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長生十萬年 > 章節目錄 第335章各方暗潮涌動《合并大章》

章節目錄 第335章各方暗潮涌動《合并大章》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執法堂長老暴跳如雷。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把自己屋子中能摔碎的東西全部摔碎。

    剛剛得到消息。

    聚寶堂堂主斷雄,居然真的把自己兒子遺體送入到了白羽居住的宅子內。

    單純這一點。

    已經讓執法堂長老認識到了一個嚴重問題。

    聚寶堂堂主斷雄,顯然已經敗在了白羽手上。

    "你們幾個一定要給我記住,去了蒼云山,不管付出怎樣代價,一定要把這個姓白的給我弄死。"

    壓制住自己內心情緒的執法堂長老,看著對面瑟瑟發抖,站著的幾個黑衣青年。

    "長老放心,我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長老給的,這一次就是報答找老恩情的時候,不管付出怎樣的代價,一定會幫助長老完成任務。"

    為首黑衣男子上前一步,口中發的誓言。

    "好很好,老夫我果然沒有看錯你們,我煞費苦心培養你們,讓你們學了一身本領,現如今就是你們報答我的時候,只要這件事情辦妥。我會給你們外面的親人,都許諾下足夠的好處,讓他們在塵世中生活無憂。"

    執法堂長老對于自己這幾個秘密培養起來的精英,態度還是十分滿意。

    "找老大人您放心,我們保證不會讓您失望,那姓白的已經得罪了不少人,相信這一次蒼云山之行,會有很多人暗中要弄死他,我們自身的壓力并不大。尋求最佳時機,給予那姓白的一擊必殺。"為首男子口中滔滔不絕說。

    "我只有一個要求,就算你們暴露了身份,也不能說是我的人,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執法堂長老面色跟著陰沉下來。

    "我們明白!"

    幾個人跟著紛紛答應。

    "退下吧,今天晚上你們準備一下,就連夜先潛伏在蒼云山,記住不要和其他勢力的人發生沖突,你們的任務只有一個。幫我殺了那個姓白的。"

    吩咐完執法長長老揮揮手,讓幾個人可以退下。

    一時間客廳內安靜了下來。

    執法堂長老坐在椅子上,手指輕輕地敲打著桌面,心中在沉思著。

    "長老,看來我們是有著同樣的目的,也難得我們目標一致,不會怪罪我不請自來吧?"

    這個時候一道清朗男子聲音突兀地出現在客廳。

    只要把他長老臉上肌肉微微抖動一下。

    "御天穹,如此不請自來,會讓很多人誤會我與你之間是否有著什么陰謀。"

    "你雖然身為內門弟子,但是你已經被上面的人關注了。"

    執法堂長老根本沒有抬起眼皮去看,就知道來人是誰。

    一襲青衣的御天穹,笑盈盈的直接坐在了一側的椅子上。

    "長老,你身為外門一把手,當初我也是在外門爬上去的,我之所以能成為內門弟子,也是有長老你的不少扶持,今時今日,你我也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只不過這個姓白的突然出現,打亂了我的布局,現如今宗主獨自一人外出,聽說是去了一個很危險的地方,還有其他各大勢力的掌舵人也都去了,據我所得到的內部消息,宗主這一次是否能活著回來都是個問題,所以已經有人開始惦記著誰來接任宗主。"

    聽到御天穹把話說到這兒。

    執法堂長老眉毛微微一挑。

    "好的,不要告訴我你要競爭宗主,你現在的名望,聲勢和實力,都還不夠這個資格,就算你背后有著三長老幾個長老支持,大長老和五長老也不會答應,畢竟還有那三尊真傳弟子。"

    御天穹微微點頭。

    "我自然是清楚的,但是這對于我來說是一個絕好的機會,我不能就此放過,所以我希望長老你能祝我微薄之力。"

    御天穹轉過臉看向執法堂長老。

    "你想讓我如何做?"

