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1854 南王,孫子一樣

章節目錄 1854 南王,孫子一樣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能做通天丸的師傅早就死了,他的兩個徒弟也都死了,一個叫許大師,一個叫皇甫江。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陳近南深感內疚,一臉慚愧地看著我,準備迎接我的疾風驟雨。

    他不知道,我卻異常興奮。

    許大師,皇甫江!

    這是我的兩個老熟人啊,當初沒少打交道,之前他們倆一個服務隱殺組。一個服務殺手門,兩個組織的融氣丸,基本都是出自他倆之手。

    后來,許大師死在皇甫江的"逍遙散"之下,而大飛身為許大師的徒弟。后來也把皇甫江毒死了。

    陳近南唉聲嘆氣,我卻眉飛色舞,忍不住笑出聲來。

    陳近南當然很訝異地看著我:"沒人幫你做通天丸了,你怎么還笑得出來?"

    "我當然笑得出來。"我說:"我認識許大師和皇甫江,他們兩個雖然死了。但許大師的徒弟還活著!"

    "許大師還有徒弟?!"

    "當然!"

    "許大師的徒弟,是什么級別的工藝師?"

    "極品!"

    大飛早就是極品工藝師了,即便放在整個炎夏,也能排在前五。

    這家伙也是個"干啥啥不行"的例子,卻憑著強大的精神力,讓他找到了事業的第二春,成為了出色的極品工藝師,煉出過許多神奇的藥。

    聽了我的話后,陳近南立刻"噌"一下站起來,頗有些激動地說:"他們那一脈的煉藥方法,才能做出真正的通天丸!你能找到許大師的徒弟嗎?"

    "能!"我趾高氣昂地說:"就在紐城,在南王手下吶!"

    因為煉出過爆氣丸和無數的融氣丸,大飛早就被戰斧盯上了,這次被送到米國來,也有他的一份。

    之前去紐城見到他,他還親熱地叫我龍爹吶。

    此時此刻,別提我有多激動了,真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之前大飛還跟我要通天丸的方子,我說隨后跟你問問,沒想到這就用上了。

    大飛可真是我的福將啊!

    我立刻跟陳近南要了煉制通天丸的方子,上面密密麻麻、橫七豎八,寫著許多我看不懂的文字,甚至還配著圖,畫著一些火爐、木炭之類,什么火候下什么藥,以及下多少藥,都有記載。

    我看不懂沒關系,大飛能看懂就好了。

    拿著通天丸的方子,又帶上血煙草、涅槃淚和佛仙根,直奔紐城!

    魏老總是讓我別打擾南王等人,我也一直踐行的很好,但是這次不一樣啊,是真有事去找他們。

    出了陳近南的家,我便換上魏子賢的人皮,還是用魏子賢的身份自由點。可以直接坐飛機了。這期間里,伊娃當然給我打過電話,但是我說無聊的很,所以去外面轉一轉。

    魏子賢本身就愛玩,也不算是顛覆人設,伊娃也就沒說什么。

    到了紐城,我又脫了魏子賢的人皮,準備以張龍的身份去找南王,總不能讓人發現魏子賢和南王他們有瓜葛吧,在什么地方就要用什么身份嘛。

    南王他們之前租下一間很偏僻的別墅,人跡罕至、人煙稀少,也不怕被發現。

    紐城現在大部分是居永壽的地盤了,自從布雷死了以后,居永壽是高歌猛進,總算是翻身了。

    我找他借了輛車。直奔南王他們的別墅。

    隔得老遠,我就看到別墅門口站著些人,程依依、趙虎等人,還有羅子殤、宋萬年等人,竟然都在這里。我還覺得奇怪,大白天的他們站在門口干嘛?

    我一下車,眾人便都迎了過來。

    "張龍,你怎么來了??"

    "張龍,過來有什么事?"

    眾人雖然和我打著招呼,但我卻看到他們一個個都愁云慘霧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我便問他們這是怎么了,大白天的杵在門口干嘛,還有,南王哪了?

    羅子殤才嘆著氣告訴我,說前幾天,榮家的榮祿突然來了,說是奉了魏老的命,來和他們一起鏟除亞菲特。

    天城五大家族,魏家、陳家、榮家、徐家、寧家,其中榮祿是榮老的孫子,一身富貴但是別無所長,眾人也都奇怪,魏老派個什么用都沒有的二代過來干嘛?

    南王還親自打電話詢問魏老怎么回事?

    魏老也很無奈,說是榮老突然找到他,希望給孫子一個歷練的機會。

    魏老想來想去,便把榮祿派到紐城來了,這里既有南王等人,還有洪社的居永壽,應該沒太大的問題。

    當然,魏老也說:"你們不用管他,該干什么就干什么,讓他留著當個吉祥物就好。"

    話是這么說,可榮祿畢竟是身份非凡,那可是榮老的孫子啊,在天城二代圈子里也是說一不二的主!榮祿一來,便要求南王把作戰計劃都告訴他。

    南王怎么可能告訴他嘛,便推脫說還沒計劃。

    好嘛,榮祿就跟點了炸藥包似的,噼里啪啦地罵起南王來,說他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來紐城這么久了,一點進展都沒有呢,到底還行不行呢?

