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945 小王爺、花劍客和獨臂刀

章節目錄 945 小王爺、花劍客和獨臂刀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無論在什么地方,能開一輛奔馳S級出現的人,身份總不會太差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當初我在老家,救的就是一個開奔馳S級的男人,要不人家能甩手償謝我十萬塊錢?此時此刻,一輛奔馳S級轎車就停在我們身前,一位四五十歲的中年男人坐在后排,看到大飛以后,立刻推開車門走了下來,甚至"噗通"一聲跪在大飛身前,面色激動地說:"大飛哥,真的是你啊,你又回來了!"

    這人的聲音我挺熟悉,也覺得他有點面熟,卻始終想不起來他是誰了。

    大飛同樣愣了一會兒。接著才驚喜地說:"馬愛國,是你啊!"

    馬愛國?

    我也想起這個名字來了,小刀會的老大!

    當初在蓉城,小刀會也是個挺有名的組織,不過我和這個馬愛國不熟。只有一面之緣。當初老鼠會的唐建業剛死時,他作為唐建業的債主來要過一回賬,后來和他就沒有什么交集了。

    不過大飛、錐子卻和他挺熟的,因為小刀會和血拼組有仇,當初血拼組的老大李子健剛死時,馬愛國曾攜小刀會前來復仇。后來卻被錐子制止,因為錐子曾做過惡龍會的老大,和惡龍會原老大羅光有著殺父之仇、奪妻之恨的馬愛國,當然視錐子為恩人,還贈送了錐子一冊流風刀。

    --對。就是靠著這本流風刀,錐子才有了現在的本事,不用練氣都能和我們幾個并駕齊驅!

    錐子和我們在一起時,還時常念叨馬愛國這個名字,說當初多虧了馬愛國。才讓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所以,就算我不記得馬愛國長什么樣了,卻對這個名字十分熟悉。

    此時此刻,大飛和馬愛國已經抱頭痛哭起來--呃,有點夸張,不過兩人確實都挺激動。

    馬愛國抓著大飛的手,激動地說:"大飛哥,你又回來啦,錐子呢,和你一起來了沒有?"

    馬愛國比大飛年紀可大多了,不過還是規規矩矩地叫著大飛哥,因為當初大飛曾統治過蓉城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馬愛國也是他旗下的一份子,習慣這么叫了。

    大飛也握著馬愛國的手,同樣激動地說:"是的,我又回來啦!錐子沒來,他在外地!"

    兩人都很激動,就跟見著親人似的,彼此有著說不完的話。馬愛國問大飛這一年去哪里了,大飛說去外地了。今天才剛回來。大飛又問馬愛國怎么樣,馬愛國說這一年挺慘的,耿直抓了不少的人,他到處托關系,求爺爺告奶奶。才逃過一劫,就這也少了好多產業,現在只能勉強糊口。

    兩人說著說著,馬愛國突然往旁邊一瞟,這才發現了我。

    "龍哥!"馬愛國吃驚地說:"你也來啦!"

    好嘛,已經說了十多分鐘的話,才發現我?

    我和馬愛國雖然來往不多,但他也是見過我的,知道我是"龍虎商會"的高層,地位比大飛還高。雖然龍虎商會已經覆滅。但他仍有基本的禮貌。我也沖他點了點頭,說是,我也來了。

    馬愛國看看我,又看看大飛,似乎想起什么:"你們這次回來,難道是想??"

    他沒有說下去,抬頭看了看我們背后的斧道館,又說:"你們是來找武櫻的嗎,她已經被抓走好久了!"

    這件事我們已經猜到了,但還想知道更多的細節,便問馬愛國現在方不方便,咱們找個地方坐坐。馬愛國立刻說方便,接著就讓我們上車,說是正好到了晚飯的點,一起去吃個飯。

    馬愛國要招待我們。肯定要去高大上的場所,至少也是五星級酒店起步。

    不過,我知道這里是殺手門的地盤,我和大飛都是隱殺組的,還是盡量少去那些場所,免得被人給盯上了。蓉城很大,我倆雖然沒被通緝,但是穿穿大街小巷還行,太高級的場所還是免了吧。

    當然,肯定不能和馬愛國明說。只說好久沒有見了,還是找個小館子聊聊吧。

    馬愛國說行。

    不一會兒,車子停在某巷子口,里面花花綠綠,賣什么的都有。保健品和旅館隨處可見,確實是個大隱隱于市的好地方。在這巷子里面,我們找了一家串串店--沒有辦法,蓉城人真是太愛吃串串了,我們只能入鄉隨俗。所以就來這了。

    和馬愛國坐在一起,我的心里還挺感慨,心想這次又多虧了大飛啊,我認識的朋友全軍覆沒,卻從他這長出一根苗來。

    這家串串店的生意不是很好。里里外外沒什么人,倒是方便我們說話。

    拿了酒、備了菜,鍋子熱氣騰騰,我們一邊吃著、喝著,一邊讓馬愛國講講這一年來到底發生了什么。

    馬愛國告訴我們,自從金玉滿堂的大當家金不換死了以后,金不換的女兒金巧巧就上位了。金巧巧誓要為父報仇,當初闖進她家的人都要得到教訓,首當其沖就是我們幾個,但是金家一樣元氣大傷,所以耿直就動手了??