    "很簡單,到時候我會通知長老,因為時機未到,只要長老你答應幫我,一旦我坐上宗主之位,將來少不了長老你的好處。"

    執法堂長老同樣跟著微微一笑。

    "御天穹,你是什么樣的性格之人,我了如指掌,當初我們可是達成了協議,你進入內門,會幫助我完成心愿,但是到現在你都沒有幫我完成這個心愿,倘若有一天讓你做上宗主之位,我怕我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反而會被你弄死!"

    御天穹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

    笑著說道:"既然長老你如此不信任我,那我再說其他的也都是毫無意義,不幫我這個忙也可以,我也不強求,我就到此終止。"

    聽到御天穹這樣說,執法堂長老,直接選擇了沉默。

    過了片刻。

    當執法堂長老抬起頭時,御天穹的人已經悄然離開。

    "年紀輕輕野心不小,神以為劍神山的水,憑借你一個人能攪得起來嗎?"執法堂長老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猙獰。

    "當初我能讓你成為內門弟子,我也能把你直接從高高在上給拉下來,劍神山表面上看上去已經落敗,但是其中所隱藏著的秘密,你一個年輕人豈能知曉?"

    "憑借你的實力,想要做上宗主之位。那就要問劍神山答不答應?"

    "這么多年歲月過去,劍神山一直沒落,為何沒有其他勢力膽敢侵犯,這里是劍神山,任何勢力也都無法對抗見神山。"

    執法堂長老口中不斷重復著劍神山這三個字。

    在執法堂長老居住的院落外面。

    風百靈陪在御天穹身邊。

    "夫君,神色難道是執法堂長老沒有答應與你合作嗎?"風百靈的聲音很輕柔。

    "那個老家伙自己野心也不小,這一次他是鐵了心不想和我合作,我原本也沒有打算真的要和他合作,只是要試探一下這個老家伙,遇到了這個老家伙內心的野心就已經足夠了。"

    御天穹倒是一副云淡風輕。

    說出來的話是那般的隨意而不在意。

    "只要夫君心中有的自己謀略就好,我現在實力有限,幫不上夫君你太多。"

    風百靈面容上露出一絲苦澀。

    "你無需自責,身為我的女人你已經做得很不錯,這個天下是男人爭奪的棋盤,你身為我的女人,都安心的伴著我縱橫天下即可。"

    御天穹的野心很大。

    大到連御天穹自己都已經控制不住自己欲望。

    坐上劍神山宗主位置,只不過是御天穹內心所要達到的目標第一步。

    他最終的目的是讓自己能夠躋身進入帝都勢力圈。

    只有進入帝都勢力圈,才能成為真正的人上人。

    "明天陪著我去蒼云山外圍等待,事情既然有了變動,我也無需再隱藏下去什么,反正宗主不在,我們就全當出去散散心,也沒有人能管得了我們。"御天穹心中已經有了覺得,畢竟他心中也有著自己的大秘密。

    風百靈感覺自己現在越來越看不透這個男人。

    處處說話做事都透著一股神秘,猜測不透。

    兩人漸行漸遠。

    這個時候白羽迎來了一位客人。

    "刑法堂長老親自登門,不知道找我有何事?"

    在院子內的石桌旁。

    白羽臉上帶著微笑看著坐在對面臉色陰沉而冷峻的刑法堂長老。

    刑長老喝了一杯清茶。

    綰綰幾個人都各自在屋子中修煉,有白羽的吩咐。沒有人敢出來。

    "年輕人,我知道你身份背景很不同尋常,我今天登門拜訪,只想從你口中確認一件事。"

    "長老,請問只要我能說的,保證都會轉告你。"

    白羽沒有任何拒絕。

    "你進入劍神山,是出于什么目的?是為了健身衫,還是要在劍神山得到自己要的東西?"

    刑長老把自己的來意說了出來。

    白羽點點頭,給刑長老重新倒了一杯茶,這才笑著反問道:"我也同樣想知道,刑長老你這樣問我是出于什么目的?"

