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105章 歡迎大會

章節目錄 第105章 歡迎大會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程星河就瞅我一眼,直往后退:“要這樣我不去了,人家都跟我叫先生界吳彥祖。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烏雞臉也有點發白,小心翼翼的看著我:“師父,其實要想升階,再找個別的……”

    說著就去看那個玄階師兄。

    那個師兄看烏雞對我的態度判若兩人,有點疑心烏雞是不是撞邪了,可也不像,只好翻了翻手里的案例,苦著臉說道:“不是我不給你們排,只是最近還真沒什么合適的案子——要么等級太高,不是你們這個階層能去的,要么是功德太小,對升階杯水車薪。”

    蘭如月則看著我,像是在等我回話。

    我這人膽子天生就大。現在當務之急就是留在天師府找江瘸子,自然只能答應了。再說了,入行以來哪一件事兒都不好干,還不是都扛下來了。

    于是我就答應了。

    程星河臉色立刻就不好了,想罵我,又沒罵出來,開始拿手機百度怎么打扮顯得丑。

    烏雞也直往后面縮,玄階師兄看出來,立刻說對了,最近有一個風水上的活兒需要烏雞去干,所以沒法讓烏雞陪我們了。

    烏雞別提多感動了,瘋狂點頭說:“師父,那這趟就辛苦您老人家了,徒弟我分身乏術。”

    程星河直撇嘴:“誰想帶你,到時候還得救你。”

    烏雞一瞪眼要罵程星河,可知道程星河關系好,偷看了一眼我的表情不吭聲了,又想讓蘭如月跟他一起去。

    可蘭如月對胡孤山的事情很有興趣,根本沒理烏雞的茬,玄階師兄很同情烏雞,不住的搖頭。

    我則借口說回去整理行裝,又想上雜物房找江瘸子。

    蘭如月倒像是跟上我們了,立馬也跟了上來。

    既然她是四大家族之一,那自然也是為了四相局而來的了,我就問她,她夜闖太極堂到底是為了什么?

    蘭如月想了想,這才寫道:“找東西。”

    我問她找什么,她就不肯說了。

    程星河就在一邊勸她,說我也被四相局卷進來了,都是一條船上的螞蚱,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也無妨,咱們同氣連枝嘛。

    蘭如月考慮了一下,像是覺得我們倆也算信得過,這才寫道:“太極堂里,有跟四相局有關的密卷。”

    密卷?我們連忙問她找到沒有?

    她搖搖頭,又向著太極堂的方向看了一眼,顯然對那個東西志在必得。

    程星河跟我擠擠眼,意思是她真能找到什么密卷,弄清四相局是怎么回事,咱們正好也能沾點光。

    確實是這樣,多一個幫手多一個力量,何況,她有武先生的能耐。

    說話間已經到了雜物房了,程星河嘀咕,說這江瘸子成了蘭花草了,一日看三回啊。

    只要能找到他,一天來十回我也愿意。

    可惜事與愿違,江瘸子的東西一點動過的痕跡都沒有,地上的土也沒有腳印子,顯然是沒回來過。

    沒轍,只能先在天師府熬一熬了。

    雖然這事兒讓人失望,但是瀟湘回來,我高興了不少——甚至很盼望能睡著,這樣我就能再見到她了。

    去胡孤山要坐很遠的車,我靠著窗戶邊睡著了。

    果然,感覺出來,瀟湘依偎在了我懷里,一只手摸在了我臉上:“我很想你。”

    我也是。

    她的面貌已經越來越清楚了,似乎跟我只隔著一層輕紗。

    明明那么近,卻又好像遙不可及。

    我想起了當時食指的劇痛,立刻問她沒什么事兒吧?

    她搖搖頭:“現在的能力,只恢復了三成,還是不能好好護著你。”

    我頓時一驚,只有三成,就能把四十九人油那么容易的搞定,全恢復了,那得多厲害?

    我連忙說道:“應該是我護著你才對,你畢竟是我的……”

    話說到了這里,我忽然有點迷茫,她是我的什么呢?

    她忽然笑了:“還記不記得,我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情?”

    是慧慧被灰百倉纏的時候,她要我答應的。

    我點了點頭。

    她忽然就把我抱緊了:“記得就好……”

    我問她到底是什么事情?可她轉了口:“那件事情不急,等我把仇給報了……”

    她的眼睛微微瞇起,顯得十分暴戾,她是好看,可帶著一種生人勿近的危險。

    讓人打寒顫。

    但馬上,她就把那個眼神給壓下去了,很溫和的看著我:“你再等等我,報了仇,你想要什么,我給你什么。”

    這話說不出的讓人心動,我想要的是……

    “李北斗,你死了沒有?”

    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不住的搖。

    我睜開眼睛,看見一個阿拉伯人。

    臥槽,怎么還有外國友人認識我?

    但是再仔細一看,原來是程星河戴了一腦袋卷毛假發,粘了一圈胡子,還裹著個頭巾。

    你是帥到了什么程度了,這么嚴防死守怕讓邪物給抓走了。

    側臉,看見日暮西斜,一道血色殘陽平鋪在了西方,面前是個挺高的山,山前是個很大的驚馬石,寫著“胡孤山”幾個大字。

    我這才清醒過來,到了——我睡了那么久?

