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玄幻小說 > 金龍翻身之小爺要逆天 > 章節目錄 019 善意的謊言

章節目錄 019 善意的謊言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我沒有懷疑周晴的意思。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發誓,我真的是隨口一問。

    但是程依依的回答卻讓我出乎意料,就像腦袋狠狠挨了一悶棍似的,當時我就傻了、木了、呆了、愣了,怔怔地看著程依依,半晌說不出話。

    看到我的臉色變化,程依依似乎預料到了什么,緊張地問:"周晴怎么和你說的?"

    "她說,她沒談過戀愛ⅣⅣ"

    我有些木然地說著這一句話,周晴確實是這么和我說的,她說吳云峰曾經追求過她,但是吳云峰后來有了結婚對象。兩人之間也就沒可能了,是吳云峰一直死纏爛打。其實到了我這個年齡,已經不太在乎女方的感情經歷了,畢竟我們都已經二十出頭。談過戀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我想不通,周晴為什么要騙我呢?

    我的臉色十分難看,幾乎忍不住要爆發出來,十分了解男人的程依依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還努力地往回找補,緊張地說:"原來是這樣啊,那估計是我猜錯了吧,我看他倆以前關系挺好。還以為他倆在談戀愛吶ⅣⅣ"

    可惜無論程依依怎么說,我都不會再相信了。

    猜錯?

    身為周晴最好的朋友,怎么可能猜錯這種事呢,"談婚論嫁"這四個字可不是隨隨便便能說出口的!

    看我臉色并沒什么變化。程依依也明白補不回來了,又生氣地說:"張龍,因為這個你就不高興了?你到底是喜歡她這個人,還是喜歡別的什么?你以為你算什么東西,你以為你是皇帝老爺選妃啊,非得干干凈凈、清清白白,一次戀愛都沒談過才能入你的眼?你放棄了拉倒,喜歡她的人多了,追她的人也多了!我一開始就看不上你,覺得你配不上周晴,你退出了更好!"

    程依依是真急了,之前為了她爸的事,她哪里敢這么和我說話,但是現在因為周晴,又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為了朋友,程依依一向都是這么仗義。

    只是。平白無故承受這份謾罵,我當然是不愿意的。

    我認認真真地說:"我不以為自己是什么,我就是個普普通通的人,我沒要求周晴必須干干凈凈。我生氣的是她騙我這件事!"

    "她為什么要騙你,你想過嗎!"程依依加大了幾個分貝:"她不就是想在你面前有個好形象嗎,再說了你倆又沒真的在一起,她憑什么一切都實話實說?張龍,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以為你是誰啊,上趕著巴結你嗎?你要因為這事不高興了,說實話我看不起你。你一個大男人,真是心胸狹窄、小肚雞腸ⅣⅣ"

    程依依氣呼呼的,電視也不看了,不停指著我罵。

    在程依依的罵聲下,我也漸漸清醒過來。

    確實,我和周晴什么關系都不是,她沒義務對我實話實說、交待一切。而且就像程依依說的,周晴之所以撒謊,也是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說明她很看重自己在我心里的位置啊!

    也算是善意的謊言了。

    我設身處地的想了想,如果我是周晴,或許我也會選擇隱瞞這件事情。

    一天慢慢過去。天色漸漸變暗。

    等到夕陽西下的時候,我從床上慢慢爬了起來,并且穿上外套。

    "你去哪里?"程依依疑惑地問。

    "去送周晴啊,她下班了。"我淡淡地說。

    就這一句話,程依依就知道我心意未改。程依依笑了起來,沖我贊許地說:"對嘛,這才像個男人!張龍,我越來越欣賞你了。把周晴交給你我很放心!"

    程依依這變臉的功夫實在厲害,前一秒還說看不起我,后一秒又說欣賞我了。

    當然,我也早習慣了。

    我穿好外套。一步步往外挪,同時說道:"你可以回家去啦,我送完周晴也就回來睡了。"

    腰上的傷依舊很疼,不過比起早晨已經強一些了。起碼傷口不會再裂開了。我艱難地開了車,假裝面色如常地去接周晴。我琢磨著,如果那個黃毛還在小區外等,倒是個報警抓他的好機會。哪怕判他搶劫也夠他喝一壺了。這么想著,我就給昨晚找我做筆錄的警察打了個電話,他說有情況就向他匯報的。

    等我接到周晴,趕到周晴家小區門口的時候,果然看到紅藍相間的警燈閃爍,昨天晚上捅我一刀的那個黃毛青年正被押上警車。

    這個二貨竟然真在小區門口等著!