    "我自然是為了劍神山將來著想,現如今的劍神山烏煙瘴氣,早已經失去了當初的盛世,莫若到了,成為一個三流宗門。"

    "我能看得出來,從你進入外門的那天起,所做的每件事,你是在為了劍神山著想。但是我想弄清楚,你為何要這樣做?"

    刑長老沒未做任何隱瞞,把自己來此目的全盤托出。

    白羽摸了摸下巴說。

    "我說是看在你們劍神山初代創始人面子,來到這里處理一些蛀蟲,你會不會相信?"

    "打死我都不會相信。"

    刑長老詼諧一笑,給了白羽一句肯定。

    "其實我是受人之托,進入劍神山,只要把劍神山重新洗牌,讓這個落寞的宗門,重新振作步入巔峰。"

    至于自己的目的,白羽沒有任何必要隱瞞。

    至于刑長老信不信,那就是他自己事情。

    刑長老不在說話了。

    安靜的坐在對面品著茶。

    "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但是我相信你絕對不會是破壞劍神山的,我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答案,便不再多做打擾。"

    刑長老微笑著站起身。

    似乎想到了什么,對白羽繼續說道:"明天你們去蒼云山,肯定會有很多人惦記,要把你們弄死在蒼云山,希望你自己好自為之。"

    "多謝長老提醒,我會多加小心的。"

    白羽親自把刑長老送出了宅子外。

    "歡迎長老有空來喝茶。"

    刑長老點點頭頭也不回里去。

    無聊的打了個哈欠,白羽目光看到了遠處有著一個熟人。

    正是楊盤。

    此刻楊盤正合一名姿色很艷麗的外文女弟子站在不遠處看著白羽。

    那名外一門女弟子白羽自然認識。

    正是之前想要加入白羽他們,然后又跟著那名外門弟子走了的女人。

    這個女人現在已經和楊盤勾搭在一起。

    "你們兩個倒是天造地設一對,奸夫淫婦,很不錯很不錯。"

    白羽笑嘻嘻的說著。

    楊盤臉色頓時陰沉,但卻是不敢對白羽有任何造次。

    "師兄,這個小的實在是太猖獗,興許他自己都不清楚,明天只要他進入了蒼云山,就一輩子也出不來了。"

    女子口中嘲諷的說。

    "你最好給我閉嘴,不要亂說,這種事情一旦讓外人知道,會影響我們全盤計劃,管好自己的嘴,說下次再讓我知道你口無遮攔,就算我再怎么疼愛你,也會殺人滅口。"楊盤聲音很冷,讓女子美艷的小臉上笑容直接凝固。

    "你放心,我日后保證不會多說話。"

    短短一瞬間,女子神色就恢復了過來,聲音膩人的不像話。

    不過那一雙清澈雙眸中,卻是閃過了一抹冰冷。

    楊盤最后看了一眼白羽,一句話不說,帶著這名女子離開。

    白羽站在門口,目光掃了一眼周圍。

    能夠感覺到周圍那些外門弟子居住的院子大門口,都有著微弱的氣息波動。

    很顯然這些外門弟子都在偷偷的看著自己。

    "各位,明天就要進入蒼云山狩獵,希望各位都給我一個面子,咱們井水不犯河水,如果各位想要在背后耍什么手腳,那就不要怪我翻臉無情。"

    白羽這句警告可不是客套話。

    他可不介意把這些外門弟子全部葬送在蒼云山。

    這些外門弟子在白羽眼中沒有一個是可造之材。

    就算有幾個天賦不錯,但是也都缺少一顆強者之心。

    打了個哈氣,轉身關上了門。

    院子中那一口青銅棺材靜靜躺在那里。

    斷天行身體靜靜的躺在棺材中,渾身上下已經開始有著深綠色的生命氣息在閃爍。

    "你這個家伙,我之所以給你第二次生命,是希望你將來,能幫我完成讓劍神山崛起,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白羽站在棺材前,看著躺在里面斷天行口中說著。

