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1126 濃郁的殺氣

章節目錄 1126 濃郁的殺氣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許飛放棄關正,轉而將目標投向吉爾,事實證明是正確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吉爾是B級改造人,也是關正在徽省最器重的心腹,堪稱二號人物,很多秘密肯定是共享的。許飛將吉爾灌醉以后,潛入書房,打開了吉爾的電腦,上面果然有份記載戰斧派往各處的臥底資料。

    關鍵是不僅有南宮卓和殺手門的人,還有隱殺組的人!

    絕不可能是偽造的,因為上面清清楚楚地記載了這些臥底的各種信息,什么時候加入的戰斧,誰引薦的、誰介紹的,聯系人是誰,做過什么貢獻。傳過什么情報??

    十分詳細。

    當時的我真的太驚訝了,我都不敢相信這種事情能發生在隱殺組的身上,當我又問許飛都有誰時,他告訴我,都是些大人物。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大人物!

    能讓許飛稱之為大人物的,至少也是天階以上的成員吧,戰斧真是太可怕了,竟然都滲透到隱殺組的天階了。現在,隱殺組也不用笑話殺手門了,無非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區別,而且沒準大家都是一百步,半斤八兩、不相上下!

    我實在是想不通,戰斧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讓這些不缺錢、不缺權的家伙們紛紛叛變?

    我真的太想知道都有誰了。所以迫不及待地問了一下,但許飛還沒來得及說,就有聲音響了起來,漢語十分生硬,明顯是個老外。

    難道是吉爾嗎?

    我的一顆心砰砰直跳。腦子里也嗡嗡直響,不知道許飛怎么應付接下來的局面。

    "啊,沒事,我就隨便看看??"許飛的聲音很是平靜,具備一個臥底應有的素質。

    與此同時,許飛把電話也掛掉了。

    我急得抓心撓肝,不知道接下來怎么樣了,許飛有沒有逃過一劫,還是被吉爾給抓起來了?但是我又不敢再打電話,生怕給許飛添麻煩,只能站在原地走來走去,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程依依問我怎么了,我便把剛才的事給她講了一下。

    程依依對我說道:"許叔叔可是專業的臥底,肯定有法子應付這種局面,而且吉爾不是喝多了嗎,腦子肯定不會太清醒的!你也不要太著急了,沒準許叔叔一會兒就打來電話了。"

    程依依分析的很有道理,我也希望事情像她說的那樣。

    于是我就等著,耐心等著,但是心里依舊翻江倒海。只能不斷祈禱許飛千萬別出事情!

    這么一等,就等了半個多小時,還是一點消息都沒。無論出了什么事情,但凡許飛能夠解決,半個多小時也夠了吧。怎么著也該給我打電話了。我隱隱有種不太好的預感,心里很是著急,可又不敢給許飛打電話,我可是小南王啊,和許飛一聯系,不是更糟糕嗎?

    "我打。"程依依說。

    程依依之前和老乞丐在徽省混跡,辦過一個徽省的號,后來也沒換過,由她來打最合適了,哪怕假裝打錯電話都沒問題。

    程依依打過去了。沒有人接。

    再打,還是沒有人接。

    這可怎么辦呢?

    這到底是有事還是沒事?

    我更加心急如焚了,許飛是受了我的托付才去找吉爾的,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死一萬次都不能抵消我的錯失!

    不行,我不能干坐著了,萬一錯過了救援許飛的最佳時機怎么辦?

    我本能地就給老領導打電話了。

    老領導是許飛的上司,由他來救許飛是最合適的--雖然不一定救,確定許飛是否安全總有必要。飛龍特種大隊培養、安插一個臥底也不容易是吧,不能眼睜睜看著許飛出事情吧?

    電話很快撥通。

    自從發生過南王被圍攻的事后,我一直都不愿意聯系老領導,他也知道個中原因,一樣不聯系我。

    要不是因為許飛,我真不想給他打這個電話!

    "干嘛?"老領導的語氣隱隱有些不悅。

    靠,之前他利用了我。他還不悅?

    我強忍著頭皮,將之前的事給他說了一下,希望他能派人確認一下許飛的安全,如果許飛真的出了事情,還希望能救一下。

    老領導的能力絕對沒有問題,上次卡羅爾設局圍攻南王,卻被老領導黃雀在后給吃掉了。卡羅爾手下多少B級、C級、D級的改造人啊,就那樣無聲無息地消失了,足以可見飛龍特種大隊的強大!

    收拾個B級的吉爾,救出許飛。更加輕而易舉吧?

    但讓我沒想到的是,老領導竟然沉默了。

    我有些著急地說:"老領導,上次沒救楊云,可能是你時間上來不及;這次許飛,您派人去調查一下總可以吧?您培養出個臥底也不容易。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出事吧?"

