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68章 葬身之地

章節目錄 第68章 葬身之地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掉下去那一瞬間我還在想,我的好運氣,看來是真的到頭了……

    可就在這一瞬間,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手。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抬頭一看,是程星河。

    他一張白皙的臉憋的通紅,手臂上青筋畢露,為了探下身子救我,他的腳只勾在了一塊石頭上。

    然而,我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腳從那塊石頭上一點一點往下滑,好像勾不住了!

    我立馬說道:“腳腳腳!你他媽小心腳!”

    程星河咬緊了牙,牙縫里擠出了話來:“老子用你提醒?老子是……沒勁兒了……”

    “蹭!”

    他的腳還是滑下來了!

    可一個毛茸茸的東西纏了上來,是黃大仙的尾巴。

    它跟釣魚一樣,把我們倆這二百多斤的重量給拉了上來。

    我和程星河躺在了無底洞旁邊,喘的像是被沖上岸的魚。

    黃大仙抱著胳膊,以一種長輩的姿態望著我們。

    程星河先把氣喘勻了:“別說,那桶水,真特么值!”

    我也這么想!

    這時我才看見,程星河還是光著膀子,身上是一道一道的血痕——對了,剛才拉我的時候在石頭牙子上蹭的,心里忽然一陣感動。

    程星河注意到了,立馬就說道:“我可救你好幾次了,值個二十來萬吧?”

    我想起他挖燃犀油的事兒來了:“你說這話也太見外了,咱們倆的感情哪兒能用金錢衡量呢?”

    程星河一下被我噎的說不出話來了。

    剛才可多虧了黃大仙了,于是我趕緊回頭跟黃大仙道謝——鞠躬作揖。

    黃大仙一看我這么上道,還跟人一樣,站起身來,兩手交疊,慨然表示小意思。

    我接著歪頭去看那個無底洞,心說這下算是壞了菜了——晚上弄不好還得再來一次。

    不得不說,這個魃還真是我入行以來遇上的最難弄的東西,我確實不是對手,除非能白天趁著她尸僵的時候,弄到她的尸體。

    可要想下這個洞,除非變成壁虎。

    程星河也跟我一起探頭看,還往下面扔了一塊石頭,果然,半天也沒動靜往回傳,好像這洞口就是一張大嘴,連聲音都能吞下去。

    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黃大仙忽然跟我們歪了歪頭——像是在說,跟我走。

    我一下來了精神:“怎么,大仙你有轍?”

    黃大仙傲然點頭。

    我和程星河一對眼,跟了上去。

    黃大仙穿過滿山的枯草,帶著我們左拐右繞,繞到了山腳下一個小窟窿前面,自己鉆進去了。

    臥槽,我一下興奮了起來,這個無底洞,有后門!

    果然,蹲下一細看,洞口趴著不少守宮——那些守宮喜陰,陰氣越盛的地方越多。

    只不過,這些守宮都很肥——這里大旱,蟲子都少,它們憑什么這么肥?

    那洞也不大,是個土洞,我幾乎疑心是黃大仙自己打出來的,還好我和程星河都瘦,雖然費勁,勉強也能鉆進去。

    里面一股子潮氣,蒸的人十分難受,土腥氣撲鼻,不過這更確定了——現在這里的到處沒水,這里肯定是旱魃藏身之地。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黃大仙就示意,就在前面,但它不敢靠近,作揖表示這里交給你們,自己回身跑了。

    回去一定得謝謝它。

    程星河快窒息了,問我這啥情況,打地道戰呢?我讓他別吵,探頭再往里一鉆,推開了一層薄薄的土壁,眼前頓時豁然開朗。

    是一個很大的地下空間,有體育場那么大!

    而我們所在的位置,像是邊緣高處的觀眾席。

    往“體育場”中心一看,我幾乎要歡呼起來——下面是個很深很深的水潭,頭頂是芝麻大的一個孔,往下漏了一絲光。

    程星河一拍大腿:“這就是無底洞的底部?我得下去洗個澡,我要臭了。”

    我攔住他:“不行。”

    程星河不服:“憑啥?”

    我就讓他看那水,程星河仔細一看,臉色就白了。

    他也看見,水里深深淺淺,漂浮著很多形狀不明的東西。

    有的像是行李箱,有的像是電視機,還有的——像人。

    旱魃就在下面,程星河一身血氣,下去就得驚尸——更別說,還不知道出了旱魃之外,水里還有什么別的東西。

    我把衣服脫下來,扔在一邊,吸了口氣,自己就下去了。

    別說,在這烤了這么長時間,像樣的水都沒喝過一口,愣一下來,確實還挺舒服的,可時間稍微一場,四肢百骸就全難受了起來——這里的水陰氣特別重,刺骨頭!要是在這里泡的時間長了,非得得了老寒腿不可。

    這么想著,我就潛的更快了,速戰速決吧,更別說我也不是專業潛水選手,一口氣憋不了多長時間。

    眼睛適應了這里的光線,我看清了那些暗影,一身雞皮疙瘩就炸起來了——那些東西,不是別的,是骨架子!