    說完白羽就回去了,自己屋中。

    這一天的時間整個外門很安靜。

    畢竟明天一早就要去往蒼云山,用其他勢力和家族,獵殺蒼云山中的妖獸。

    這些外門弟子,都在盡情的喝酒吃喝玩樂,因為誰也不敢保證自己這一次是否能從蒼云山中活著回來。

    "斷堂主,我今天過來只是帶著一絲好奇,您今天把斷兄親自送入了那姓白的宅子,真的認為那姓白的能讓斷鑫起死回生嗎?"

    御天穹恭敬的坐在聚寶堂客廳椅子上,閉上也是帶著恭敬對斷雄問道。

    此刻斷雄的臉上已經不再有之前那般的歇斯底里和冷漠。

    對于御天穹這名內門弟子,斷雄還是很欣賞。

    "這件事情我也不確定,但是試試總比不試試更有希望。"

    斷雄語氣沉穩。

    "晚輩還弄不明白,那姓白的修為不過是一個練氣先天,他有什么資格和能力?敢說能夠讓斷兄起死回生,還希望前輩你要三思而行。"

    "另外,和斷兄乃是至交好友,斷兄慘遭他人殺害,我們一定要找出兇手,以告慰斷兄在天之靈。"

    御天穹口中說的,臉上露出一股戾氣,手上茶杯直接被捏的粉碎。

    "兇手肯定是要找到,但是現在暫時沒有任何線索,已經派出全部人手,相信在很短時間內應該能查到一次線索,不管是誰殺了我兒子,我都會滅他九族,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

    斷雄口中語氣充滿了冰寒。

    御天穹跟著沉重點頭。

    他今天過來就是要試探一下斷雄的語氣。

    現在看來,斷雄完全還沒有線索去查是誰殺了自己兒子。

    這讓御天穹兒的內心不由安定下來。

    他相信,昨天晚上不會有任何一個人看到自己殺了斷天行。

    "明天晚輩也會跟著去蒼云山,我覺得這件事情,會脫不開干系,如果讓我找到什么蛛絲馬跡,我會第一時間幫斷兄報了此仇。"

    御天穹兒請跟著。滿嘴憤怒對斷雄保證說道。

    斷雄點點頭。

    "你這個年輕人是我看著你一步一步成長到現在,你與我兒關系匪淺,能有這份心我很欣慰,那就勞煩閑置你明天去蒼云山幫我監視那個姓白的。"對于御天穹的這份承諾,斷雄還是相當的滿意。

    畢竟一直以來,御天穹的天賦和成長都在斷雄的關注中。

    "那我就不再耽誤前輩,晚輩這就告辭了。"

    "好,慢走!"

    斷雄親自把御天穹送了出去。

    轉眼就到了晚上。

    整個外門區域熱鬧非凡。

    這些外門弟子心中既有著興奮,也有著擔憂。

    興奮明天去蒼云山獵殺妖獸。我的大量的功勛點,這樣就可以給自己換取更多的東西。

    而擔憂的是,正所謂富貴險中求,萬一自己隕落在蒼云山。

    那么之前所有準備,所有努力所換取來的,都會化為烏有。

    只有白羽他們的宅子,那黑夜中是那樣的安靜。

    時間如水,轉眼到了次日清晨。

    伴著吱呀一聲。

    宅子的大門打開,白羽一行眾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此刻在宅子大門外。

    冷小天手中握著一把長劍。靜靜的聳立在地上。

    "冷兄倒是很守時。"

    白羽笑著打招呼。

    "不敢不守時,能和白兄組隊,是我的福分,過這一次蒼云山之行,我們肯定會遇到很多麻煩,不知道白兄你是否有什么安排?"

    冷小天笑著說完,跟著神色凝重了下來。

    "不需要什么安排,以不變應萬變,他們不管有什么陷阱,我們都從容以對就OK!"

