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139 袁巧柔的氣勢

章節目錄 139 袁巧柔的氣勢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而這一邊,我和楚正明一直聊到晚上十點多,才散了局。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讓李磊開車把楚正明送回去,又和程依依去看了一場電影,到了晚上十二點多,才步行送她回家。

    程依依還是非常開心,畢竟今天晚上這臉可露大了,一直笑個不停。

    不過她也有憂慮的地方,問我:"袁巧柔她爸畢竟不好惹,接下來會有麻煩嗎?"

    當然會有麻煩。

    袁巧柔被欺負成那樣,她爸不出手才有鬼了,不過我并不怕。

    我安慰程依依說沒事,她爸混得再好,那也是在市里。起碼目前來說,我們在縣里是無敵手的,只要我們不到市里面去,她爸就奈何不了我們。將程依依送回家后,我也返回廠里。繼續接受二叔的魔鬼訓練,一直忙活到凌晨兩點多,才睡覺了。

    第二天上午九點,我接到了來自趙虎的電話。

    "昨天你招惹袁大頭的閨女了?"

    嚯,消息傳得還挺快啊。

    我說是啊,不會是不能惹吧?

    趙虎大大咧咧地說:"那有什么不能惹的。縣里咱們就是二皇帝啊,不服氣的統統干翻!"

    之所以是二皇帝,是因為我們有自知之明,知道我們上面還有政府機關。

    畢竟這是一個法治社會。

    我說那不就結了,你這大早晨的給我打電話就為了說這個?

    趙虎壓低聲音說道:"不是,市里那個板兒哥,你知道吧,袁大頭的結拜兄弟,很有名氣的一個人物,剛才給我打電話了,說要和我談談,解決一下昨晚的事。今天中午就會過來。"

    雖然已經想到了,但來得還真快啊。

    到底是親閨女,一刻都等不了。

    我說怎么,你不是怕了吧?

    "呵呵,開玩笑,我趙虎怕過誰了。天王老子在我面前也得低頭!"電話里面,趙虎的語氣愈發狂妄起來。

    我心里說是,除了葉良,你誰都不怕。

    當然,我不會說出來的,沒有必要這么打趙虎的臉。

    我說那你給我打這個電話的目的到底是啥?

    在我們這,我是真不怕板兒哥,我的地盤我做主么,更何況楚正明也跟我打過包票,如果袁大頭想報復我,他會幫助我的。黑白兩道都在我手,那還不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

    "是這樣的。"趙虎繼續說道:"如果放到平時,咱們肯定誰都不怕,就算板兒哥親自來了,我也會讓他滾蛋的??可你知道,現在是非常時期啊,你不是挺了解那家伙么??"

    趙虎說的那家伙,當然就是葉良。

    我沉默下來。

    是啊,以我對葉良的了解,這家伙肯定在暗中觀察我們幾個,我們得罪袁大頭的閨女、還引出板兒哥這件事情,肯定也會被他掌握、知曉。按照他的性格,八成會去籠絡板兒哥一起對付我們,這就是葉良的行事作風。無所不用其極。

    就連周晴都被他拉攏過去了,怎么可能放過板兒哥這么好的資源?

    對付葉良,我已經有辦法了;就是板兒哥,我們也不怕他。

    可這兩人如果聯合在一起??確實讓人挺頭大的。

    昨天只顧著幫程依依出氣了,還真沒考慮到這一點。但就算是考慮到了,當時那種情況也不可能縮回去啊。

    "那怎么辦?"我繼續問。

    "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想。"趙虎說道。

    我陷入了極長的沉默之中。

    我明白趙虎的意思,現在對付葉良是我主導的,板兒哥這事也是我引出來的,這個爛攤子還是得我收拾。

    我想了想,說道:"不能讓他倆聯合在一起,目前最重要的還是對付葉良。所以,板兒哥的事先放一放,盡量跟他和解,賠禮道歉都無所謂,先把他這邊安撫好了,再一心一意地對付葉良,回過頭來再和板兒哥算賬!"

    這是目前的最優解了。

    先退。再進。

    "好,就按你說得辦。"趙虎爽快地答應了我:"那中午見,在好又來。"

    看得出來,趙虎也是這樣的想法,只是借由我的嘴巴說了出來。

    人嘛,該退的時候也要退,誰也不會一帆風順是吧。

    大丈夫,能伸能屈。

    我便起床,洗涮、收拾、穿衣。

    十一點多的時候,我就準備出門了,畢竟我們是地主啊,還是要盡地主之誼,早到一會兒也是應該的。但也就在這時,趙虎再次給我打來電話,說道:"那個,板兒哥說了,讓你把程依依也叫上??"

    我一聽就惱了,說咱們之間的事。叫依依過去干嘛?

    "這你還不懂么,袁巧柔肯定也在場啊??"

    我明白了,這還是針對程依依的。

    無窮無盡,真煩死了。

    我又沉默下來。

    我能想像得到,袁巧柔一在的話,要給程依依多少難堪!

