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542 張龍先生,對不住了

章節目錄 542 張龍先生,對不住了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何振江的確惹不起我。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在金陵城,聶陽都得對我客客氣氣的,更何況他一個小小的分局領導?

    只是在這之前,我和何振江不怎么熟,在高淳區就沒見過幾次面,米文斌垮了以后就更沒聯系了。前幾天在陳不易的宴會上,聶陽和各路領導都到了,何振江也在其中,就是那天晚上,他才知道我是"玄武陳家"的人。

    陳家在金陵城的地位不用多說,真是伸伸手指頭就把何振江擼下來了,何振江敢得罪我才怪吶。也不知道何振江是怎么被忽悠過來的,估計都沒打聽清楚怎么回事,還好關鍵時刻認出我了,立刻就認了慫!

    季越當然無比吃驚,他不可思議地看著何振江:"什??什么意思?"

    何振江這時候只要和季越說清楚我的身份,保證季越立刻和他一樣認慫,賠禮道歉也都不在話下。但何振江也挺聰明。事實證明他能到今天這個位置也是有兩把刷子的,他看我帶了這么多人過來,知道我是鐵了心要收拾季越,便決定跟季越撇清關系。

    何振江并沒解釋,而是擺著手道:"反正我惹不起,我先走一步了。"

    "兄弟們。撤!"

    何振江大手一擺,接著就上了車,那群刑警雖然不知怎么回事,但也紛紛上車,又響著警笛離開了。現場,只剩下呆若木雞的季越,以及同樣呆若木雞的陳國華等人??

    他們哪能明白這咋回事,當然一個比一個呆。

    一陣風吹過,現場寂靜無聲。

    "好啦,警察走了,咱們繼續打吧。"我歪歪頭,握緊手里的飲血刀。朝著季越走了過去,馬三等人都跟著我。

    季越差點沒有嚇死,立刻就往后退,用手指著我說:"張,張龍,你可別亂來啊。我爸可是區長??"

    雖然何振江沒說我的身份,可是何振江臨走前慌張的樣子,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何振江都惹不起我,其他人就惹得起了?未知才是最恐懼的,他們越是猜不出來我的身份,心里就越是害怕!

    這種時候,季越也只能把他爸搬出來了,可還是難掩他語氣里的慌亂,往后退的時候整個身子都在發抖。季越是領頭的,他都慌成這樣子了,其他人就更加不用多說,同樣慌亂地往后退去,生怕招上我這個惡魔,甚至還發生了點踩踏事件,陳國華的輪椅倒在地上都沒人管。

    其實何振江猜得沒錯,我能帶這么多人過來,就沒打算妥善解決這事,就是要干季越,干高淳區的這幫家伙。當初禍害我們的主謀雖然是殺手門,可是這群家伙也沒少助紂為虐,甚至落井下石。

    "沖!"

    我大叫了一聲,帶領眾人往前沖去。

    對方也都嚇得大叫起來,頓時四散奔逃,季越一樣跑著。但他沒跑兩步,就"咚"的摔了個跟頭,他實在是太緊張了,兩條腿都發軟。我加緊兩步奔去,季越回過頭來大叫:"你別過來!你別忘了我有殺手門罩,你敢對我怎樣。殺手門不會放過你的!"

    季越這番話真是搞笑,他去問問閆玉山等人,現在還敢主動來找我嗎?

    我冷哼一聲,毫不猶豫地沖上去,"咔咔"兩刀就朝季越削了下去。我要給米文斌報仇,所以打算慢慢折磨他,這兩刀并不致命,看著血呼啦擦,其實沒什么事。

    季越都哭瘋了,求生欲望強烈,努力往前爬著。

    "你不能打我??"季越邊爬邊叫:"我爸是區長??殺手門還罩著我??"

    他還是不明白,這兩件事怎么就嚇不到我?

    我冷笑著。跟在季越屁股后面,時不時地踢他兩腳。腦海中不禁回憶起金龍娛樂城被火燒的那個夜晚,米文斌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樣子,忍不住長嘆口氣,這么精彩的畫面,可惜米文斌看不到啦,隨后再給他講吧。

    在我毆打季越的同時,馬三等人也沖到了對方人群之中,雖然對方的人四散奔逃,但還是抓住了不少。往日的仇歷歷在目,大家都沒手軟,往死里揍著這干家伙,慘叫聲和哀嚎聲響徹附近一帶街區。

    這也算是"榮歸故里"的一種了吧。

    當初我們退出高淳區的時候有多狼狽,現在就有多風光!

    就在這個時候,季越突然求生欲爆棚,竟然爬了起來往前奔去。看他跑的方向,赫然是輛奧迪轎車,顯然是他的車。讓別人開過來的(他和何振江坐警車來的),現在有了目標,要坐那輛車跑!

    搞笑,我可能讓他跑嗎?