    蘭如月已經下了車,定定的看著山上的人家。

    這地方車開不上去,只能一步一步往上走,別說,這個地方雖然荒僻,人家倒是挺多的。

    這地方以藥聞名,山腳下也有不少五菱金杯之類,是收藥的藥商。

    程星河一見了大山別提多開心了,蹦蹦跳跳的就告訴我,這個叫龍葵,酸酸甜甜可好吃了,那個是山葡萄,也好吃,不過吃了會拉稀,還有那個,是松子蘑,烤著好吃。

    蘭如月來了興趣,在紙上問他怎么認識這么多野果?

    程星河擺了擺手:“好說,誰讓我是柳橋程家人,從小沒爹,不想餓死,當然就要自己找食了,這是人類的本能……”

    說到了這里,程星河又不死心的打聽:“話說,你們錦江府蘭家到底是受四相局什么詛咒了?”

    蘭如月一雙辰星似得眼睛頓時黯淡了下來,寫道:“我不想再被別人當妖怪了。”

    說著,纖細的身材一轉,走在了我們前面。

    程星河吸了口氣,低聲說道:“七星,等月亮上來的時候小心點。”

    “此話怎講?”

    “聽蘭如月那意思,她可能是個狼人。”

    你想象力這么豐富,咋不去寫網絡小說啊。

    石板路很好走,來來往往也都是挑著擔子販賣生藥的山民。

    這地方的氛圍跟我們之前去的地方都不一樣,并沒有死氣沉沉,也沒什么煞氣,反而很祥和,民風也是非常淳樸,這給我一種錯覺,我們不是來看事兒的,而是來旅游的。

    不過怪就怪在,這么一進山,很多山民看見我的模樣,都死死的瞅我,回頭率百分之二百,這鬧得我十分疑惑,難不成我這個大眾臉在這里也跟誰撞臉了?

    而且,那個眼神有點奇怪,跟看要死的人一樣,搞得人毛的慌。

    程星河也有點覺出來,剛想找個人問問,忽然被一個老太太給抓住了:“哎呀,你們怎么才來啊,村長那邊都等急眼了!”

    我頓時一愣,不是說這地方不讓先生來,所以天師府沒跟他們打招呼嗎?難不成那個玄階師兄的嘴是個棉褲腰,還是把我們的消息給抖落出來了?

    而且,他們這么熱情,也不跟玄階師兄說得一樣抵觸,這些本地人改主意了?

    這對我們來說當然更好,于是我們跟著那個老太太就一路往上走。

    那個老太太走山路習慣了,腿腳十分穩健,我和程星河則很快氣喘如牛,反觀蘭如月,胸口基本沒什么起伏,武先生就是武先生,這身體素質,感覺比和上還好,真是讓人刮目相看,難道真是個狼人。

    等到了地方,是個很大的屋子,像是個禮堂,一個老頭兒就從里面出來了,顯然為什么事情著急,正在擦汗,一看見我們,這才高興了起來,尤其看見了我,簡直兩眼發亮,連聲說道:“可算等到你們了,還以為你們不來了呢!”

    可他看向了蘭如月,顯然有點納悶:“咋還有個女的?”

    我們這一行吃苦受累,女性確實很少,難怪他吃驚。

    不過他也沒多說什么,就把我們往里面讓,還大聲吆喝:“人來了,你們準備一下。”

    我們跟著進去一看,只見里面擺著一大桌子宴席,什么山雞狍子大龍蝦,一看就下了心思。

    這還不算,還好幾個年輕姑娘站在一邊,像是古代等著伺候人的丫鬟一樣,頓時把我看愣了——還搞個歡迎儀式,這么隆重的嗎?我這種窮鬼第一次有這種待遇,頓時受寵若驚。

    程星河一下很高興,用肩膀撞了撞我:“七星,你看那個師兄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人家這不是挺拿咱們當回事的嘛。”

    還沒等我回話,村長就把我們讓到了宴席上,給我坐了主位。

    這就更讓人燒心了,一般農村的主位是很要緊的,村長坐還差不多,哪兒有讓我一個外來客坐的。

    我連忙推辭,村長壓著我肩膀不讓起來,說道:“今天無論如何也得吃好喝好,我們一整個胡孤山,都熱烈感謝你們的到來!”

    說完了,那幾個大姑娘還啪啪啪鼓起了掌。

    話都說到這兒份兒上,再推讓就有點矯情了,我坐好了之后,程星河都已經啃上豬爪,噗噗直吐骨頭,話都沒空說。

    村長十分開心,連忙給我讓菜布酒,十分殷勤,我只得動筷子,可我發現村長的眼神不對,他死死的盯著我筷子上的菜,似乎特別急切的等著我把東西吃進去。

    我頓時起了疑心,而蘭如月的手從桌布下直接放在我腿上,我心里一跳,還沒來的及臉紅,就感覺她在我腿上寫了幾個字。

    “里面有東西。”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