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醫妃當道:王爺不好惹 >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九章 只有本王可以對王妃不好

章節目錄 第七百三十九章 只有本王可以對王妃不好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要不要吃?"程連津在秦沐瑤的面前晃了晃。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秦沐瑤撇撇嘴,"誰要吃了,"狠狠的啃起羊肉串兒來。

    程連津一邊吃著辣椒,一邊看著秦沐瑤。

    "味道還不錯,"

    秦沐瑤瞪一眼程連津,"別看著我說!"

    也是這個時候,一個侍從走了過來。看了眼秦沐瑤,欲言又止的樣子。

    程連津這才站了起來,和侍從走開了些。

    "偷偷摸摸,見不得人啊!"秦沐瑤看著不遠處的兩個背影,嘀咕著。

    管家看一眼秦沐瑤,又是給了秦沐瑤一把的肉串兒。

    程連津好一會兒才走過來。面對秦沐瑤的眼神,程連津只好說了一句,"魚苗已經投下去了,"

    秦沐瑤微愣,緩過來,靠近了程連津。"剛才放下去的嗎?"

    程連津點頭,隨即看向秦沐瑤,"等到明晚這個時候,你覺得,河里的食人魚,能多少脫去牙齒"

    秦沐瑤仔細想了想。"最少,九成,九成的食人魚牙齒都會脫落。"

    程連津眉頭微微皺起,"那還有一成,萬一我們的人被這一成的食人魚咬到??"

    "不用擔心,雖然還有一成,但是到時候,他們過河的時候,我讓他們每個人帶上一瓶藥,一路走一路撒向水里,那些食人魚會些自動避開的。而且就一成的食人魚了,還不一定就給都遇上了。"

    程連津想了想,"只有這樣了。對付槐花派的人的藥也能在明天給我們吧?"

    "恩,一起給你。"

    "好。"程連津眼眸一緊,明天夜里,就過河去槐花派看看。

    秦沐瑤看一眼程連津,"對了,你明天去嗎?我的建議是,你不去。我跟他們去就是了。"

    "你跟他們去?"程連津瞅一眼秦沐瑤,"就你?"

    這是看不起她啊!

    "就我!我會帶上無數種毒藥,毒死他們,不會給你的人拖后腿的。"

    "不成,"程連津還是給拒絕了。

    "為什么不成,我去比你去好。你那么弱,萬一去了,又是咳血什么的,還不把小命兒搭上了?而且槐花派如果真的跟桃花澗有什么,他們里面說不定也藏著什么毒,這我去才好解毒!"

    秦沐瑤說的很充分。

    程連津猶豫了一下,"既然如此,那,本王去,你則去。否則,你別想去。"

    秦沐瑤努努嘴,這意思不就是他也要去嘛,非去不可!

    "哦,"秦沐瑤悶聲應了聲。

    "還有一點,你必須答應本王,"程連津認真的看著秦沐瑤,秦沐瑤眼睛眨了下,"什么事?"

    "明天一定得跟著本王,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離開本王兩米!"

    額,"程連津你該不會是想要保護我吧?"

    "你說了?"程連津接過管家遞上來的烤辣椒。

    "成吧,明天就看看王爺你的身手了,"有人保護還不好嗎?勉強相信程連津行一回吧。

    兩個人吃到凌晨,才去休息。

    第二天,秦沐瑤睡到午時才起床。隨便收拾了下,就扎入了藥房,將晚上要用到的東西都準備了起來。這鼓搗完了,出來在院子里溜達,這才發現少了些什么。

    "咿,程連津了?"秦沐瑤問向一旁的婢女。

    "管家好像說王爺去宮里了,"

    "去宮里了?"秦沐瑤一邊念叨一句,一邊向前走去。

    這,該不會是因為昨天晚上宴會上的事情,把程連津捉去批評教育了吧?

    "王妃,王爺回來了,"婢女突然喊道。

    秦沐瑤抬起頭去,便見程連津走了進來。秦沐瑤立即走了過去。

    程連津看一眼秦沐瑤,"你這倒是有幾分像妻子盼著丈夫歸來的樣子,"

    "盼個頭啊,"秦沐瑤直接潑了冷水。

    "你進宮干什么?是不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情"

    一邊走,一邊秦沐瑤問道。

    "不是。"程連津皺著眉頭說道。

    "那是因為什么?"

    程連津看一眼秦沐瑤,猶豫了一番,方才開口,"狩獵,父皇邀請了本王和你,一起去狩獵。"

    秦沐瑤的腳步放慢,"原來是狩獵啊,"

    這個她倒是不是很感興趣。

    轉眼。兩個人已經到了屋子里,婢女倒茶,兩個人對坐著。

    "但是這次狩獵,還有一個人會去,"

    程連津說完,接過婢女遞上的茶水就是一飲而盡。

    秦沐瑤看著程連津的神情,看起來好像煩得恨啊!

    "誰啊?誰讓我們九王爺這么煩?"

    程連津仔細的看一眼秦沐瑤,秦沐瑤正端著茶杯喝水了。

    "你介意本王納妾嗎?"

    "噗!"秦沐瑤一口噴了出來。還好程連津躲得快。

    "納妾?程連津,"秦沐瑤上下打量一眼程連津,"你這身子吃得消嗎?"

