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1630 龍,你受苦了

章節目錄 1630 龍,你受苦了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經過數個小時昏昏沉沉的飛行,專機盤旋在某個摩天大樓林立的城市上空,最終降落在天城某個很隱秘的小型機場。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這個機場雖然很小,但是安保可一點都不弱,得虧我已經是難得一見的高手,才一路有驚無險地逃了出去。

    一個多星期前,我在東洋,經歷了生和死;后來,我又去了一座不知名的海島,和傳說中的S級通緝犯王巍呆了一段時間;現在,終于秘密潛回華夏,踩在了天城的土地上!

    我沒有急著去找魏老。報復魏老雖然是我的計劃之一,但在我的計劃之中只能排在第二,還是先救劍神再說。

    我也不能再偽裝成魏子賢,人皮已經和那些衣服一起沉入海底。

    但是,去找誰呢?

    南王他們還被關著,我現在的身份肯定是去不了。思來想去。我決定去找二叔,看看他有什么辦法。二叔知道我還活著,我的出現不會讓他太過意外,不過頂著張龍的臉實在寸步難行,這個年代什么交通工具不得用身份證啊!

    甭管我坐火車還是飛機,只要刷身份證就暴露了。

    包個黑車倒是可以。但那也太遠了,二叔他們的飛龍特種大隊還在兩廣一帶,真不知猴年馬月才可以到。兩權相害取其輕,我先包了一輛黑車直奔揚州,打算找盜圣和盜神兩口子給易個容,再要張可以用的身份證。

    揚州當然也挺遠的,但比兩廣可近多了,要省一半路程。

    晚上出發,在車上睡了一覺,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

    在揚州,我已經熟門熟路,便直奔盜圣和盜神的家。可能我來得實在是太早了,老兩口竟然還沒起床,當我推門進去以后,盜圣和盜神看清楚是我,連滾帶爬地從床上翻下來,沖著我又是磕頭又是哀求,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

    "龍哥,您怎么還詐尸了,又不是我們害死您的,要報仇別找我們啊??佩蒂那事,也怪不到我們頭上,劍神實在太兇了啊,我們要不實話實說就沒命了??"

    之前他倆出賣龍虎商會,搞得大家那陣十分被動,不僅集體躲到鳳凰山里,還得讓程依依施展美人計,佯裝嫁給寧公子才破了局。

    當然,大家也沒怪過這老兩口,知道他倆也不容易,一大把年紀了還被我們拖進江湖紛爭,人家明明可以安享晚年的是吧。

    我這時候也沒心思逗他們了,將他們攙扶起來說道:"我沒有死,我還活著。"

    兩人當然非常吃驚,使勁捏我的胳膊和臉,直到確定我真是個活人,再次"噗通""噗通"跪在地上:"龍哥,您真的還活著啊,真是老天開眼、上蒼顯靈??就知道您福大命大,沒那么容易死的!"

    我也懶得和他們廢話,直接讓他們給我上妝,說我要去兩廣一趟。現在這樣不太合適。

    兩人心領神會,立刻動起手來。

    盜圣和盜神的易容術當然比不了南宮家的人皮術,而且時效也非常短,要不補妝,只能維持二十四個小時,而且身高和體型也沒法變化,說白了就是方便他們偷東西或是逃亡的。

    好處就是快,非常快,只需要個把小時,一張完美無暇的臉就能出現。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個大胡子男人就出現在鏡子里,相匹配的身份證也到了我的手里。老兩口這些年走南闖北,沒少偷人的身份證,簡直要多少有多少。

    妝化好了,身份證也到手了,我便大大方方地出了門,這回也不用再遮遮掩掩。

    直接坐飛機去花城!

    這回就快多了,不用再受長途跋涉的累。

    幾個小時以后。我便站在了某個兵營的大門口,飛龍特種大隊就在這里面了。我來過這里好多次,當然輕車熟路,神不知鬼不覺地潛進去,直奔二叔他們的營房,結果卻沒找到五行兄弟。

    我最怕的就是這個,千里迢迢地過來了,他們卻出外執行任務,簡直要坑死人。

    我在飛龍特種大隊里面轉了兩圈,終于讓我見到一個熟悉的人,木頭!

    太好了,找到木頭。不就能找到二叔了嗎?木頭剛從古老頭的辦公室里走出來,直奔飛龍特種大隊的院子里后,便指點起那些新人的功夫來,看來還是在干他的老行當--教官。

    木頭教了一會兒,便讓他們各自練氣,自己則回營房休息去了。

    就是現在!

    我一路跟隨木頭,來到后排的營房中,看到木頭進了某個房間,我也趕緊推門進去。

    這里是五行兄弟的宿舍,五張鐵床一字排開,現在只有木頭一人。但我一進去就愣住了,因為木頭不在里面,這是怎么回事,剛才明明看見??

    也就是在這時,我的身后猛地襲來一陣殺氣!

