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121章 背后木耳

章節目錄 第121章 背后木耳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還看出來了,馬陸的眉宇之間,纏繞著一絲邪氣,這是心里有鬼的象征。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以前給人看相,也是跟看地一樣,需要觀形結合望氣,但是現在,竟然能一下就看出來邪氣了,升了階真是好——這樣更能節省望氣的機會了,因為就算望氣的機會增多,后頭的也不如前頭幾次準,能少望就得少望。

    他架不住我追問,勉強回答道:“她是我們班一個學生的家長,家里挺有勢力的,脾氣不怎么好。”

    原來那個梁太太是某個大人物的外室,孩子也是非婚生子,因為這個出身,她特別怕別人看不起她們母子,所以平時張揚跋扈,平時在班級微信群也是,張口就是別得罪我們孩子,不然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還吹噓說以前有人打過他們家孩子,結果一家三口都被活埋了,那家人的親戚聽說得罪的是他們家,屁都不敢放一個。

    這里其他孩子出身也都挺好,那些家長倒是因為這種言論更看不起她了,反正人緣挺次的,說到這里,馬陸浮現出了一抹不耐煩,接著就轉移話題,說主要任務還是去看那個路口,提那種女人干什么。

    非常明顯,他說話的時候,那股子邪氣更重了,眼看著要從眉宇擴展,壓到了印堂上。

    程星河一邊喝湯,一邊借著喝湯的功夫跟我說:“那梁太太聽見這話,肉餅子臉都歪了,恨不得要掐死他。”

    這我就更確定了,梁太太的事兒蹊蹺,這蹊蹺跟馬陸也有點關系。

    這時幾個女老師走了過來,見到了馬陸,別提多激動了,趕緊過去打招呼:“馬老師,我們正找你呢,剛才咱們學校門口又有那種事兒,聽說今天門口你值班,我們還擔心你呢!沒事我就放心了。”

    那幾個女老師應該都是剛從學校畢業的,一個比一個年輕貌美,旁邊桌子的幾個男老師一瞅,都露出很驚艷的表情。

    馬陸卻截然相反,冷淡的說沒事,似乎一句話都不想跟那些女老師多說。

    可那幾個女老師并沒有被馬陸的態度打敗,反而更熱情了。

    “馬老師,這兩天七夕節,你有時間沒有?咱們去看電影吧?最近那個哪吒可好看了!”

    “動畫片有什么好看,成年人就得干點成年人該干的事兒,馬老師,我早就定好了希爾頓了,房卡放你抽屜了。”

    “要不要臉了啊?馬老師早答應跟我去溫泉度假村了!”

    我當時也是一愣,她們當著人說這話不尷尬嗎?

    幾個女人一臺戲,她們跟爭寵的嬪妃一樣,為了馬陸好險沒打起來。

    程星河瞇著眼睛看那幾個女人,似笑非笑的說道:“七星,你看你同學這桃花運,比你可強多了。”

    而一聽“桃花運”幾個字,馬陸的臉色卻倏然更難看了,臉也沉了下來,跟那幾個女老師不耐煩的說道:“你們有病吧,沒看我這有事兒嗎?還不快滾。”

    這話挺重的,按說哪個女的聽了都得尷尬。

    可沒想到,那幾個女老師都緊張了起來,連聲說不是有意的,這就滾,讓他千萬別生氣。

    也是開了眼了,馬陸現在是比高中的時候帥了,可讓女人跟腦殘粉似得,我還真是沒見過。

    左擁右抱,花團錦簇,這不是男人的夢想嗎?

    結果想到了這里右手食指猛地就疼了一下,我知道瀟湘不高興了,趕緊把心思正了正。

    這時幾個男老師看不過去了,指責馬陸說話難聽,也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怎么能對女人那種態度?真是蚊子叮唐僧——不知好歹。

    馬陸還沒說話,那幾個女老師倒是不干了,反而說那幾個男老師狗拿耗子多管閑事,她們樂意讓馬陸媽,馬陸多跟她們說一句話就開心,怎么了?

    還有說他們死直男一點都不懂體諒別人,最近路口出事兒的都是馬老師身邊的人,馬老師心情不好說明他重情義,你們知道什么?

    怎么,死的都是馬陸身邊的人?

    而馬陸一聽這話,如同觸動了逆鱗,一下把被子砸在了地上,吼道:“都給我閉嘴!”

    幾個男老師臉色也不好了:“馬陸,你別仗著女老師們對你好,你就……”

    結果幾個女老師聽了,奔著那幾個男老師就抓,說他們嫉妒馬陸受歡迎,欺負馬陸,她們要幫馬陸討回公道。

    嚇得那幾個男老師飯也沒吃下去,灰溜溜的走了。

    這也太夸張了,我心里有了譜,開始給馬陸望氣。

    這一望不要緊,我看見馬陸身上也有了那種奇怪的灰色穢氣,像是身上也帶著那個韓先生一樣的臟東西。

    尤其是后背——馬陸自己不知不覺,也時不時去撓那個后背。

    我回頭就去看程星河,讓他看看馬陸后背有什么東西沒有,程星河會意,這時一個女服務員過來上飲料,程星河一伸腳,服務員沒站穩,飲料一下就撒在了馬陸后背上,馬陸正走神呢,“嗷”一嗓子就叫喚出來了。

    服務員趕緊要給馬陸擦后背,而看向了馬陸的表情也挺驚艷的,手一放在馬陸背上臉就紅了,還趁機問馬陸微信,說要賠馬陸的衣服。

    可馬陸心情不好,伸手就把T恤脫下來了,不耐煩的說沒事。

    程星河早看向了他后背,卻跟吃了一驚似得,回頭就捅了我兩下:“真有東西……好像白木耳。”

    我跟著程星河的視線一看,乍一看只能看見灰氣密集在他身上,運了行氣上眼睛。

    上了地階之后,眼睛雖然還是遠遠比不上程星河,但也比以前清楚多了,我赫然發現馬陸的后背上,一朵一朵的,長出了很多白色的肉質異物,真跟附著在木頭上的木耳一樣。

    剛才馬陸說過,地下翻出了白色肉一樣的東西,難道就是這個?

