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66章 大仙喝水

章節目錄 第66章 大仙喝水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李北斗,”程星河低聲說道:“別看他眼!”

    可這話說晚了,我已經跟那東西的眼睛對上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那東西一雙亮晶晶的圓眼,一張長臉,渾身油光水亮,儼然是個禿子。

    傳說之中的魃,大部分是俊男美女,真沒想到,我們遇上的,竟然是這么個形象。

    愛什么樣什么樣吧,我把七星龍泉抽了出來,就要劈過去——這東西既然傷天害理,就得滅了。

    可沒成想,我抬起了手,卻停在了半空之中,根本沒法夠到七星龍泉,像是身體忽然不屬于自己了!

    緊接著,我就發現,那個禿子也把自己的手舉了起來,看上去——跟我保持的是同一個動作!

    這特么怎么回事?要不是我跟那禿子長得不一樣,這姿勢就跟照鏡子一樣,旱魃還喜歡做模仿秀?

    然后那禿子兩只手舉起來,是個拜年的姿勢,而我也跟他保持一致,像是個提線木偶一樣,也開始“拜年”!

    臥槽,我這才明白過來——這東西不是旱魃,怕是黃大仙!

    傳說之中,黃大仙的眼睛能迷魂,只要你跟他對上眼,他就能拿你當個傀儡擺弄,他做什么動作,你就得跟他一樣,做什么動作。

    我腦子里頓時就蒙了,不是來找旱魃的嗎?怎么倒是遇上黃大仙了?

    還是說,一開始就是我們弄錯了,在這鬧事的不是旱魃,而是黃大仙?

    可正在這個時候,我忽然就覺得腋下一陣劇痛,像是有人從我背后伸出了手掐我,我條件反射就要把這人給掀翻,這才反應過來,我又能動了。

    回頭一瞅,身后是滿頭大汗的程星河。

    對了,中了黃大仙的邪,跟撞邪一樣,腋下會有凸起,一掐就管事兒。

    再轉臉過去,剛才那個禿子已經不見了。

    程星河開始嘮嘮叨叨的數落我,說我事兒不好好盯著,睡起覺來了,要不是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還說救我這一次記賬,掐我這兩把值個十萬八萬的。

    我這才反應過來腋下疼的厲害,吸了兩口冷氣,我忽然想起來了那水,跑出去一看,不由一陣心涼——那一整桶水全沒了!

    看來,是旱魃作祟之下,黃大仙也渴的受不了了,瞅著這里有水才趕來喝的。

    程星河也看見了,兩手抱起來:“這下得了,還引旱魃呢,水都沒了,要不你吐點口水,看看能不能引吧。”

    吐你大爺,把我一身血抽出來都滿不上這一桶。

    這桶水是村里最后一桶水了,沒了就真沒了。

    可事兒不能就這么算了,法子還得想,我把挫敗感壓下去,重整精神準備繼續找旱魃。

    正這個時候,我看見旁邊一個瓜棚子里有點動靜,像是有人。

    現在村子里人人自危的,還有人敢上野地里來睡覺?也好,過去問問,看他那有水沒有。

    結果一伸腦袋,那瓜棚子沒掛簾子,我正看見倆人滾在一起,搞得瓜棚子晃晃悠悠的。

    程星河也看見了,一把將我給拽回來了:“臥槽,看了那玩意兒會長針眼的,你這幾天還干不干活了?”

    我應了一聲,讓程星河往后退。

    程星河一愣,問我想干啥?

    我一把推開他,抽出七星龍泉就劈過去了。

    “哄”的一聲,瓜棚子瞬間被我砍斷,“當”的一下,七星龍泉穿越了那些雜物,砍在了一個東西上。

    這個東西觸感很柔,但硬是砍不開!

    接著,那個東西像是被我惹怒了,對著我就撲過來了。

    魃向來以速度快著稱,這一下我根本沒法躲,立馬調轉了七星龍泉去擋,可那東西根本不容我反應,對著我就壓下來了。

    要吸人氣?

