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1300 爭吵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總之,部落的人分成兩撥,一撥負責覓食,一撥負責尋找薩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負責尋找薩姆的這撥被稱之為敢死隊,八個人,分成四組,分別是南王和我、紅花娘娘和程依依、春少爺和趙虎、麥淵和小野。無論誰發現薩姆,就立刻放出信號彈,召集其他的人前來,其實這八個人,我覺得未必是薩姆的對手,但是別無辦法,只能拼一拼了。

    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仿佛流年不利,戰斗力不斷地在縮減。

    先是殺手門和隱殺組的人被抓,接著烏干達和其他野人退出,最終只剩我們這八個人。南王和春少爺聯手,應該能撐一段時間。再加紅花娘娘和麥淵,以及我們四個小輩,或許真有可能會贏--都這個時候了,除了這么安慰自己,還有其他辦法?

    烏干達不參與了,但也不管我們。行動還算自由。

    還是那一句話,薩姆再強,不可能監控全山,他的目的是烏干達,只要我們足夠小心,一定能找到他!

    于是從今天起,我們便兩人一組,定時定點到山中巡查,小心翼翼尋找薩姆的下落。一開始很緊張,總覺得隨時都能看到薩姆,結果一連好多天過去,薩姆的毛都沒摸著。當然也確實有些蹤跡,比如廢棄的火堆、雜亂的腳印,基本可以判定薩姆還在四周晃悠。

    但,薩姆好像不大愿意和我們碰面,自始至終沒跟我們打過照面。

    部落的人按照麥淵吩咐,二十個人一組出去狩獵。雖然打不到多少東西,但也聊以果腹,起碼不會被薩姆殺。

    后來的一段時間內,連這些痕跡都沒有了,薩姆就好像消失了一樣,但是我們仍沒掉以輕心,每天很仔細地搜尋鳳凰山。有人懷疑薩姆是不是走了,但南王認為沒有,薩姆的目標是烏干達,未完成這個目的,是不會離開的。

    所以南王堅持要留下來,繼續每天搜尋。

    當然,我們也不只是搜尋,偶爾走得累了,也會練練功、打打拳,有南王在身邊,還能指點我下。其他人也是一樣,紅花娘娘會指點程依依,春少爺也會指點趙虎,雖然趙虎還沒突破天階,但也受益匪淺,掌握不少外家功夫。

    鳳凰山確實是個福地,山好水好、什么都好,天地之氣也比其他地方充盈。我和程依依每天繼續練氣。

    到了天階,果然如黑狼所說,每一檔都寸步難行,但難行不代表不行。得益于這塊福地,我們還是有進步的,隨著源力不斷精進。也達到了天階下品二檔境界,再練一段時間估計能到三檔,我和程依依都想快點進步,這樣面對薩姆時,能多幫一點忙。

    我們急,趙虎更急,直到現在他都沒有突破天階,眼看進來鳳凰山都兩個月了,還是一點希望都沒,急得他火燒火燎。

    據他自己說,只差那么一丁點了,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就是突破不了。

    想起我和麥淵、程依依的經歷,我對趙虎說:"沒準你到外面去轉一遭,或者見曉彤一面,就突破啦!"

    我和麥淵都是出山以后才突破的,至于程依依,是看了我一眼突破了的,不管能不能成,可以試一試啊。春少爺也支持趙虎去,說是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如果轉一趟回來能入天階,也算是提升總體戰斗力了。

    如此,趙虎終于下定決心,到外面去走一遭了。

    --正好,我們隔絕世界已經一月有余,讓趙虎去看看外面的情況也未嘗不可。

    趙虎走了后,我們就剩七人,但還是分成四組,春少爺一個人一組。

    我還和南王一起。上山下溝、穿林過樹,四處尋找薩姆。

    累了,就在原地歇歇,打兩套拳什么的。

    南王還把他的拳法傳授給我,完整的一套有三十六式,叫金剛拳,當初"劍神"教給他的。南王說,我現在是練刀的,按理來說一門心思練刀就行,功夫這東西總是貴精不貴多的,不過學會了也沒什么累贅,如果有天不小心刀被繳了。起碼還有其他招式應付,不至于就耍一套軍體拳。

    南王在我面前打了一遍金剛拳,我基本就學得有模有樣了。

    再打給南王看,呼呼喝喝、虎虎生風,南王滿意地點頭,說很好。再配合源力使用的話,威力會更上一層樓的。

    我說:"配合源力,我知道的,就是將丹田中的源力聚集到拳頭上來,然后狠狠地打出去。"

    我一邊說,一邊握緊拳頭。調動體內的源力,然后"哈"的一聲,打出爆炸似的聲音。

    南王捏了一下我的拳頭,搖搖頭說:"原理你明白了,可惜源力調動的還不夠,只發揮出你一半的源力而已。當然。這需要精準的源力調控,你慢慢來、不著急,還是以刀為主,閑了再練練拳。"