    馬愛國的講述,也將我帶到了回憶中。

    當初我們傷痕累累地從金家退出來,入駐到惡龍會旗下的一家醫院里,單純的拼武力,我們肯定不鳥金家。但是到第二天,耿直就出動了,將我抓到局子里面,逼問我南王和羅子殤的下落,我哪知道他們在哪!

    我記得,當時我被關了有一個月,期間遭到過一些暗殺,但是我都挺過來了。

    我以為我要一輩子困在號里時,金巧巧卻將我保了出來。金巧巧保我,不是為了救我,而是為了殺我。她讓玉簫公子動手。準備要我的命,好在趙虎他們及時趕來,大家聯手一起將玉簫公子給擊敗了。

    在我們離開蓉城以后,金巧巧便發動了更強的報復,一鼓作氣干掉好多當時跟隨我們的人,老鼠會的師爺、苗氏金融公司的苗苗、斧道館的武櫻,就是那個時候被抓走的,至今也沒有被放出來。

    在那場浩劫中,殘存下來的人少之又少,馬愛國就是其中之一。

    也就是從那時起。馬愛國才知道金玉滿堂背后還有一個叫"殺手門"的組織撐腰,就是這個組織幫助金家和金玉滿堂快速恢復元氣,重新拿回了蓉城地下世界的制霸權。

    如今的金玉滿堂無疑更加強大,馬愛國說,當初武力值在蓉城可排第一的玉簫公子根本不算什么了。殺手門又派遣了好幾個高手入駐金玉滿堂,協助金巧巧一起治理蓉城。

    具體有多厲害,馬愛國也說不上來,反正個個都比玉簫公子強大,玉簫公子在他們面前只有提鞋的份。

    "有個叫小王爺的,還有個花劍客、獨臂刀,好幾個人吶!"馬愛國如數家珍地說著這些名字,畢竟在過去的一年里,就是他們掌控蓉城的地下世界。

    當初在蓉城時,我覺得玉簫公子厲害極了。現在想想也就黃階水準吧,我和趙虎等人聯手能干掉他。至于什么小王爺、花劍客、獨臂刀,既然要比玉簫公子厲害的多,實力也肯定在黃階之上,具體什么級別就不知道了。

    "根本沒人是他們的對手。"馬愛國垂頭喪氣地說:"就是他們幫助金巧巧坐穩了蓉城第一家族的位子,耿直也成了金巧巧的狗腿子,整天鞍前馬后!還有我們這些人,也都被迫加入到了金玉滿堂麾下,不入不行啊,不入就是死路一條??"

    原來馬愛國也是金玉滿堂的人了。

    說到這里,馬愛國很慚愧地看了我一眼:"我也希望有朝一日龍虎商會能夠卷土重來,可照現在這個情況,就算你們回來??回來??也沒什么用啦!"

    馬愛國一邊說,一邊低下了頭,長長地嘆了口氣。

    "說什么喪氣話!"大飛大大咧咧地道:"金玉滿堂能有多強大啊,什么殺手門,我們根本不放在眼里!我也實話告訴你吧,我和我龍爹這次回來,就是要重新弄下蓉城的!是吧龍爹?"

    目標當然是這個了,但是大飛這話說得有點太滿。

    而且剛才馬愛國也說了,他已經是金玉滿堂的人了,要聽命于金巧巧的。大飛也是不過腦子,怎么可以什么話都跟他說呢,甭管以前關系多好,這都一年過去了,該防還是要防著點,萬一他出門就把我們給賣了呢?

    于是我又補充說道:"你別聽他瞎說,我們就是故地重游一下,想找一些老友敘敘舊、喝喝酒。既然是這么個情況,我們也沒必要在這呆了,今天晚上我們就走!"

    甭管我和大飛接下來要干什么,也不能透露給馬愛國啊,現在肯定不能完全信任這人。

    結果馬愛國卻嘆著氣說:"遲啦!"

    我的心中頓時一凜:"什么意思?"

    "金巧巧做夢都想抓你,在過去的一年里,不止一次公開地說,誰能提供你的消息,獎勵兩條街的管轄權給他,如果能抓到你,甚至獎勵一個城區!這個誘惑實在太大,真的抱歉、抱歉??"

    馬愛國一邊說,一邊慚愧地低下了頭。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2019年高端制造业龙头股 大智慧配资 股票行情一览表 十佳股票配资平台 优先股试点 买理财产品会亏本吗 新浪股市十大名博排名 股票投资心得 股票指数期货合约的价值是股票指数与每点 股票行情京东方a 有哪些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潍柴重机最新消息 淘股吧论坛首页 互联网理财平台有什么好的推荐吗 中国股票指数计算方法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