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464 老子沒怕過誰

章節目錄 464 老子沒怕過誰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潘浩頓時更怒,一連串的臟話罵了過來,問我到底是誰,還問他爸哪里去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說:"我是龍虎商會的副會長張龍,剛和你爸拜了把子,難道你不該叫我一聲爸爸?"

    潘浩一聽,頓時"哎呦"一聲,立刻說道:"原來是張總啊,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我沒搞清楚情況??您和我爸結拜了啊,那我必須叫您爸爸,爸爸、爸爸、爸爸!"

    潘浩一連叫了好多聲,可能是覺得抱上大腿了,畢竟還要靠我幫他抓媳婦呢。

    因為我開得是免提,包間里的眾人都能聽到,飛鷹當然也聽到了,氣得眼珠子都綠了,怒吼著說:"小兔崽子。別再叫了!"

    聽到父親的聲音,潘浩有些莫名其妙:"爸,我剛才罵張龍叔叔是我不對,我不是已經道歉了嗎,而且我也在彌補呀,我多叫他兩聲爸爸。咱們的事不就好辦多了?"

    飛鷹還想再說什么,我就搶先說道:"好了乖兒子,我和你爸在1024包間談事情呢,你過來吧。"

    "好嘞爸爸,我馬上到!"

    潘浩掛了電話。

    后來的事情,我當然沒有親眼看到,但我還是能聽別人轉述的。

    潘浩掛了電話以后,和周圍的一群鶯鶯燕燕告別,眾多女郎都舍不得讓他走,他也依依不舍地說:"各位美人,我也很喜歡你們,不過我有事情要辦。有機會我再回來!"

    潘浩站起身來便往外走,眾女將他迎了出去,門口站著的服務生說:"先生,您要走啊?"

    潘浩點了點頭:"嗯,你們張總叫我過去1024包間呢。"

    "好的,那您把賬結一下吧。十二名公主。每個一千,一共一萬二,酒水消費六萬八,果盤就不收您錢了,一共八萬,歡迎刷卡。"

    "什么?!"潘浩吃驚地瞪大了眼:"開什么玩笑,你不知道我是張總接待的嗎?!"

    "知道啊,但張總沒說不跟您要錢啊!"

    "靠,你等著,我給張總打個電話!"

    潘浩拿出手機,先給他爸打電話,沒打通,又給八面佛打電話,也沒打通。他沒我的電話,實在是沒轍了,說道:"張總和我爸在1024包間談事,我親自過去找他行吧,你也可以跟我一起過來!"

    "不行。"服務生伸手攔住潘浩:"沒有結賬之前,你哪里也不能去,這是我們這的規矩!"

    潘浩頓時就急眼了,指著服務生的鼻子說道:"給你臉不要臉是吧,我都說了我是張總招待的,我剛才還叫他是爸爸呢!趕緊讓我過去,不然我扒了你皮!"

    潘浩一邊說。還一邊推了服務生一把。

    服務生面色一變,迅速提起掛在脖子上的耳麥,說道:"1802有人鬧事,喝完酒了不給錢,迅速派人過來??"

    "哎,你他媽還來勁了是不是??"潘浩又推服務生。

    但是就在這時。幾個彪形大漢跑了過來。

    "誰不給錢?!"

    "他!"服務生指向潘浩。

    大漢走過去,狠狠一拳砸在潘浩的眼睛上。

    "嗷!"

    潘浩跌跌撞撞,一屁股坐倒在地。

    "反了!"潘浩大叫:"張龍是我爸爸,你們敢這么對我!"

    "管你是誰,不給錢就是不行!"

    幾個大漢連踢帶踹,把潘浩打得嗷嗷叫喚、死去活來。

    "你們都完蛋了,我要告訴我爸爸去!"

    "給不給錢,給不給錢!"幾個大漢下手愈發狠了起來,專朝潘浩的腦袋、肋骨去踢。

    潘浩終于扛不住了:"給,我給!"

    八萬塊錢,對潘浩這個黑二代來說雖然不算什么,但要真拿出來也挺肉疼。主要是心里憋著一口氣啊。潘浩刷完了卡,揉揉烏青的兩只眼睛,擦擦嘴角邊上的血,沖四周的人惡狠狠說:"現在我就找我爸去,我要讓你們所有人都付出代價!"

    錢已經拿到手了,沒有人搭理他。

    而潘浩則急匆匆前往1024包間,準備找我這個爸爸幫忙報仇。

    潘浩的兩只眼睛都被打烏青了,看不清路,費了好半天功夫才來到1024包間門口。他努力睜著眼睛,看清楚確實是這個包間以后,立刻推門走了進去,同一時間滿腹的委屈也往上涌,回想起剛才所遭受的不平待遇,感覺自己渾身上下都疼,立刻喊了起來:"張龍爸爸,張龍爸爸!"

    他沒第一時間找自己爸,是因為他覺得在這個地方,我是唯一一個能幫他出氣的人。

    我知道潘浩會過來。也知道潘浩會被打,但是真沒想到他這么有禮貌,開口就叫我爸爸。

    我也順水推舟,說:"哎,乖兒子,快過來!"

