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最佳上門女婿 > 章節目錄 第690章 你覺得大家會信嗎?

章節目錄 第690章 你覺得大家會信嗎?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已經來到醫院門口的胡楊,看到手機來電提醒上的名字后,有些意外。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杜巖老師,你很威風啊!讓我走你可以直接說,何必扔我東西呢?"

    "你這么做,難道不覺得很沒教養嗎?"

    "對不起,胡楊,之前是我錯了。是我沒教養,希望你別往心里去。"

    恩?!

    胡楊萬萬沒想到,杜巖對自己的態度,突然間變得這么好。

    "胡楊。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

    "你寫的那個感想中提到的陰陽失衡,真是你自己研究出來的嗎?"

    "那感想,你不是說是你寫的嗎?我連大學都沒讀過,怎么寫的出來!"

    此時的杜巖。都快急哭了,"胡楊,之前都是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會做檢討,我會賠禮道歉,你現在能幫我一個忙嗎?"

    "只要你幫我這個忙,你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什么忙?"

    胡楊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事,把高高在上的杜巖,會逼成現在這樣。

    "你能到附屬醫院來一趟嗎?這里有個下肢癱瘓的病人需要救治,這人是關大慶關老板的媽媽。"

    "我是真沒轍了,求你幫幫我吧!"

    "如果你不幫我,我真有可能會死,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杜巖帶著哭腔哀求道。

    聽到這話,胡楊有些想笑。

    搞了半天,原來是遇到這個麻煩了啊!

    "杜巖老師,你現在知道,光靠一張嘴是不夠的吧,還是得有真才實學才行!"

    "知道了,我已經知道錯了,希望你能原諒我??"

    "行,這個忙我幫,我馬上過來,希望你能記住這個教訓。"

    胡楊說完,直接掛掉電話。

    電話對面的杜巖,有種重生般的感覺,一身輕松。

    有了胡楊這句話。他可以把責任推卸的干干凈凈,至少到時候關大慶,肯定不會找自己麻煩。

    杜巖并沒有馬上出去,而是在衛生間里等著。

    不到三分鐘,胡楊坐電梯來到病房外。

    馮進和那些老專家們看到胡楊后,臉色別提有多怪異。

    "他怎么來了?"

    其中一個老專家好奇的詢問起來。

    "估計是被開除了,過來討說法的吧!"

    原本滿臉笑容的馮進,看到胡楊,劍眉倒豎,"誰讓你到這來的?這是你來的地方嗎?你已經被開除了,立刻馬上離開這里!"

    "我要是不走呢?"

    胡楊瞇眼望著馮進。

    "不走?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馮進說話時,有好幾個保安大步走了過來。

    "我倒要看看。誰敢對他不客氣!"

    關大慶音如洪鐘,很氣憤的質問道。

    他說話時,身后的保鏢,直接將馮進圍住。

    眼前這一幕,可把馮進嚇得不輕,他一臉不解的望向關大慶,"關老板,你這是??"

    "胡大少是我特意請來給我媽媽看病的。你們這是什么態度?"

    關大慶很氣憤的質問道。

    什么?!

    馮進和那些老專家聽到后,那表情別提有多不自然。

    他看了看胡楊,又看了看關大慶,瞬間什么都明白了。

    "關老板,你肯定被這小子騙了!"

    "不瞞你說,他是來我們學院進修的學員,但就在之前,他已經被我們開除了。"

    "他連大學都沒讀過,根本就不配到我們學院進修。"

    "就是啊,關老板,這小子無論是醫術還是人品,都有問題,你千萬別被他騙了!"

    那些老專家也開口道:"他根本就不懂醫,讓他治療,肯定會出大事的!"

    "不讓我治,你們有人能治嗎?"

    對于這些人的無知,胡楊很無奈的聳了聳肩。

    "杜巖就能治!"

    馮進得意洋洋的說道。

    "那他人呢?"

    回想起剛才接到杜巖的電話,聽到他的哀求,胡楊就有些想笑。

    "他去上廁所了,馬上就能開始治療。"

    "他是躲著不敢出來了吧!"

    胡楊很自信的說道:"里面的病人,只有我能治。"

    "笑話,你連病人的情況是什么你都不知道,你怎么治?"

    馮進咄咄逼人的問道。

    "我說過我能治,我就能治,如果你非要耽誤時間,錯過最佳治療時機,一切后果,由你來承擔!"

    "你??"

    馮進沒想到胡楊把這么大一頂帽子扣在他頭上。

    就在這時,杜巖恰到好處的出現,他打斷馮進的話,開口道:"既然你能治,那你就趕快動手吧!"

    "小杜,你說什么呢?這可不是兒戲啊!"

    馮進完全搞不懂杜巖是怎么想的。

    "院長,就讓他試試吧!既然關老板特意請他過來,那說明關老板更相信他。"

    胡楊忍不住多看了杜巖幾眼,準備開口說話。

    可就在這時,兩個醫生從里面跑了出來,"院長,病人情況很不穩定,各項數值都在下降。必須要盡快治療才行。"

    聽到這話,胡楊看到關大慶滿臉擔憂的樣子,他什么也沒說,大步走進病房。

    看到胡楊進去以后。杜巖長舒一口氣。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總算與他無關了。

    不到十分鐘,胡楊便從病房里走了出來。

    此時的他。滿頭大汗。

    "胡大少,我媽的情況怎么樣了?"

    關大慶提心吊膽的問道。

    "沒事了,現在已經可以下地行走了。"

    什么?下地行走?這么快!

    馮進和那些老專家準備質疑時,關大慶的母親,已經從里面走了出來。

    看到這一幕,他們滿臉不可思議。

    "醫生,謝謝,真是太謝謝你了!"

    關大慶的媽媽剛走出來,望著胡楊,連聲道謝。

    所有人還沒回過神時,杜巖大步向前,雙手握住她的手。"阿姨,不用謝,救死扶傷,是我們的職責。"

    恩?!

    對于杜巖的舉動。所有人都看的一臉懵逼。

    "年輕人,我不是謝你,我是感謝他,是他治好了我的病!"

    聽到這話的杜巖,面帶微笑的說道:"阿姨,他是我學生,他的醫術,都是我教的,你對他的肯定,就是對我的認可!"

    學生?

    胡楊瞳孔猛然收縮,怒視杜巖,自己什么時候成為他學生了?

    至于馮進和老專家們,也是一頭霧水。

    "杜巖,做人要有點良心吧,你剛才給我打電話是怎么求我的?"

    胡楊沉聲問道。

    聽到胡楊的話后,杜巖那表情別提有多夸張,就仿佛壓根沒胡楊說的這么一回事。

    "胡楊,你都說了,做人要有良心,剛才在電話里面,你不是說關老板讓你幫忙,想問問我,這病要怎么治嗎?"

    "我在電話里把詳細治療方案都告訴你了,你現在不感謝我就算了,沒必要誣陷我吧!"

    杜巖脖子伸的老長,緊繃著臉,一臉質問的望著胡楊,"我求你?你覺得大家會信嗎?"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