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1315 河西王落網

章節目錄 1315 河西王落網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突然有人攔住去路?

    這當然是件不可思議的事,這么一大群差人出現,普通百姓躲都來不及呢,哪敢攔路。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但這又是事實,王元培走在最前面,他站住了,一大群人也站住了,我們幾個不由自主向前張望,當時就驚呆了,前面確實有人攔著,但那人不是別人,是我二叔!

    沒錯,就是二叔,自從鳳凰山一別,我就和他沒聯系了,我以為他還在外面出任務,原來他也回到榮海了么。

    縣城不大,先是廣場發生混戰。接著出動這么多差人,消息很難不傳到二叔的耳朵里。

    二叔穿著一套很普通的運動服,他開服裝廠后,也沒改變穿衣風格,總是一副很隨性的打扮。二叔雙手插兜,攔在王元培的身前。王元培怒罵過一句后,二叔沒有什么反應,還是沉默地站在王元培身前。

    "我讓你滾開,聽到沒有!"王元培指著二叔的鼻子,怒氣沖沖地道:"不然把你銬起來了!"

    也不能怪王元培發火,二叔這行為算是阻礙公務了。

    二叔慢條斯理、不緊不慢地摸出份證件來,在王元培的眼前晃了一下。

    王元培頓時一驚,"啪"地沖二叔敬了個禮,說道:"長官!"

    這一幕我見過好幾次了,知道二叔拿出的是飛龍特種大隊的證件,級別還挺高的,能夠號令各地差人。二叔他們憑著這個身份。走遍大江南北沒有阻礙,只有在天城的時候受過一些委屈--這實在是沒辦法,天城的大佬太多了,有些古老頭都惹不起,何況二叔等人。

    二叔點了點頭,用下巴指了指我們這邊。淡淡地道:"怎么回事?"

    王元培再次敬了個禮,說道:"報告長官,他們幾個當街行兇,被我抓個正著ⅷⅷ"

    話還沒有說完,河西王從人群后面走了出來,邊走邊說:"搞什么呢,怎么不走了啊ⅷⅷ"

    一樣,話還沒有說完,河西王就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了二叔。河西王當然認識二叔,之前還被五行兄弟揍了一頓,理論上來說,論單打獨斗,二叔不是河西王的對手,但兵就是兵、賊就是賊,無論什么時候,都不會反過來的。

    二叔眼睛一瞪,大聲喝道:"李振東,往哪里跑!"

    就這一聲大喝,嚇得河西王魂飛魄散,登時轉身就跑!

    按理來說這是榮海,二叔又只有一個人,河西王怎么都不至于嚇成這樣,但一來出于本能。看到二叔確實心虛,二來身邊也沒什么兄弟,所帶的人基本都被我們給干掉了,眼下能用的人只有王元培,還正給二叔敬著禮!

    此時不跑,何時再跑?

    二叔倒也沒追。而是沖王元培說:"你在哪里當差的,怎么和李振東那種通緝犯攪在一起?"

    "我ⅷⅷ"王元培的臉都紅了,實在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他當然知道河西王是通緝犯,可河西王的權勢確實很大,能夠決定他的生死、命運,不聽他的行嗎?

    二叔板著臉說:"你可是當差的,和這種人搞在一起,對得起你頭頂的國徽嗎?!"

    二叔當街就教訓起王元培來,本來垂頭喪氣、跟在隊伍中間的楚正明,聽得那叫一個過癮,別提心里多痛快了。就差當場叫好了。

    我卻心急如焚,大聲叫道:"二叔,別管他了,先抓河西王啊!"

    二叔怎么回到榮海的我先不管,報復王元培什么的也不著急,當下最要緊的是河西王啊,趁著河西王身邊沒人,就得要他的命。否則等他回了省城,手里有權、身邊有人,再想抓他可就難了。

    二叔卻是一點都不著急,反而淡淡地說:"跑?他跑得了嗎?"

    看到二叔這么淡定,我似乎明白過來什么,立刻回頭朝著河西王看去。

    就見河西王已經竄出去幾十米遠,但是與此同時,街道兩邊突然躍出幾個人影,可不就是金槍、木頭和水牛嗎,三人各施拳腳,朝著河西王圍攻上去。但河西王仿佛早就知道會有這出。身子一閃又鉆進了旁邊的小巷之中。

    我的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河西王會跑了,在榮海還好收拾他,等他回了省城,那就真是放虎歸山了。

    但是我多慮了。

    隨著幾聲槍響傳來,河西王硬生生被逼了出來,緊接著土匪從小巷里走出來,手里端著一支粗糙的土槍,槍口還冒著煙。

    顯然,河西王夠聰明,但五行兄弟更聰明,好歹抓捕過那么多通緝犯。怎么可能輕易放走河西王呢?

