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麻衣相師 > 章節目錄 第24章 送寄身符

章節目錄 第24章 送寄身符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這時灰百倉卻像是想起來了什么,回來給我磕了個頭:“這個人情窩記住了,以后只要有用得著窩灰百倉的時候,拿這個叫窩,窩萬死不辭。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接著又添上一句:“窩們畜生跟人不一樣,說話算數。”

    我一瞅,它手里捧的是個小小的灰東西,尾巴尖兒?

    程星河插嘴:“寄身符。”

    所謂的寄身符,就是精怪以自己身體一部分做信物,送給自己認的主,也就是說,有了這個尾巴尖,我就是灰百倉的主人,只要我叫它,它必須隨叫隨到!

    一般寄身符都是方士把精怪打服,自己從精怪身上取下來的,心甘情愿送寄身符的,還真是沒聽說過。

    動物永遠比人更懂知恩圖報,就連灰百倉也是一樣。

    這時,我聽見身后一聲呻吟,是慧慧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看著我,說:“北斗哥,你怎么來了?”

    慧慧終于恢復原狀了。

    我這才松了口氣,一轉臉,灰百倉已經消失了,三角臉也不見了——不,我眼尖,看見一條棕底黃花的大蛇,有樹干粗,盤在了房檐下面,長著一個三角腦袋。

    我就問慧慧,有沒有對一條蛇有印象?

    慧慧一聽有點莫名其妙,但還是告訴我,有一年冬天她上楊水坪玩兒,見到了一條冬眠的蛇被人從田里翻出來了,身上都是鋤頭的傷痕,不過那蛇還活著,所以她就給蛇上了藥,還逮了老鼠給蛇吃,她朋友還笑她不懂農夫與蛇的故事,她說外國蛇是外國蛇,中國蛇是中國蛇,不一樣。

    后來開春那蛇好了以后自己就走了,她就再也沒見過,問我問這個干什么?

    又是楊水坪?

    我眼角余光看見大蛇一個勁兒搖頭,就知道三角臉不希望我把她的事情說出來,于是隨便搪塞過去了,這時吳奶奶回來了,一看慧慧已經好了,頓時抱住了慧慧喜極而泣,還叫慧慧一起跪下給我磕頭。

    我連忙說受不起,這時我看見程星河盯著慧慧祖孫倆,像是很羨慕的樣子。

    對了,他好像也沒有爹媽,跟我一樣是天煞孤星,甚至還不如我——也許他連我家老頭兒這種長輩都沒有。

    從慧慧家出來,就看見三角臉正等在巷子口,見了我,就要給我磕頭道謝,我擺了擺手說不用了——三角臉這種重情義的精怪,我心里其實也是有點佩服的,就算人人知道救命之恩大過天,可有幾個會跟三角臉一樣,拼了命去保護恩人?

    就在這個時候,程星河碰了碰我:“小哥,這蛇傷的很重,咱們不如……”

    對了,她七寸被程星河劃開,又讓灰百倉折騰,確實很危險,正在這個時候,她像是再也站不住,滑在了地上。

    我立馬去扶她,護住了她的傷口,就讓程星河把云南白藥再拿點出來,可程星河搖搖頭,說不是我摳,她這個傷,云南白藥不管用。

    三角臉喘息著說:“你們的好意我小金花心領了,不過,沒有了蛟珠,我活不到出太陽的光景……”

    這會兒已經凌晨了,夏天天長亮的早,東邊的云彩已經開始紅起來了,蛟珠,蛟珠被我吃了,我也吐不出來啊!可正在這個時候,我看見她的傷口似乎愈合了一點。

    程星河也看出來了,立刻問道:“小哥,你手上有東西?”

    我手上能有什么東西……但是低頭一看,對了,我今天腦袋被磕了三次,流了不少血,手上倒是有自己的血污!

    我反應快,蛟珠既然被我吞了,我的血是不是有用?反正試試也不費勁兒,我就把手劃開了個口子,血擠進了三角臉的傷口。

    果然,三角臉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合攏,還真管了用了!

    程星河直跟我豎大拇指,說我是國服第一奶媽,被我踹了一腳。

    三角臉看著自己的傷好了,表情復雜的看著我,喃喃說:“果然是你偷了蛟珠……”

    我被抓了個現行,也不好意思不承認,就梗著脖子說那是意外,這時我還想起來了,慧慧說三角臉是在楊水坪救的,而三角臉又是從九鬼壓棺那偷到的蛟珠,她跟瀟湘,是不是有關系?

    我就問了問她,誰知她很茫然的搖搖頭,說她歲數沒有灰百倉大,并不知道內情,只是因為九鬼壓棺地里陰氣很盛,所以才上那里去修行的,最近也是聽說九鬼壓棺地被破了,她聽說那有蛟珠,不過周邊沒誰敢動,她就是因為初生牛犢不怕虎,才過去偷了蛟珠。

    我不由很失望,瀟湘那么厲害,到底是個什么身份?難道,真的是水神?可她的作風——不像是神啊!