    我當然吃了一驚,迅速回過頭去,就見木頭的鐵拳已經到了,呼呼的風聲直沖我的面門而來。我趕緊一個側身避開,接著"噔噔噔"往后退了幾步。

    木頭顯然沒想到我的實力還挺強,先是驚了一下,接著又朝我撲過來,而且拳腳并出、殺氣凌人!

    我本來想直接承認自己身份的,但是轉念一想,我現在是天階中品第三檔了,距離天階上品只有一步之遙,理論上和木頭差不多,不知道實戰怎么樣?

    我突然很想和木頭切磋一下,畢竟我能走上這條道路,當初也離不了他的教導。當年看到木頭出色的身手,我的心中也是無比神往,心想自己什么時候才能和他一樣,現在正好試一試啊。

    于是我便默不作聲,同樣揮舞拳腳和木頭打了起來。

    砰砰、啪啪!

    我們的拳腳不斷撞在一起,發出極其激烈的聲響,瞬間就交手幾十個回合。曾幾何時,我在木頭手上一招都過不了,現在已經能和他纏斗這么久了。

    木頭顯然不知道我是從哪冒出來的高手,怎么還跑到飛龍特種大隊來了,神色詫異之間,狠狠一拳砸向了我。

    我也毫不畏懼,同樣狠狠一拳砸了過去。

    "砰"的一聲,我們的拳撞在一起,同時覺得胳膊發麻,接著人也"噔噔噔"往后退去。

    我看得清清楚楚,我退出去五步,木頭退了四步。

    唔,看來我和木頭還是有點差距,不過這差距明顯已經沒多大了。

    這已經讓我很興奮了!

    "金剛拳?!"木頭終于認出我的拳路,十分詫異地說:"你到底是誰?"

    我"嘿嘿"地笑了起來,說木頭叔,是我啊!

    木頭不認識我這張臉,卻認識我的聲音。

    "張??張龍?!"木頭吃驚地上下看我:"張龍,這是怎么回事,難道你借尸還魂了么?"

    借尸還魂?

    看來木頭不知道我還活著的事,二叔的嘴巴也太緊了,每天朝夕相處的兄弟都不說啊。不過,木頭這也是少有的,突然見到我后不會害怕的人了,這就叫做平生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哪怕我就真的是鬼。木頭也有信心,我不可能傷害他的。

    "沒有!"我笑呵呵說道:"我本來就活著,只不過易了下容而已。"

    我拍拍自己的臉,告訴木頭這些都是假的。

    五行兄弟常年走南闖北,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沒見過啊,木頭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但還是詫異地問我:"你不是已經被槍斃了嗎,怎么還活著呢?"

    這件事情要說,當然話就長得多了。

    我先問他:"二叔呢?"

    木頭告訴我說,二叔他們去外面執行任務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果然是這樣的。

    我很無奈,但有木頭在這。我也算有了點主心骨,有個可以商量的人,便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完完整整地給木頭講了一遍。

    木頭聽完也是吃驚不已,難以想象我的身上竟然發生這么多事。

    木頭來到我的身前,擁抱著我說道:"龍,你受苦了!"

    真的,就這一句話,差點讓我流出淚來。

    我是多堅強的一個人啊,喬戈爾差點掐死我,沒哭,上原飛鳥把我丟進海里,也沒哭。現在,因為木頭的一句話,我的眼睛迅速紅了,積攢了許久的委屈涌上心頭,讓我情不自禁地抱住他,哽咽地叫了聲:"木頭叔!"

    "孩子。知道你心里難受,想哭就哭吧!"

    在我心里,木頭和二叔是一樣的,我可以沒有爸爸媽媽,但是不能沒有二叔他們。

    他們就是我的倚靠,我的后盾。我避風的港灣。

    "叔!"我靠在木頭的肩膀上,終于放聲哭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可能有半小時,也可能有一小時,慢慢的、慢慢的,心里才好受了許多。

    木頭這才問我:"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我說:"劍神被藤本一郎關起來了,得把他救出來。"

    "這個你倒不用擔心。"木頭說道:"古老頭剛才告訴我了,魏老已經把童耀和河西王調到天城,八成是要去東洋斬殺喬戈爾和救劍神了。"

    童耀和河西王都去了,南王等人應該也去了吧?

    也好,劍神的事不用我操心了。

    接下來,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去找魏老報仇了!

    當然,這事不能和木頭說,他對國家和上級那么忠誠,肯定不會同意我的所作所為。

    "那就好!"我松了一口氣,對木頭說:"那我就先走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投资理财平台app 000977浪潮信息股票 恒大股票 纵横配资 大配资 越大配资 2019股票配资平台网址 期期盈配资 股票融资费用ˉ杨方配资开户 基金配资合法性 什么是股票 股票融资融券要多少钱才能 杠杆炒股就择卓信宝配资优异 配资平台千层金 紫金矿业股票分析 股票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