    金槍、木頭和水牛再次一哄而上,土匪則在四周游走,不斷開槍,這也是他們的老戰術了,老套但是管用。五行兄弟齊上,就連南王和春少爺都撐不住。更不用說河西王一個天階上品,二叔根本就沒出手,抱著雙臂,很從容地觀戰。

    金槍等人配合默契,真的是太會打,先封住河西王的所有退路。接著一步一步將其控制。

    河西王知道這次如果落在五行兄弟手里,就真的完蛋了,所以也挺著急,發出一聲又一聲的怒吼,不斷做著困獸之斗。身為最早跟隨春少爺,殺手門的天階上品之一。河西王當然是很有本事的,但是再有本事,也不是金槍等人的對手,眼看著他徹底陷入被動,只剩下最后的掙扎和抵抗,明眼人都知道他完蛋了。

    二叔看著這幕,喃喃地說:"總算抓住一個A+級通緝犯,不枉我們哥幾個重新加入飛龍特種大隊了ⅷⅷ"

    之前王元培聽到我叫二叔,知道這次踢到鐵板,立刻過來將我們幾人放了,并將我們幾個帶到二叔身前,點頭哈腰地說:"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是您的侄子ⅷⅷ"

    二叔皺著眉說:"我侄子又怎么樣,只要他犯了法,該抓還是要抓!"

    二叔也是嘴上說說,我要真被抓了,他比誰都著急。

    王元培知道這是場面話,趕緊說道:"就算犯法,也輪不著我管,榮海還有楚正明呢不是?老楚、老楚,過來!"

    楚正明立刻一溜煙地過來了。

    王元培說:"這幾個人就交給你了,是抓是放,你說了算!"

    王元培知道楚正明和我關系好,所以把球踢給楚正明了。

    楚正明愣了下說:"您不是把我開除了嗎?"

    王元培之前說了,隨后再和楚正明算賬,意思不就是要開掉楚正明嗎,所以楚正明之前一直悶悶不樂。王元培之前那是沖著河西王,現在河西王都快倒了,肯定得換口吻,立刻說道:"誰說我要開除你啦?你剛正不阿、鐵面無私。大家都夸你呢,盡管好好干吧,升職指日可待!"

    王元培一邊說,一邊拍著楚正明的肩膀。

    楚正明當然哭笑不得,這才叫做大起大落,之前還以為自己完了,轉眼間又升起來了,忍不住回頭對我說:"自從跟了你啊,這每天就跟過山車似的ⅷⅷ"

    看到楚正明接手了,王元培立刻說道:"長官,我就不妨礙您抓人了,我省城還有點事。就先撤了。"

    得到二叔的許可后,王元培率領眾人抹頭就走。

    與此同時,河西王也被抓起來了,金槍等人按著河西王,將他扭送到了我們這邊。

    "大哥,河西王帶到!"

    "大哥。我們把河西王給抓來了ⅷⅷ"

    金槍等人均是喜氣洋洋,臉上是擋不住的喜悅,自從重新加入飛龍特種大隊,這還是他們抓到的第一個重量級通緝犯。南王和春少爺沒抓到,抓個稍低點的河西王,也算能交差了。

    再看河西王,蓬頭垢面、渾身灰土,一臉的垂頭喪氣,一過來就說:"火拳,別這樣,咱們商量一下,只要你放了我。給你們兄弟一千萬ⅷⅷ"

    二叔冷笑著說:"你覺得錢能買得動我們兄弟幾個?先把他帶回廠子里去!"

    金槍等人立刻押著河西王就走。

    "兩千萬!三千萬!五千萬ⅷⅷ"河西王不斷加碼,但是二叔他們完全無動于衷,依舊按著河西王往前面走。

    二叔他們當然不是不愛錢了,要真不愛,就不會開服裝廠,幾年下來忙得跟狗一樣。但是他們,更愛用自己的雙手賺錢,而且是干干凈凈,沒有任何污垢的錢!

    而且抓捕到這樣一個重量級的通緝犯,其成就感可比錢來的爽快多了。

    因為理論上來說,這里可是河西,想抓河西王、難如上青天。這次能抓成功,完全是天時、地利、人和,但凡有點不合適的,河西王就逃之夭夭了。二叔他們抓捕過多少通緝犯,其中不少是都是當地一方諸侯,沒有誰比他們更了解這個道理。

    所以二叔笑得嘴都合不攏了,摟著我的肩膀說道:"張龍啊,這次真是多虧了你ⅷⅷ"

    我也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跟河西王這一番爭斗、追逐、廝殺,最后是便宜了五行兄弟!

    什么叫做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今天算是看得清清楚楚。

    不過我還是很開心,因為這漁翁是我二叔啊ⅷⅷ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最安全的网上理财平台排名 股票分析师炒股厉害吗 股票交易费率怎么算 K线猎手 股票配资风险 现货白银持仓过夜 策中策配资 葛洲坝股票分析 龙溪股份股吧 股票分析师月收入多少 国内p2p理财平台跑路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炒股怎样融资 股票行情分析方法 股票配资门户e典范简配资 配资盘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