    南王不能得罪榮祿,只能默默忍著,一邊挨榮祿的罵,一邊暗中繼續指派眾人行動。

    總之,因為擔心榮祿壞事,就好像當初的魏子賢,所以什么都瞞著榮祿。

    榮祿好像是看出點什么了,沒事就把南王罵得狗血淋頭,南王手下多得是不要命的悍將,好幾次都想揍榮祿了,但每次都被南王攔下。

    羅子殤嘆著氣道:"這不,榮祿正在樓上罵南王吶,我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出來了!你呢張龍,你來干什么了?"

    而我咬牙切齒地說:"我來干什么了,咱們一會兒再說,我先上去會會這個榮祿!"

    "張龍,你別惹事??"眾人都來勸我。誰都知道榮祿不是好惹的。

    但我還是進門去了,甚至直接把門關上,不讓他們進來。

    接著,我便上樓。

    榮祿,我當然知道他。天城有名的二代嘛,人都稱他為榮公子,也是魏子賢這個圈子里的。以前在天城的時候,不管做魏子賢還是做張龍,都和他有過交集。不算陌生。

    這家伙也是個囂張跋扈的主,除了在魏子賢和寧公子的面前低調些,其他人一概都不放在眼里,有時候還對陳冰月呼來喝去的,也是覺得陳家落魄了才這么無法無天。

    當然,我借著魏子賢的身份懟過他幾次后,他就不太敢了。

    上了樓后,我就聽到書房里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

    我也沒多說話,直接去旁邊的衛生間,換上魏子賢的人皮之后就出來了。

    來到書房門口,我輕輕推開一條小縫,看到榮祿果然坐在一張辦公桌后,身子靠著椅背,兩條腿都蹬在辦公桌上,一邊拍著扶手一邊罵道:"南王。你他媽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來紐城多少天了,一點進展都沒?我限你三天之內干掉亞菲特,不然你還是早點回老家賣紅薯吧!"

    "三天肯定不行??"南王微微搖著頭說:"亞菲特沒那么好對付,他平時就呆在白殿地下。誰叫他都不出來??上次我們抓了兩個A+級的改造人,一個是戰斧在紐城的負責人,一個是戰斧在費城的負責人,都是亞菲特的心腹,理論上來說亞菲特不會不管吧?但我們想方設法把這個消息傳達給亞菲特,他愣是一點反應都沒!所以,我還在想別的辦法,希望你能寬限我們幾天??"

    雖然魏老讓南王干自己的,不用去管榮祿,但南王也不能那么直接,甭管是哄是騙,總是不能惹了榮祿。

    畢竟,將來還要回炎夏的,得罪一個頂級二代絕對沒好果子吃。

    "到底寬限你們幾天!"榮祿怒火中燒地說:"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南王,你到底能不能干了,不能干就讓我來負責,我領著你們去盛頓城干掉亞菲特!"

    我去,榮祿以為過家家呢,說去盛頓城就去盛頓城?

    南王也搖搖頭道:"不行啊榮公子,盛頓城非常危險,有無數的新型改造人??"

    "盛頓城哪里危險了?我去過好多次,每次都是歌舞升平、一派祥和,好吃好喝地招待我,從來沒見過什么改造人!南王,你別找理由了,你到底敢不敢去,不敢去就別當負責人了!"

    你可是榮祿啊,你去盛頓城當然待遇不一樣了。

    南王似乎意識到和榮祿沒法交流了,只能默默低下了頭。

    "我他媽和你說話呢,聽到沒有?!"榮祿突然站起身來,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南王仍舊低著頭不說話。

    "你聾了,還是啞巴了?!"榮祿指著南王狠聲罵道。

    看著這幕,我的心里當然無比難過。在江湖上,南王是個多么威風的人啊,誰提到他不得打幾下顫?可是現在,卻被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訓得跟孫子一樣!

    實力再強有什么用,立過無數功勞又有什么用,不還是得被這些權貴騎在脖子上!

    "還不說話是吧,我看你能撐到什么時候!"榮祿從辦公桌后繞出來,舉起手來就要扇南王的耳光。

    我清楚地看到,南王的一雙眼睛紅了,眼神之中也閃爍著滔天的憤怒!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犇牛聚财配资 互联网金融业务有什么 大丰收配资 国内最安全的股票配资平台 2018十大网络配资平台 理财产品排行 消费类股票推荐 环球策略 配资炒股公司找中承配资 上证大盘年线图 互利配资 博财配资 美国股票指数 理财平台有哪些 钢铁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