    "爸爸!"潘浩循著聲音走了過來。

    但是沒走兩步,他反應過來不對勁了,這畢竟不是電話里,他還是能聽出我聲音的。他站住腳步,使勁瞪大眼睛,終于看清楚是我了,頓時吃驚地道:"怎么是你?我張龍爸爸呢?張龍爸爸。張龍爸爸!"

    "閉嘴!"旁邊突然響起一道不耐煩的聲音。

    潘浩回過頭去,又努力地睜大眼睛,才吃驚地叫了出來:"爸?!你怎么會被人綁了的?!"

    沒錯,旁邊坐著倆人,分別是飛鷹和八面佛,都是五花大綁的樣子。兩人都挺沮喪。一句話都不想說了,八面佛低著頭不吭聲,飛鷹實在覺得丟人,才出聲提醒兒子的。

    潘浩想撲上去給他爸松綁,但是看到旁邊站著的幾個大漢,又不敢上前了。

    "到底怎么回事?!"潘浩著急地說:"你們怎么被他綁起來了。我張龍爸爸呢?"

    "他就是張龍!"飛鷹沒好氣地說:"別'爸爸''爸爸'地叫了,丟不丟人!"

    潘浩瞠目結舌。

    潘浩雖然有點傻,但也不是太蠢,很快就明白這是怎么回事了。

    這一切顯然都是個局。

    "我和你拼啦!"潘浩一聲怒吼,朝我撲了上來。

    當然,還沒撲上兩步。就被馬三等人給按倒了,接著也麻溜地綁上了繩子。

    現在,潘浩、飛鷹、八面佛全部都在這了。

    想想昨天他們是怎么對我的,再看看今天他們的遭遇,真是不勝唏噓,一天河東一天河西啊。

    "我們栽了。"這個時候,八面佛終于抬起頭來,陰沉沉說:"想怎么對付我們,隨便來吧。"

    我說:"咱們無冤無仇的,我干嘛要對付你們?"

    "我都打算殺掉你了,還說無冤無仇?"

    "嘿嘿,這不是沒成功嗎?"

    我坐在沙發上,看著他們三個,認真說道:"比起咱們之間的恩怨,我覺得有件事情對你們來說更重要。"

    三人都抬起頭來看我。

    "還是我昨天說的那個葉良??八面佛,你先別急著不屑,仔細聽我把話說完。"

    昨天晚上就和八面佛說過葉良的事,但他不聽、不信,不把葉良放在眼里,根本聊不下去。現在好了,三人都被綁在這里,我可以耐心地說一說葉良了。在接下來的一個小時里,我把葉良的生平完完整整說了一遍,包括我們之間的斗智斗勇,以及葉良現在的身份、實力,事無巨細地告訴他們。

    我只希望田甜甜說得是真的,八面佛不會葉良殺手門的消息嚇到。

    "我的實力還不錯吧?"我看著幾人說道。

    昨天他們見過我出手,十多條大漢也不是我的對手,八面佛和飛鷹在我面前也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葉良打我十個不成問題。"我這話一出口,幾人都嚇呆了。

    其實我夸張了。我覺得如果真有十個我,應該還是能斗過葉良的。但我就是要嚇唬他們,讓他們別小看葉良。我說:"我認真的,你們雨花臺區所有大哥聯起手來,才有可能和葉良斗一斗,不要以為我在危言聳聽!"

    聽我講了這么多,他們已經認識到了葉良的可怕,果然不像昨天那樣不屑一顧了,而是一個個陷入了沉默之中,八面佛的眉頭緊鎖,飛鷹也愁眉不展。

    "之前我給你打電話,就是想和你說這事。"我對八面佛說:"你不肯和我交流。我只好親自上門去找你了,發生大飛和甜甜的事,這個我沒辦法,純屬是意外吧。總之,葉良的事火燒眉毛,一不小心呢雨花臺就落入他手。我希望你能暫時放下咱們之間的恩怨,先把葉良給解決掉,隨后有時間了,再來討論咱們的事。"

    八面佛沒有說話,顯然在想,在思考。

    經過深思熟慮之后,他抬起頭,說道:"可以,我先回去解決葉良,但我有個條件,我要把我閨女帶走。"

    我說那不行,你閨女是跟我出來的。我必須得保護她的人身安全。

    又說:"八面佛,我說過了,你先把葉良解決了,再商量咱們之間的事。"

    八面佛哼了一聲,說道:"張龍,我知道你是怕葉良轉正成為黃階殺手以后找你麻煩,才想借我的手把他除掉!可以啊,沒問題,我們雨花臺區的大哥聯起手來,絕對有把握干掉他。但你什么也不付出,這就不太好吧,你不把我閨女交出來,這事就免談了。"

    "你要搞清楚一個問題。我不是在求你,而是在威脅你。今天,你要么回去干葉良,要么就死在這,你自己選吧。"

    我一邊說,一邊走過去,同時把飲血刀摸出來,架在了八面佛的脖子上。

    比狠?

    老子沒怕過誰!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全球股市指数 做股票分析师怎么样 2014年上证指数走势图 股票配资有哪些正规平台 中国配资服务网 新浪股票行情查询 现在最火的理财平台 上证指数是什么股 股票配资论坛365 股票行情手机 股票行情今天查询 蓝乔配资 好牛168配资 策略盈 淘操盘 杠杆炒股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