉已經完全充血,根本沒有一個姑娘的樣子了,倒像是個舉重選手,她死死的咬住了牙,“嗨吔”一聲,竟然還真的把程星河的腳給拖出來了!

    我頓時直眼——這個力氣,真是生孩子不叫生孩子——叫嚇人!

    而這一下的慣性也是非常大的,倆人向后一倒,同時滾出去了很遠,瞬間抱成了一個太極。

    程星河一脫困,只見一整個褲腿全不見了,小腿上密密麻麻全是血點子,頓時罵道:“這玩意兒好大的膽子,好險把老子給截了肢!七星,你可千萬別對它客氣,往死里砍!”

    我倒是想客氣!

    右手的劇痛讓我眼前直發白——叫都叫不出來,這跟瀟湘整治我的時候完全不一樣,跟它一比,瀟湘簡直太手下留情了,這就像是數不清的螞蟻一起撕咬起了我的皮肉,鋼針似得東西,直往骨頭里鉆!

    真的要是讓它扎根了,我是不是……

    我特么怎么可能讓它扎根!劇痛之中一個念頭讓我清醒了過來,瀟湘還在我右手上呢!

    要是它侵襲了進來,瀟湘……

    我一定要護著瀟湘!

    情況越危急,我的腦子反而越冷靜了——我冷不丁就想到了一個主意。

    于是我左手把燃犀油拿了出來,一把涂在了我的右手上,程星河一下愣了:“七星,你這個什么操作,你以為現在還能靠燃犀油躲過去?別動什么菩薩心腸了,你同學不行了,砍吧!”

    馬陸臉上也滿是不屑,怪異的聲音從他嘴邊飄了出來:“你躲不過去……”

    誰他媽要躲了?

    我一把拿出了打火機,對著右手就燎了過去。

    一股子火苗“騰”的一下,從燃犀油上直接爆發出來,比我想的更大,直接把我劉海和眉毛都給燎了,空氣之中都是焦糊的味道。

    陰茯苓最怕的是光,更怕的,是火!

    燃犀油是很多珍貴動物的油脂制成的,一點一個準。

    他想進入到我的右手上來,自然要被燒到。

    只聽馬陸一聲慘叫,我凝氣上目,看到了許多的灰色穢氣,猛地從馬陸身上蒸騰而出。

    被我趕出來了!

    那些穢氣,正形成了一條大根須的形狀,一頭還想拼命冒著燃犀油燒出來的火,扎在了我右手上。

    看見了……

    我咬緊了牙,左手從右手接過七星龍泉,劍鋒的寒光一閃,對著那個穢氣的痕跡就橫劈了過去。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定投股票指数基金 申捷配资 股票期货和股票指数期货 金景配资 基金配资业务 新手炒股指南 股票指数期货交易 南昌股票配资 炒股开户富途牛牛 股票推荐分析 p2p投资理财平台排行 甘孜股票配资 中正配资 国盛配资 财富牛配资 股票推荐排名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