    有的是牛,有的是死鳥,五花八門,甚至還有幾個死人的骨頭架子——有大有小,其中一個是個小孩兒模樣,懷里還抱著個東西——小牛犢子的骨架子。

    我想起了村子說的話,心里不覺一陣凄涼,這應該就是村長那個放牛娃哥哥了。

    村長已經年過古稀,他哥哥卻一直沒有長大。

    這時,我就看見了一個雪白的身影,正立在水下——手腕子是禿的,沒錯,就是那個旱魃!

    太好了。

    我把褲腰帶解下來,纏在了她手上,就想把她往外帶。

    可這么一帶不要緊,她竟然不動。

    當時我的心就沉了,不可能啊,現在是白天,她應該已經僵了,跟普通尸體一樣才對啊!

    低頭一看,這才看出來,她的腳卡在了一個黑漆漆的東西上——棺材?

    那棺材的形制,不像是近代的東西,難道這地方還有個古墓?

    沒錯……棺材木料上有北斗七星的痕跡——里面還是個道家人!

    棺材蓋子是碎的,所以女尸的腳才會被卡住,我就潛到了那個棺材前面,想看看里面是什么。

    結果這一看不要緊——里面還真是個道家打扮的人!而且,他跟那些骨頭架子不一樣,尸身完全不腐,儼然跟活人一樣。

    臥槽,還有意外發現啊!難道這地方正好是這玄門師兄的葬身之地?

    不過這個時候,我的氣已經不夠用了,眼前開始有點發花,已經沒資格有啥好奇心了,必須得趕緊上去。

    于是我就跟這個玄門師兄拜了拜,伸手進了棺材,想把女尸的腳給弄出來好帶她走。

    女尸的腳觸手柔滑,弄出來應該不難,可沒成想,我剛攥住了女尸的腳腕,一個東西,忽然從棺材里,把我抓住了。

    五指分明……顯然是一只手!

    這一下我渾身都炸了,一口氣好險沒從我嘴里泄出來——總不可能,那個玄門師兄還是活的?

    不可能啊!看他那打扮,怎么也得死了幾百年了!

    我就想把手給拉出來,可棺材里的手死死的攥著我的手,老虎鉗似得,一絲也不松!

    我心里頓時是叫苦連天,這下崴了泥了,誰能想到底下還有一個僵尸呢?

    這個時候,我的氣已經徹底不夠用了,再不上去,我也得跟他們作伴——難不成,我得跟那個旱魃一樣,來個壯士斷腕?

    那哪兒行,我也沒姑姑,可不想當楊過!

    俗話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這會兒我忽然覺得腳底下暗流涌動,像是游過來了什么東西,往下一瞅我頓時就慌了——我看見了一雙綠瑩瑩的眼睛,和一個扁頭。

    活像是鱷魚!

    不對,這不是鱷魚,這特么是個巨型守宮!

    對了,這個地方陰氣很重,靈氣也很重,難不成——沒錯,一望氣,那東西帶著青氣,八成是個潛伏這里很長時間,已經成了精的守宮。

    那大守宮盯著我,像是很感興趣,張開了兩排牙——尖刀一樣,沖著我就咬!

    我當時什么都顧不上了,拉著那棺材,回身就往上游——真是拼了吃奶的勁兒了!

    而那個大守宮拍著水,也緊隨其后,跟個史前巨鱷一樣!

    眼瞅著水面離著我越來越近,我這氣卻不夠用了——這么劇烈的體力消耗,人魚都受不了!

    再加把勁兒,水面就在上面——不行了,我腳底下一點勁兒也沒有了……

    這時,我腳上一陣劇痛,像是被那玩意兒給咬上了,可與此同時,那東西卻像是被我的腳燙了嘴,松開嘴擺尾就逃竄了回去,這個勁頭,正把我給推上了水面。

    冰冷的空氣跟水花一起灌入到了鼻腔,我劇烈的咳嗽起來,一陣頭痛,媽的估計要死也就是這種感覺了——以后我要是選擇自殺,絕對不可能跳河。

    “哎呀小哥,你可算上來了!”程星河一把將我拉了上來,瞅見我不光找到了魃,還帶來一個棺材,頓時一愣:“小哥你咋又弄上來一個,這行尸也買一送一啊!”

    我劇烈的咳嗽,眼前一片發白,程星河趕緊拽完了又拽棺材,拍狗似得拍拍我的頭:“呼嚕毛,嚇不著……”

    “滾。”

    氣喘勻了,我才發現,手還在棺材里。

    程星河幫我把棺材蓋子打開,也倒抽一口涼氣。

    只見里面躺著的玄門師兄,一只手攥著拂塵,一只手死死的捏著我的右手手腕。

    “這個……”我終于清醒了一點:“難道是尸解仙?”

    程星河點了點頭:“是。”

    我一直納悶,這女的怎么就成了這么猛的旱魃,原來是因為這個尸解仙!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