    三角臉這會兒好一些了,就很不好意思的說本來也該跟我報恩,不過她的寄身符已經偷偷給了慧慧,一身不能許二主,但是只要有需要,她也一定會來幫我的。

    我救她又不是為了讓她報恩,就讓她別放在心上。

    這時晨曦的第一縷光照了下來,天空呈現了很漂亮的鴿灰色,三角臉晝伏夜出慣了,就千恩萬謝的跟我告了辭——她這次也算元氣大傷,是得先回去休養休養。

    我也要回門臉睡一覺,一轉臉發現程星河不見了,再一瞅他在巷子口,又放了一排零食。

    難道又看見餓鬼啥的了?我就沖著他走過去了,原來是給一個小要飯的。

    那小要飯的盯著那些零食,忽然抱起來就跑,連個謝謝也沒說,反而一邊跑一邊回頭,罵程星河大傻逼。

    臥槽這個恩將仇報的熊孩子,我十分不爽,有心揪回來揍一頓,可程星河搖搖頭,說算了,那小孩可能沒遇見過好人,已經夠可憐了。

    說這話的時候,他眼神有點莫名悲涼,顯然不是一個沒故事的男同學。

    難道他也加入過丐幫?真要是這樣我有點想跟他學亢龍有悔。

    這時他已經轉身走了,到了門臉,我倒是一愣——古玩店老板竟然在門口等著呢。

    看見他我就起步打一處來,這老東西好險沒把我坑天師府里去,我還沒找他算賬呢,他倒是來了個破桌子先伸腿,于是我就冷著臉問他來干啥?

    古玩店老板理虧,就笑瞇瞇的說道上次那事兒有點誤會,這不是剛聽他朋友解釋清楚了,所以跟我賠個不是。

    接著身子一讓,我瞅見他在臺階上放了一箱子啤酒,不少吃的,程星河十分高興,用肩膀撞撞我,說人家可夠講究的,能拿吃的堵嘴。再說了,我去救你,還是這老禿子去通風報信的呢。

    古玩店老板這就不愛聽了,義正辭嚴的說道:“你可以說我老,但不能說我禿!”

    也不是我心軟,不過古玩店老板到底是看著我長大的,而且這事兒也是我招惹來的,他幫我是情分不幫我是本分,我還能要求人家為我犧牲還是咋?于是我也就點了點頭,表示這事兒翻篇了。

    古玩店老板挺高興,我想起了那天那個讓我趕緊跑的陌生號碼,就問他是不是換號了?沒成想古玩店老板很茫然,說那個號不是他的。

    那就奇怪了——還有誰知道那天的事兒?

    程星河看見那些吃的猴急猴急的,也不容我想,就推我進門要我弄飯。

    我沒轍,就下廚房弄了一桌子飯。老頭兒一直就不愛吃外賣,癡呆之后還嚷嚷外賣有尸油味兒,我這個人的性格是要做什么事兒就一定要做好,所以廚藝也還不錯。

    程星河吃了一口,就直勾勾的看著我,說我跟你商量個事兒。

    我讓他看的渾身發毛,讓他有屁快放,他張嘴就來了句,你能不能上泰國變個性,我想娶你。

    娶你爹。

    剛想罵他,就發現他嘴里還含著肉,就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這貨自從到了我身邊,錢沒給過,累受了不少,搞得我心里也有點過意不去,尋思賺了錢怎么也得補償補償他,就給他蓋上了擦腳毯子。

    人一閑下來,就會胡思亂想,我一下就想起來,瀟湘跟我說過,要我答應她的那個事兒了,會是什么事兒呢?

    可還沒琢磨出來,門口忽然來了幾個人,為首的是個四十來歲的黑胡子,打量了一下門臉,有點不屑的說道:“你就是李北斗?”

    我看了剛睡著的程星河一眼,就讓他小點聲,找我啥事兒?

    結果他臉色一僵,幾乎有點惱羞成怒:“你是吃陰陽飯的,竟然不認識我?”

    你又不是我爹,我為啥要認識你?不對,我那個王八蛋爹,我確實也不認識。

    而跟他來的那幾個人以為我是存心裝傻,都急了眼:“你是個什么東西,敢這么對韓先生說話!”

    我一瞅,黑胡子印堂有光,是藍色的,也就是玄階的修行。

    同行?因為不合陰陽群的關系,我根本沒進這個圈子,當然不知道他是誰了。

    不過看他們這個氣勢洶洶的樣子,像是來砸場子的。這也奇怪了,我都不認識他們,怎么得罪的他們?

    那黑胡子擺了擺手,很有領導風范的讓那幾個跟班閉嘴,接著就對我伸出了一只簸箕大的手:“把你的風水鈴拿出來,我要檢查。”

    我更傻眼了,啥叫風水鈴?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