    我回頭就問馬陸:“這一陣子,你后背是不是挺難受的?”

    馬陸一愣,眨了眨眼睛就看著我:“你不是看風水的嗎?現在還會看中醫呢?你咋知道的?”

    說著就把手給伸過來了,讓我給他摸摸脈。

    我假模假樣的摸了摸他的手腕,嚴肅的說道:“你這兩天失眠盜汗,精神恍惚,夜不成寐,那方面也有點障礙是不是?”

    馬陸的手頓時一顫,難以置信的說道:“真神了,你是咋看出來的?哎你要是會看快給我看看,這幾天我快難受死了。”

    接著壓低了聲音:“都說我腎氣不足,可吃了不少匯仁腎寶也不管用。”

    這是肯定的——不過這準確來說,不是腎氣不足,是陽氣虧損。

    我就告訴他:“你現在還只是難受而已,再放著不管,一周之內,你還會死呢。”

    這倒是沒吹牛,因為我現在上了玄階,已經能看到人的命燈了。

    雖然還是很模糊,但看得出來,這馬陸頭頂和雙肩的命燈,比普通人要暗很多,簡直跟風燭殘年的老人一樣,黯淡的隨時能滅,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馬陸一聽這話,臉就給白了,身子忍不住往后縮了縮,臉上堆出:“北斗,你還是這么愛開玩笑……我怎么會……”

    我把手從他脈搏上拿開:“你要是不信就算了,那個東西短時間之內,是給你了不少饋贈,不過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飯,其實已經把你吸干了,到時候真把命搭上去,后悔可就來不及了。”

    馬陸嘴唇一顫,顯然被我說中了心事,可他又不敢相信:“你說的,是什么東西?”

    “你自己心里清楚,”說著我就站了起來:“天色不早,我也該回去了,手頭還有點別的事兒,我下個月再來。”

    程星河巴不得我這么一聲,跟啞巴蘭使了個眼色,立馬站了起來:“對啊,咱們趕緊回去吧,再晚點趕不上二路汽車了。”

    這話就是給馬陸施加壓力了——他現在其實已經信了我七八分,要是他真的還剩不下幾天命,那我下個月再來的話,他已經把小命送了。

    果然,馬陸兩眼都給急紅了,一把死死的抓住了我:“北斗,咱們怎么說也是老同學,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

    我就對他笑:“可以,只要你把你跟那個路口的事兒告訴我,我準給你想辦法。”

    馬陸張大了嘴,徹底信了我:“你……你還真是神了,我現在就告訴你。”

    說著,他的聲音都帶了點哭腔:“一開始,我是真沒想到那個東西那么厲害!”

    原來修路的時候,馬陸剛入職,他當時還是一個大胖子,這個外貌加上被霸凌的歷史,導致他性格一直很懦弱。

    那一陣他喜歡上了同一個教研組的女同事,鼓了很大的勇氣才表白,沒成想女同事答應了,他高興極了,給女同事買了很多東西,結果那女同事手都不讓他牽,對外也只說他是自己同事,沒把他介紹給任何一個朋友。

    馬陸自卑,心說也不能怪她,女孩子都愛面子,是自己給她丟人了,就努力減肥。

    結果晚上來工地附近跑步的時候,就看見那個女同事正跟一個長得很帥的男同事纏綿,那個男同事還問她,怎么連馬陸那個豬都下得去嘴?

    那個女同事就笑,說你放心吧,汗毛我都不讓他碰一根,這不是聽說他們家有關系嗎?我旁敲側擊打聽了,轉正的事兒他爹有辦法,我就想靠著他轉正,到時候你爸媽就不會看不起我了。

    那男同事就笑了,說你真是個小機靈鬼。

    那個女同事就打了男同事一下,說你怎么連一頭豬的醋都吃,放心吧,輪尖都輪不到他。

    說著倆人就發出了不堪入耳的聲音。

    馬陸已經沒心情去聽那個聲音了,他只覺得天旋地轉,腦子里跟復讀機似得,只回響著那一句話:“輪尖都輪不到他。”

    胖就該死嗎?胖都沒資格去喜歡一個人嗎?

    馬陸一屁股坐在了還沒修完的土里上,渾身都哆嗦了起來。

    因為胖,他沒少吃苦頭,許多關于胖的歧視,都涌上了他的心頭,這事兒算是壓死駱駝的一根稻草,那一瞬間,他幾乎想到了死。

    這個模樣,是不是連活著的資格都沒有?

    可沒想到,就在這個時候,他聽到身后有一個很細微的聲音:“你要是能答應我一個條件,我能讓你活的比任何一個人都開心,你想要的東西,我都給得起。”

    這話對當時的馬陸來說,無異于一場玩笑,他以為就是有人在他背后看了一場笑話,故意在奚落他。

    他連頭都懶得回,只自嘲的說道:“我想要的,我想要長得帥,我想要女人都迷戀我,你也給得起?”

    誰知道,那個聲音竟然很認真的回答道:“把你的后背借給我,我就給你。”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中融国通股票配资公司 000036股票行情 鼎牛配资 恒瑞财富网 五粮液股票行情走势 最好的理财产品 股票推荐3只黑马票黑 东营股票配资公司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极星策略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股票融资融券余额什么意思 期货配资公司推荐 环球股票指数 惠管钱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