    "張龍,這事你看著辦,你要不想讓程依依受委屈,咱們就跟板兒哥開干,反正是在咱的地盤,吃不了虧。"趙虎沉沉地說。

    當然可以這么干了,不過這是下下之策。

    一旦開干。最高興的肯定是暗中窺探著我們的葉良。

    可我怎么能讓程依依受委屈呢,昨天我才下定決心,要為她開辟一片無風無雨的天空,轉眼之間又要讓她難堪,我還沒有那么厚的臉皮。

    我權衡很久,說道:"不叫程依依。就咱們兩個去,能和解就和解,不能和就拉倒!"

    我自己受點委屈無所謂,反正回頭還能再把這仇給報回來,但我是真心不想讓程依依受一丁點的委屈啊。

    當然,還是盡量去和解吧。不能給葉良壯大的機會啊。

    "成,就這么辦。"趙虎掛了電話。

    我也下樓,準備去好又來了。

    樓下,李磊已經在開車等我了,現在我的那輛奧迪A6,基本都是他在開了。這小子也越來越專業。開車的時候還戴白手套,我上車的時候還幫我開門,他在伺候人上確實有一套,看來以前也沒白鍛煉啊,原來都是給我準備的。

    李磊也知道了今天飯局的情況,問我是怎么想的。

    我的回答也是一樣:"能和就和,不能和就開干。"

    李磊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通知兄弟做好準備,埋伏在好又來的左右。

    到了好又來的門口,趙虎已經守在這里。

    還是那一身破衣爛衫,看著很不像個老大,但是沒人膽敢看不起他。

    "喲,張龍,排場啊,出門還帶司機。"趙虎笑呵呵的。

    我笑罵了他兩句,站在飯店門口一邊和他聊天,一邊等著板兒哥。

    我問趙虎,這個板兒哥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我聽過板兒哥的名字,但是不太了解。

    趙虎回得言簡意賅:"是個狠人。"

    我說你這不廢話嗎,不狠能在市里闖出名堂嗎,到底怎么個狠法?

    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趙虎想了想,說:"板兒哥坐牢就坐過三次,每次出來,聲望就比之前高出一截,兄弟也比之前多出一堆。成名戰也不少,最出名的一次,是有一次在洗浴中心洗澡,赤身裸體拿著一條毛巾干翻十多個上門尋仇的大漢??"

    我奇怪地說:"毛巾怎么干翻?"

    趙虎說道:"毛巾里面藏著把刀。"

    趙虎這么一說我就明白了。

    他講這個故事給我,是為了告訴我板兒哥不光勇猛。而且心思細膩、慎小謹微--想想看吧,一個連洗澡都貼身帶著把刀的男人,有多可怕!

    板兒哥,確實不好對付,如果真和葉良聯起手來,將會給我們帶來無窮大的麻煩。

    我們正說話的時候,一排黑色轎車突然開了過來,最前面的是輛奔馳,后面跟著幾輛奧迪,排場極大、氣勢萬千,這比領導人出行還要夸張。更夸張的是,這些奔馳轎車后面。還跟著一輛淡黃色的豐田考斯特。

    這是一輛可以容納二三十人的中巴車,而且是領導出行的標配。

    什么情況,還真把自己當領導了?

    而且來這么多人,是做好準備和我們干仗的嗎?

    趙虎的神色都有點不對了,立刻拿出電話準備增派人手。

    在我們的地盤上,可不能讓對方這么囂張。

    與此同時。這些車子已經停在飯店門口,接著便是砰砰啪啪的開門聲,一個又一個戴著墨鏡的西裝男子走了出來,大約有二三十人。市里的混子果然不一樣啊,這氣場、這范兒,跟黑社會似的。

    但是,這在我們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板兒哥來到縣里,帶上二三十號兄弟也挺正常。

    關鍵是那輛中巴車,不知藏了多少的人?

    中巴車的門也開了,果然下來不少的人,卻是形形色色、有男有女。穿著打扮也不一樣。這時我才發現,竟然都是我們以前的高中同學,就連吳云峰都在其中,坐著輪椅被人抬了下來。

    不用問了,是袁巧柔把他們叫來的,要在大家面前把昨天丟掉的面子都找回來!

    最前面的奔馳車也開了門,一男一女從上面走了下來。男的四十多歲,滿臉坑坑洼洼,目光之中閃著狠厲,顯然就是傳說中的板兒哥了;女的不用多問,當然就是袁巧柔了。

    袁巧柔已經沒有了昨天的凄涼和狼狽,她換了一身衣服,還化了妝,大紅的嘴唇像要吃人,一頭波浪般的頭發,整個人的氣勢很不一樣。

    袁巧柔一下車,就往我們這邊看來。

    看了一眼,就氣勢沖天地說:"程依依呢,讓她給老娘滾出來!"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娃哈哈股票在哪里可交易 广州股票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尚鹏配资 股票配资 广告 股票推荐排名ie=utf-8 优先股试点 股票配资顶牛是什么 0000001上证指数 全球股市实时行情一览全球股市指数行情一览全球大盘指数有哪些 有没有正规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考试题答案 股牛配资 模拟炒股app哪个好 2014上证指数预测 西北轴承厂是国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