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1114 B計劃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說著,紅花娘娘便帶我和程依依進入殺手門的總部。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經過昨天晚上的一場大戰之后,殺手門中已經有不少人認識我了,之前只聞我名、不見我人,現在知道我長什么樣子。而且我和程依依都是隱殺組的人,身為隱殺組的人還進入紅花大樓,這也是史上第一次了,可想而知有多少人朝我看來!

    不過一來有紅花娘娘帶路,二來眾所周知,我是奉了魏老命令來查南宮卓的,最起碼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沒人敢攔著我。

    所以,我們很順利地進入紅花大樓。

    紅花娘娘還問我們,要不要去看望下老叫花子?

    要看,當然要看!

    紅花娘娘又帶我們進入地牢。照舊來到禁閉區的盡頭,老乞丐又被關在這里了,四肢被層層鎖鏈捆著。想到自己三番兩次都沒能把老乞丐救出來,別提我的心里有多難過了,忍不住開口叫了一聲:"師父!"

    程依依也是一樣。叫了一聲師父之后,和我一起奔向牢籠。

    老乞丐已經醒了,也知道了昨天晚上發生過的事情,看到我們過來,身上的鐵鏈嘩啦作響,也著急地說:"依依,你沒事吧?"

    程依依說:"師父,我沒事!"

    老乞丐又說:"沒受傷吧,聽說昨晚一場大戰!"

    程依依搖了搖頭:"師父,我沒受傷。一點事都沒有!"

    "那就好,那就好!"老乞丐有些激動地說:"以后別再管為師了,別再做那么傻的事了,多危險啊!"

    "不,師父。我一定要救你!"

    "救什么救,為師今年已經六十七了,早就活夠了!你還年輕,千萬別把自己搭上??"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可真是師徒情深,就是把旁邊的我忽略了??

    搞什么,昨天晚上冒著巨大風險進入地牢的人可是我啊,背著老乞丐逃出兩條街的也是我啊,怎么就跟完全看不見我似的,眼睛里面只有程依依啊!

    "沒事的師父,我和張龍已經想好對策了,一定能把你救出去的!"

    "哎,張龍,你也來了??"

    直到程依依提起我,老乞丐才像剛看見我似的。

    我氣不打一處來,擺著手說:"走了、走了,老家伙,我不救你了!"

    開玩笑的,怎么可能不救呢?

    昨天晚上的事,老乞丐知道的清清楚楚。這時候又苦口婆心地勸著我和程依依,讓我們放棄吧,別再追查南宮卓了,殺手門那么多精英都沒查出來,我們又能有什么辦法?

    我們當然不同意了。說還有一個月的時間,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下去,沒準奇跡就發生了呢?

    老乞丐搖著頭:"南宮卓背后,不知牽扯著多少人,你們還要追查下去,怕是有危險啊!"

    我們什么都怕,就是不怕危險,要怕的話,就不可能走到今天了。

    三番兩次,老乞丐都無法說服我們。最終怒氣沖沖地對我說道:"張龍,你要尋死,別帶上程依依,有能耐一個人查去!"

    我也和他較上了勁:"不帶就不帶,我本來就打算自己去查!"

    說完,我轉身就走。

    程依依追上來,同樣怒氣沖沖地說:"我可告訴你啊,別想把我丟下,我也是師父的徒弟!"

    昨晚的事,程依依已經有心理陰影了,生怕我再把她丟下。

    跟著紅花娘娘出了地牢,她又帶我們去南宮卓的住所。南宮卓在天城呆了許多年,錢也攢下不少,但是并未置業,就在紅花大樓有個單間宿舍。里面也沒什么高級的生活用品,可以說是很簡單、很樸素了。

    "就是這里。"紅花娘娘推開一個房間的門,說道:"南宮卓的全部遺物都在這了。"

    我和程依依走進去,真的很難想象一位殺手門的天階上品,會過著如此寒酸的生活,連個稍微大點的電視都沒。

    看看紅花娘娘,都有一套小的四合院了!

    當然,要比寒酸,肯定沒人比老乞丐更寒酸,這也是個人所選擇的生活吧。

    我和程依依分別在屋里游走、翻看。就是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和衣物,確實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其實你們不用找了。"紅花娘娘說道:"我們都找過了,甚至連地上的地磚都翹起來過。"

    殺手門要查一個人,肯定比我細致的多。

    "他的手機呢?"我問。

    "在這。"紅花娘娘將一臺老式的諾基亞拿了出來,還是按鍵式的。不超過兩百塊錢。

    這種手機功能極少,幾乎就只能打電話和發短信了。我接過來,翻看著通話記錄和短信記錄,同樣沒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電話本里倒是存著關正的手機號碼。也和關正通過幾次電話,但是這不能證明他是戰斧的人,身為殺手門的高層,還和戰斧有過合作,和戰斧有聯系太正常了。

    看來殺手門還真是一切都查過了。我和程依依再怎么查也跳不出他們的圈子。

    "關正知道南宮卓死了嗎?"