    南王又講起來:"即便是刀,你已經天階下品二檔的實力了,應該學著將源力外放,附著于刀上,以達到更強的威力。現在用這一招為時過早,但是提前練練不是壞事。"

    源力外放,這我是知道的,春少爺時不時亮出的劍氣,能夠隔空傷人,甚至殺人,讓我非常羨慕。

    我進入天階后,就試過源力外放,但只能放出來一點點,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連一片樹葉都削不下來,知道自己實力不足,就沒放在心上。在南王的指點下,我又開始練習這門現階段看上去沒什么作用的技能,我手握著鋼刀,一點一點將源力放出,能以肉眼看到刀身上繚繞著一些氣息。

    我呼了口氣,用力將刀揮出,一股勁氣瞬間射出,"啪"的一聲,地上的一根小草彎了下腰,不過并沒斷掉。

    "哈哈??"我笑起來:"連根草都削不斷呢。"

    "那沒關系,這是你源力還不足。現在先熟悉下怎么操作,將來隨著源力足夠充盈,再用這招就能得心應手。"

    "好的。"

    我繼續一下一下揮舞著刀,要使源力外放,我發現還挺費精力的,一會兒就覺得很疲憊了,怪不得春少爺他們極少使用這一招呢。

    "練吧,沒壞處的。"南王斜躺在一棵樹下,悠然地看著我。

    "嗯。"

    我一邊揮舞著刀,一邊和南王隨意聊天。

    "爸,你說薩姆在干什么?"

    "他能干什么,想辦法抓烏干達唄。"

    "烏干達看樣子不出來了。他就在這守一輩子啊?"

    "那肯定不會,如果實在沒有希望,薩姆八成就走了吧。"

    "那你說他現在走了沒有?"

    "誰知道呢,這不是讓趙虎去外面看看情況么。我是希望薩姆沒走,咱們已經沒有其他路可選了,最好能在這地方就干掉他。"

    因為寧老和魏老斗氣。殺手門和隱殺組的人成了炮灰,如果我們一年之內干不掉薩姆,大家都得玩完,所以我能理解南王的迫切之心。

    "要是咱們在這守上一年,薩姆還沒蹤跡??"我苦笑著說:"就別出去啦,出去也是個死。"

    "那肯定不行,老羅他們還被關著。"

    "你打算怎么辦,強搶啊?"

    "不。"南王咬牙切齒地說:"我一定會在一年內殺掉薩姆的!"

    我倆正聊著天,突然有輕微的腳步聲傳來。

    我和南王都是大吃一驚,迅速朝著某個草叢鉆了進去。這么長時間了,總算聽到其他人的腳步聲,難道薩姆終于來了?隨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我和南王悄悄把頭探出去,卻發現不是薩姆,而是春少爺。

    因為趙虎出山了,只有春少爺一個人。

    春少爺揮舞著長劍,沖我們這邊招手:"出來吧,是我。"

    我和南王只好走了出去。

    "怎么是你,瞎晃悠什么呢?"南王問道。

    "我怎么是瞎晃悠了。"春少爺氣鼓鼓說:"我不是搜尋到這里了嗎?"

    "有薩姆的蹤跡嗎?"

    "要有,我還能站在這?"

    兩人雖然是合作的關系,但一見面就得斗嘴,跟吃了槍藥似的。

    南王擺著手說:"行了,沒事繼續找去吧。"

    春少爺說:"找他媽半個多月了,開始還有點蹤跡,現在一點都沒有了,還留在這有意思嗎,出去算了。"

    南王嘆著氣說:"再堅持一下吧。"

    "堅持多久?"

    "再等一個月吧,一個月要是還沒蹤跡,咱們就走??當然,我希望有蹤跡,出去外面更沒希望,東亞那么大的地方,上哪去找他啊!"

    南王這話說得沒錯,鳳凰山是大,但是相比華夏,相比東亞,已經小的多了,起碼范圍在這放著。

    "還要一個月,我在這真是呆夠了,連個澡都沒法好好洗,我當初真是信了你的邪,才跟你來到這種鬼地方!"

    "哎呦,別抱怨了,咱們齊心協力,早點干掉薩姆,早點完事!"

    南王不想和春少爺吵架,轉身就準備走。

    然而就在這時,春少爺突然狠狠一劍刺了出去。

    不偏不倚,正中后心,劍尖從南王的前胸穿了出去。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做股票分析挣钱吗 印尼股票指数 股票推荐3只黑马票黑 子基金配资 闲钱3000元如何理财 专炒一只股票的股民 互联网理财平台类网站 股票行情软件推荐 大配资 互利计划 模拟炒股软件 股票涨跌测试器 基金配资哪家好 股票涨跌幅排行榜 老牌配资 澳通金服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