    我被他這么一壓,渾身都動不了了,情急之下,身體比腦子反應快,一下就把舌尖血咬出來,對著她就噴了過去。

    她沒想到我反應這么快,一偏頭雖然躲過去了,但還是被一部分血沫子濺上了,顯然被燙了一個哆嗦。

    我感覺到了一股子很強的煞氣——她被我惹怒了,起了殺心。

    我趁著這個機會,又把血噴在了七星龍泉上,對她砍了下去,這次運上了行氣,來的十分凌厲。

    她像是看出來了,敏捷的閃避了過去,像是根本不受重力控制,這一下劍氣落在了瓜棚子上,瓜棚子里的稻草飛的到處都是,我看見一個非常白皙美麗的身體從磚塊里面穿了過去,不見了。

    剛才根本看不清楚,現在確定了,果然是個女的。

    我出了一身冷汗,這東西……這么難對付?好險就把小命搭進去了。

    程星河這才反應過來,眨巴了半天眼睛,就過去看瓜棚子里那個男的。

    那男的現在也沒穿啥,皮膚倒是挺白,程星河掐了掐他人中,他半天才醒過來,一睜眼看見我們,又看了看自己,“嗷”的一嗓子就叫喚出來了,戰戰兢兢的去捂胯:“你們倆,你們倆想對俺怎么樣?”

    程星河推了他腦袋一下:“你想啥呢?要不是我們,你早讓旱魃給吸了。”

    那男的想了半天,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那,那女的是旱魃?她咋那么好看捏?”

    程星河又推了他腦袋一下:“旱魃當然好看了,吃人精氣的要是長得丑,誰讓她下嘴啊!”

    接著他跟想起來了什么似得,就看向了我:“不對,剛才連我都沒看出來,你怎么知道那就是旱魃?”

    我告訴他:“簡單,要是那倆人真做那事兒,里面不可能沒呼吸聲。”

    程星河直瞪眼:“哎呀,小哥,看你模樣挺清純的,懂得不少。”

    “滾。”我就看向了那個小伙子:“你跟我說說,那女的什么模樣,你們倆怎么回事?”

    小伙子眨巴了眨巴眼睛,連忙說道:“俺,俺家里沒水了——說是你們用,俺娘把攢著喝藥的水都給村長送去了,半夜干咽藥,渴的不得了,俺就上瓜地來找找有沒有的瓜,就看見……那女的好看哩。”

    程星河給他腦袋來了第三下:“說重點。”

    小伙子連忙說道:“哦,哦,俺就問她,大半夜出來干啥咯?也不怕鬧旱魃?俺瞅著,那女的細皮嫩肉,可不像是咱村里的人,她說她走錯路了,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俺看瓜棚子就在這里,就帶來她了,誰知道,誰知道,她一下就把俺給摁棚子里了……”

    小伙子越說越臉紅,似乎充滿幸福回味,程星河說行了,剩下的我們也不想知道了。

    不像村里的人?我越來越納悶了,那那女的到底是誰啊?怎么死在這里的?

    死人成魃,肯定是要有怨氣的,不可能一個迷路的人意外死在這里,就能成魃。

    于是我就問那個小伙子:“鬧旱災之前,你們村來過外地女人沒有?”

    小伙子想了想:“烏有,除非是……”

    但這話沒說完,小伙子好像怕說走了嘴一樣,趕緊低下了頭:“俺不知。”

    “不知你個頭!”程星河又給他來了一巴掌,我拉住程星河,看向了那個小伙子:“你要是不說,不怕耽誤了我們的事兒,把你娘也給害了?”

    小伙子剛才還面紅耳赤的,一聽這話,瞬間臉色就白了——能大半夜冒險給他娘弄瓜的,自然是孝子了。

    果然,小伙子這才期期艾艾的說道:“俺說了,你可別說是俺說出去的——鬧大旱之前,村里就來過一次外地女人,就是二柱子他婆娘。”

    “二柱子?”我連忙問道:“他不是被城里女朋友甩了,精神受刺激了嗎?還有婆娘?”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