    老領導終于開口,沉沉說道:"第一,幫你調查南宮卓,不是我吩咐他的,他有自己的本職工作。卻去幫你的忙,死了也是活該;第二,還是之前我說的那句話,既然去當臥底,就該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除非他自己主動求救,否則我不會去幫他的。"

    "他被抓起來了,還怎么主動求救?"

    "那就沒辦法了,我不可能消耗人力物力去調查一個臥底的安危,一不小心暴露了怎么辦,不是更加得不償失?"

    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邏輯!

    我很激動,也很憤怒地說:"老領導,你能不能有點人情味啊,這些可都是你派出去的臥底,萬一有個三長兩短,你也很心痛吧!我都跟你說了,許飛有可能處于危險之中,你就不能去調查下嗎,調查一下就可以啊!"

    老領導又沉默一陣,繼續說道:"這樣的事以前不是沒發生過,曾經有個臥底并沒向我求救,但我聽到風聲,得知他正處于危險之中,所以趕去救他。但沒想到,他本來能自己處理的,因為我的插手,讓他身份暴露,反而死得更快了??張龍,你不是這一行的,不知道規矩都是怎么來的。每一條看似冷血無情的規矩背后,都有一樁冷冰冰、血淋淋的案例啊!"

    雖然老領導說了這么多,但我還是無法理解,因為曾經有人死了,就放棄一切可能了嗎?

    "向我求救,說明他還有生的希望;沒向我求救,說明他沒事,或是沒希望了??這個道理,你很難懂嗎?"

    "我不懂!"我大吼著:"你不救,我救!"

    讓我冷靜下來考慮老領導的話真的是太難了。而且他說的不一定就對,什么叫做沒向他求救就是沒希望了,萬一許飛手腳被綁,求救不了怎么辦呢?

    我要去黃山了,必須要去黃山。除非親自確定許飛沒事,否則我的一顆心根本放不下來,如果許飛有難,正好救他出來!

    都不用我開口,程依依就立刻說道:"我和你一起去,這次你休想甩開我!"

    沒有辦法,只能一起去了。

    還是老規矩,先到揚州去易個容,否則我們根本進不了徽省。開車已經不能滿足我們對速度的要求了,好在慕容家的后院就有輛直升機。我們立即趕去,慕容青青已經安排好了飛行員,先帶我們過去揚州。

    本來兩個多小時的路程,不到二十分鐘就到達了。

    直升機停在城中村前面的廣場上,我和程依依奔向盜圣、盜神兩口子居住的地方。此時已經晚上九點多了,雖然不是太晚,城中村里已經烏漆抹黑。我和程依依奔著奔著,突然停下腳步,因為我倆都察覺到,一股很濃郁的殺氣傳來,以至于我們倆身上的汗毛都立起來了。

    這實在是太怪了,揚州這個地方竟然有人想殺我們?

    上次是楚斜陽,這次又是誰?

    還有,李賀春那家伙是吃干飯的嗎,怎么老是讓這種人進入自己地盤?

    我和程依依并不知道是誰,但都本能地將武器拿出來,同時背靠背地站好,觀察著左右和前后。

    現場雖然黑漆漆的,但是那股殺氣愈發強烈,主人似乎刻意釋放出來,是在警告我們。

    是誰,這么囂張!

    就在這時,突然有腳步聲"噔噔噔"朝著我們這邊而來。

    我和程依依握緊了手里的武器,眼睛直勾勾盯著黑漆漆的小巷。

    人影漸漸浮現,竟然是個女人。

    紅云!

    沒錯,就是二條的女朋友,紅云。

    紅紅死了以后,紅云作為紅紅二號,獲得了我們大家的認可,從此陪伴著二條闖蕩江湖了。

    怎么是她?!

    我很吃驚,剛想問她怎么回事,紅云就滿臉焦急地沖我們喊著:"快走、快走!"

    "到底怎么了?"我皺著眉問她。

    "二條要殺你們,快走!"紅云沖我們大吼著:"他已經在這等你們好幾天了!"

    什么,二條竟然要殺我們?!

    與此同時,我果然看到紅云身后的不遠處,有人正拎著一柄寒光閃閃的刀,朝著我們這邊疾奔而來,殺氣也越來越濃郁了。

    沒錯,就是二條,雖然我們暫時看不清他的臉,但對他那柄殺人無數的殺豬刀可太熟悉了。

    "走!"

    程依依猛地一拉我手,轉身就往回跑。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股票指数几个点怎样换算 股票推荐买入强推 京东方a股票 南宁配资 比较靠谱的理财平台 蓝胜配资 佳境配资 贝格富配资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浙江雷曼期货配资公司 先锋新兴市场股票指数基金 上海期货配资利息 期货配资找久联优配 在线理财平台有哪些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p2p理财平台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