    "知道。"紅花娘娘說道:"他還打來電話慰問,我們想套他的話,但他機警的很,始終不承認南宮卓是戰斧的人。"

    具體怎么套的我不知道,總不可能直接就問關正。

    "再沒其他的遺物了?"

    "沒了。"

    "二條和紅云也問過了?"

    二條和紅云是南宮卓的徒弟,或許知道什么。

    "問過了,他們也不承認,甚至還很生氣,說他們師父怎么可能是戰斧的人!"

    二條和他師父關系還是很好的,畢竟處了幾年,當初就是南宮卓把二條帶出縣城,還把紅云送到他的身邊,算是救了他一條命。南宮卓的所作所為,二條和紅云顯然也不知道,所以才會那么生氣。

    本來還打算和二條見一面的,現在看看還是算了,等我找出南宮卓是戰斧的證據,再去和他見一面吧,否則我倆要打起來。

    一上午過去了,果然什么收獲都沒有。

    我和程依依能想到的,殺手門的各位前輩、精英早想到了。

    中午,紅花娘娘帶我們去餐廳吃了個飯。

    吃過飯后,我和程依依說要回去。

    在殺手門一無所獲,還留在這干什么呢,紅花娘娘詢問我們接下來怎么辦。我說還不知道,回去再商量吧。

    沒辦法,紅花娘娘將我們送出紅花大樓。

    我們沒有坐車,而是走著回去,隔著兩條街才是隱殺組,足夠我們說很長時間的話了。

    "要執行B計劃么?"程依依問我。

    我們昨晚商量過了,A計劃就是來查南宮卓的遺物和住所,如果一無所獲,就得執行B計劃。

    所謂的B計劃,就是親自到徽省。深入戰斧的腹地。南宮卓是戰斧的人,那邊一定會有線索,起碼關正是知道這件事的。毫無疑問,這個計劃風險太大,我和程依依早被戰斧上下給通緝了。別說找關正了,怕是徽省的邊都進不去。

    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一定要想辦法混進徽省,想辦法接近關正!

    "對,執行B計劃。"

    我轉過頭,剛想繼續和程依依說,但她已經打斷了我。

    "你不會是想說,讓我留在天城,你一個人去吧?我告訴你,門都沒有。無論你去哪里,都休想甩掉我!"

    這就是程依依的決心,不只是為了老乞丐,還因為我是她的男朋友,她不放心讓我一個人去。

    我們之前迫于形勢,不得不分開了一段時間,那段日子對我來說簡直是種煎熬,說是度日如年都不過分;現在總算在一起了,我卻千方百計想甩開她,人生有太多無奈的時刻了。

    被程依依戳穿了我內心的想法,我有些無奈地說:"可是徽省真的太危險了,稍不留神就會粉身碎骨!"

    那是戰斧的地盤,視我們為眼中釘啊,而且全省上下都有我們的通緝令!

    "就是因為危險,所以我才要和你一起去!"程依依面色堅定:"怎么,你覺得我會拖你后腿?"

    程依依當然不會拖我后腿,論實力,她是地階中品,論智謀,她也不下于我,有這樣的賢內助,可以幫到我很大的忙。

    "可我連怎么混進徽省都不知道??"我搖著頭:"現在沒有一點頭緒!"

    其實不是沒有,我已經想好了,讓盜圣、盜神兩口子給我易容一下,就算只能維持二十四個小時,也先進入徽省再說啊。但是這太危險,二十四個小時以后還不知道該怎么辦,所以我真是不打算讓程依依去,就沒把這個想法跟她說。

    "沒關系,我有辦法。"

    我很意外:"哦?什么辦法?"

    "我認識一位蕪湖的公子哥。"程依依說:"他叫楚斜陽,家在蕪湖有很大的勢力!當初我和師父在廬州被金振華率人圍攻,逃到蕪湖的時候,就是楚公子救了我們,他幫我和師父治好了傷,還把我們送出徽省??后來,我們一直都有聯系,算是非常好的朋友,他還邀請我有空再去蕪湖玩吶!"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在程依依提起楚斜陽的時候,整個人的狀態都有點不一樣了,不僅眉飛色舞,唇角還掛著笑。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招商证券智远理财平台 股掌柜配资 如何编制股票指数 中国三大轴承 私募基金配资 大额股票配资 众昇策略 子基金配资 杠杆炒股平台 蓝胜配资 鑫恒盈配资 10倍杠杆配资 房地产股票融资 军民融合概念股 最新股票指数 私募基金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