    Ok?

    綰綰和冷,小天兒這些人都不明白,白羽說了最后那OK是什么意思?

    白羽也沒做解釋,率先朝著外門的中心廣場走去。

    原本外門的中心廣場是演武場,但是現在這個規矩已經沒有人去做。

    此時此刻在中心廣場上,已經聚集了很多外門弟子。

    執法堂長老和刑法堂長老兩人都在。

    因為畢竟這一次是他們兩人帶隊去往蒼云山。

    "你們都聽清楚了,這次去往蒼云山獵殺妖獸,可不止我們劍神山,方圓千里內,各大勢力和家族都會派遣精英弟子,畢竟每隔三年,都要入蒼云山獵殺妖獸,這樣做是不想讓蒼云山內的妖獸繁衍增長,當然每次這種事情都會有傷亡,你們每個人都要做好心理準備,都聽到了沒有?"

    執法堂長老站在廣場高臺上,聲音洪亮的對著下方幾百名外門弟子說著。

    幾百名弟子紛紛回應。

    白羽一行人來到了廣場。

    執法堂長老自然是看到了白羽一行人,但是全當沒看到。

    "時間不早。我們出發。"

    所有外門弟子目光都看向了空中。

    此刻在空中飛過來了一艘飛艇,飛艇的體積很大,是這一次載著所有外門弟子去往蒼云山的工具。

    "大家都陸續上飛艇。"

    執法堂長老聲音嚴肅下達命令。

    當飛艇緩緩降落,所有外門弟子,紛紛上了飛艇。

    白羽帶著綰綰,一行人也上了飛艇。

    "哇哇!"

    上了飛艇的綰綰是又跳又蹦。

    "人家早就聽說,很多大勢力大家族出門都是乘坐這種飛艇,速度并不比那些飛禽慢,今天終于有機會坐上了。真是太豪華了。"

    周圍一群人聽著綰綰大呼小叫的話。

    心中都不禁給予深深鄙視。

    畢竟這種飛艇原本就是很常見,根本就沒必要這樣大驚小叫。

    "人家是不是很丟人啊?"

    小丫頭自然是感受到了周圍這些人目光中所透露出來的嘲諷。

    "沒什么,做人就應該做自己開心的事,管他人什么眼神看你,因為他們都是廢物,不必要在意。"

    白羽簡單利索一句話。

    讓周邊這些人全部收回了目光。

    心中雖然憤怒,但卻沒有一個人敢這個時候針對白羽。

    畢竟白羽可是一個狠茬子。

    所有人都選擇了默不作聲轉身。

    執法堂長老把這一切都收在眼底。

    "這一次去往蒼云山,你們要各自組建小組,因為一旦進入蒼云山,就是自由活動,我們完全無法照用到你們每一個人的安全問題,都竭盡所能的讓自己活著出來,獵殺周期一個月,不要和其他勢力的人發生沖突。"

    接下來執法堂長老,滔滔不絕的給這些弟子講述著規矩。

    白羽無聊的打著哈欠,坐在地面上打坐根本就不理會執法堂長老在說些什么。

    綰綰幾個人也是同樣如此。

    小胖子倒是聽得滔滔不絕。

    云夢夢安靜的站在一旁,看著下方風景,一雙眸子中不斷有著色彩閃光。

    林塵雙手抱著長劍,依靠在欄桿上,專心的聽著執法堂長老講話。

    時間就這樣消耗下去。

    用了足足半天時間,飛艇終于飛臨到了蒼云山外空中。

    這個時候,目光望去,周圍空中有不少飛艇,都是騎著各類的飛禽。

    這些人來自于其他勢力和各大家族。

    "劍神山的朋友,我們是苗家人,希望你們把那個姓白的交出來,我們愿意用重寶交換!"

    飛艇剛停下來,遠處就有人聲音冷漠的喊道。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