    程連津這一聽,就把婢女趕出去了。

    "吃不吃得消看你,"

    "看我?"秦沐瑤撇嘴,"這跟我有什么關系?"

    "當然跟你有關系,你不是說過要跟本王在一起嗎?"

    程連津突然提起。

    秦沐瑤有點尷尬了,"我那是亂說的,誰當真了,"

    "本王當真了。"程連津卻是直接來了這么一句。

    秦沐瑤微微一驚,隨即道,"程連津,咱們就是合作,合作,你別整那些有的沒的啊。你要納妾就納妾,我才不管了。不過,話說,"

    秦沐瑤上下打量一眼程連津,"哪家小姐那么不長眼啊,看上你了?你確定?"

    話說京城里應該沒有哪家小姐那么眼瞎啊!否則,程連津也不會沒人敢嫁啊。

    "不是京城的,"

    程連津眸光冷了冷。

    秦沐瑤并未發現異常,"原來如此,我說了,京城里應該沒人啊。不過外面的人應該也有耳聞吧?到底是誰啊?"

    程連津舒一口氣這才說道,"迦葉國的公主。"

    "迦葉國的公主?那個,傳說中克夫的迦葉國公主李琴兒?"

    不是吧?

    "恩,迦葉國準備與我們姜夜國聯姻,而迦葉國只有一個公主,就是李琴兒。父皇他們的意思是,雖然李琴兒克夫,但是本王早就有預言活不過二十五,所以將李琴兒嫁給本王,也克不到哪里去。"

    "好毒!"秦沐瑤心驚,這會兒才察覺到程連津眼里的冷意。程連津身子羸弱,沒有被關心也就算了,反而被算計著。

    皇上也是人才,竟然能想出將李琴兒嫁給程連津來聯姻,這樣就可以讓他的其他兒子避免了李琴兒了嗎?可是這對程連津來說,多不公平。

    "據我所知,李琴兒嫁過幾任丈夫,而且都被克死了,這,你能接受嗎?"

    秦沐瑤看向程連津。是個人都不會接受吧?

    "本王不能接受又如何,父皇已經言明,借著狩獵,為本王跟李琴兒,搭線。在群臣面前,宣布此事。"

    額!秦沐瑤又是一怔。

    "那既然皇上都說了,你還問我介不介意,你這不是假問嗎?"

    程連津將眼神挪到秦沐瑤身上,"不,本王不是假問。如果不愿意。或許還有辦法。"

    秦沐瑤皺著眉頭,"不明白。"

    "只要讓李琴兒不選擇本王,拒絕父皇,就可以。而且要是當著所有人的面,拒絕本王!拒絕父皇。而這只有你能做到。"

    秦沐瑤突然明白了什么,"程連津。你該不會是想要我制作出什么催眠的藥來,催眠李琴兒,然后讓她??不行不行,這李琴兒那么做了,她豈不是就死定了!"

    "她不會死,父皇會顧及到迦葉國。不會讓她死的。"

    秦沐瑤猶豫著,"她是聯姻的,總要一個人跟她配對吧?拒絕了你,豈不是就糟蹋了別人?"

    程連津眸光一緊,"難道你想他來糟蹋本王嗎?本王可不接受身子不干凈的女人!而且是一嫁再嫁三嫁的女人!"

    這聽著似乎的確不怎么好。

    "可是,我不一定能做到。"

    她心里是真沒底,雖然對催眠藥物有所了解,但是畢竟沒有試過。而且要操控人的意識,還是這么短的時間內,這根本就很難做到好嗎?

    "那你愿意為本王試試嗎?"

    程連津又是問道。

    秦沐瑤想了想,"程連津,我問你,如果今天不是一個克夫的李琴兒,而是其他女子,你會讓我做這種事情嗎?"

    程連津沉默了。

    秦沐瑤輕哼一聲,"你不會對不對,如果不是李琴兒,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子。你就會收下做妾對不對?"

    果然,男人都不是什么好東西。

    "不,"程連津終于開口了。

    秦沐瑤看著程連津,卻是不怎么相信。

    "本王會和今天一樣問你,介不介意。如果你介意,本王不會納妾!絕對不會!"

    一個絕對不會。又是讓秦沐瑤愣了愣。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

    但是秦沐瑤卻是不怎么相信了。

    "無論你相不相信,本王今天說的永遠有效。"

    哼,永遠。永遠的事情老不靠譜了。

    "秦沐瑤,你就說吧,這個忙幫不幫?"

    "如果我說不幫了?"秦沐瑤直接問道。

    "本王尊重你的決定,"程連津看著秦沐瑤,原來她是介意的。這么說,她上次說的一起過是真的了?

    不知道為什么,雖然被拒絕了,但是他感覺卻很好。

    秦沐瑤看著程連津不說話的樣子,可是不幫這個家伙,這個家伙看起來又那么可憐。皇上又那么壞,其他人也那么壞,好像一切不好的都砸到了他們這些本應該得到更多關心的人身上!

    "好吧,我到時候試試,不過成不成功就另說了,"

    秦沐瑤突然松口,讓程連津意外呆住。

    "既然那么多人都想害你,就讓我這個喜歡害人的人幫你回了。"

    秦沐瑤眼睛亮亮。

    程連津眼睛也是一亮,"本王就喜歡看你禍害人的樣子。"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