    我又三兩步追了上去,狠狠一腳踹向季越后背,季越猛地往前一撲,正撞在奧迪車的后門上面。

    季越伸手就拉奧迪車的后門,差點沒把我笑瘋了,這家伙是不是被我打傻了,難道他以為那是駕駛座嗎?但是下一秒我就不笑了,因為季越從奧迪車的后門拖下來一個五花大綁的人來,同時把水果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惡狠狠叫道:"你他媽再動,我就把他殺了!"

    沒錯,五花大綁的人正是米文斌。

    我都不知道季越把米文斌也綁來了。

    我沒再動,默默地看著米文斌。

    我和米文斌有段時間沒見了,看上去他的狀態不錯,面容依舊英俊。雖然被綁架了有點狼狽,可人還是挺精神的。米文斌之前一直坐在車里,也看到了很多東西,知道我回來了,知道何振江都怕我,知道我的兄弟比誰都兇。

    米文斌趴在地上。大叫著說:"張龍,你別管我,揍死這個孫子!"

    "你敢!"季越仍舊用刀指著米文斌的脖子,沖我吼道:"張龍,你回來重裝金龍娛樂城,不就是為了他嗎?由此可見。他還挺重要的吧?我警告你,立刻讓你的人停手,不然我就要他的命?"

    他還挺重要的?

    當然,米文斌當然重要。

    在我和程依依最走投無路的時候,是米文斌收留了我們。那時候我們被殺手門追殺,走到哪都有殺手門的糾纏,是米文斌將我們接到了金龍娛樂城。雖然米文斌最開始的目的不純,就是想泡程依依,但隨著我們開始相處,已經演變成最淳樸最簡單的友情。

    但就是這份友情害慘了米文斌,不僅父親垮臺,金龍娛樂城也被燒了。

    所以與其說我和米文斌感情有多好,不如說我對他有多愧疚。

    正是因為心懷愧疚,才讓我一直惦記著這事,稍微有點翻身的跡象后,就立刻來裝金龍娛樂城了。

    "我讓你停手,你停不停!"季越大叫著。

    我便把手舉起來,沖著四周說道:"停手!"

    大家紛紛停手,朝我們這邊看了過來。

    季越以為計劃奏效,不禁有些得意地說:"一開始綁架米文斌,想的是把你制服以后,再把米文斌弄出來,好好地嘲笑你一番,說你就是回來,也依舊不是我的對手??當然,我低估了你的能力,我沒想到連何振江都說惹不起你!可以,張龍,我承認我栽了,也知道你不會放過我的。可你不要忘了,我爸畢竟是高淳區的區長,這個地方還是我說了算的!"

    我不知道季越這是怎么得出來的結論,很是有些疑惑地看著他。

    有個區長爸爸,就能讓季越膨脹到這種地步,哪怕被我砍成這樣,還堅定地認為他爸可以擺平一切?

    "你等著哈,讓我爸來收拾你哈!"

    季越一手持刀頂著米文斌的脖子,一手摸出手機來打電話。

    電話很快通了。

    現場的每一個人都知道電話通了,因為手機鈴聲就在人群之中響起。

    大家詫異地朝著聲音來源處看去,就見人群之中慢慢走出一個五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來,就是他的身上不斷響起手機鈴聲。男人穿著一件灰色夾克。蹬著一雙皮鞋,看上去普普通通,卻有一種天然的、高高在上的威壓。

    這不是個普通人,肯定身居高位。

    "爸?!"

    季越的稱呼證實了大家的猜想。

    原來他就是季越的父親,高淳區的區長,季斌。名義上是二領導,但因為區委書記的位子空著,所以一直由他代管工作。

    高淳區,確實是他說了算的ū。

    看到父親過來,季越別提有多激動了,像是看到救命稻草,立刻站了起來,欣喜地說:"爸,你可來了,你快救救我吧,那個家伙太囂張了!在高淳區,怎么能有這么目無王法的人存在。剛才我叫何叔叔過來,可是何叔叔說惹不起他,你說搞不搞笑??"

    季越的話還沒說完,季斌已經走了過來,狠狠一個巴掌扇在季越臉上。

    "啪"的一聲,無比清脆。

    "爸,你??"季越渾身都在哆嗦:"為??為什么?"

    季斌卻不理他,而是沖我這邊深深鞠了一躬。

    "張龍先生,真是對不住了,我一定回去好好管教犬子??今天的事,希望您大人有大量,看在我的面子上,饒過他這一次吧!"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贝格富配资 股股赢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_杨方配资开户 证监会对期货配资的定性 鸿运信投配资 股票推荐3只暴涨股 股票配资的流程. 匠心智策 景盛配资 她理财攒钱助手怎么样 威海股票融资 申万宏源配资 亳州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合法吗 股票涨跌幅规定 股票软件鑫东财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