    什么叫做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我算是徹底見識到了,真把我當死人啊,一點不會反抗啊?

    "啊,是早晨那個盯著咱們看的神經病!"周晴也指著那個黃毛說道。

    "嗯,看來騷擾了不少人。"我點著頭,差點沒樂出來。

    黃毛被抓,我覺得安全一些了,但也防不住吳云峰會派其他人來,所以仍舊不能掉以輕心。

    周晴下車的時候,我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怎ⅣⅣ怎么了?"周晴的臉"唰"一下紅了,但也沒掙脫開我的手。

    我看著周晴那張微紅的臉,認認真真說道:"無論發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會改變我的心意!"

    這相當于是半表白了。

    我也不知道我哪來的勇氣,但我確實說出來了。

    或許是因為程依依告訴過我。周晴對我也抱著"試一試"的態度,才讓我有了現在的底氣吧。

    周晴的臉更紅了,輕輕"嗯"了一聲,匆忙轉身走了。

    看著她漸漸消失的背影,我在心中輕輕呼了口氣,調頭開車走了。等我捂著腰傷,艱難地回到宿舍,赫然聞到一股飯菜的香味。廚房還傳來"叮叮當當"的聲音。

    我去,什么情況,難道家里來了田螺姑娘?

    我吃驚地往廚房一看,才發現原來是程依依。正系著圍裙擺弄鍋瓢,聲音就是這么來的。

    "哎,你回來了?"程依依回頭看了下我,又擦擦額頭上的汗,繼續揮舞著鏟子說道:"飯菜馬上就好,你先去休息下,咱們一會兒開飯!"

    "你怎么還沒走?"我吃驚地問著。

    "嘿,你傷成這樣。我走了你吃什么啊!"程依依沖我做了一個鬼臉:"總不能一直吃食堂吧?"

    過去的許多個日子里,我還真就一直吃食堂的,偶爾跟著二叔去外面改善。

    我愣了一會兒,靠在了廚房的門邊,客廳里的電視還開著,廚房里傳來叮叮當當的聲音,還有飯菜的香氣不斷飄出。我這間單人宿舍,仿佛第一次有了家的溫暖、家的生氣,一切都顯得那么不真實,又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

    這種感覺,已經多久沒有過了?

    二叔雖然待我不錯,可他畢竟是個大老爺們,而且還一心撲在事業上,不會照顧到我那么多的細節。

    看著不斷揮動鍋鏟的程依依,我忍不住閉上眼睛,很多往事逐漸涌入腦海,躺在沙發上看報紙的我爸,還有廚房里忙活著的我媽,曾經也是其樂融融的一家人啊ⅣⅣ

    現在,他們都在哪里?

    雖然心里有恨,但不想他們是不可能的。

    這么多年,我對我爸和我媽的下落一無所知,但我覺得二叔和我爸肯定還有聯系,兩人畢竟是親兄弟么。不過,二叔從沒在我面前提過我爸,我也默契地從來沒去問過,畢竟我爸都不一定認我這個兒子了。

    至于我媽,估計更沒什么消息了,二叔還肯聯系她才怪了。

    我正沉浸在回憶中的時候,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打來電話的人,是李磊。

    之前說過,這家伙是個交際花,雖然自己混的不怎么樣,但是特別喜歡往人堆里湊。李磊對我還算不錯,但他從來沒有聯系過我,不知道好好給我打電話干什么。我接起來,問他有什么事,他緊張地問我:"張龍,你在哪呢?"

    我說我在廠里宿舍。

    李磊又說:"這幾天你小心點啊,吳云峰可能要找你麻煩ⅣⅣ"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 三门峡期货配资 建行股票行情 股牛配资 币配资 中国南车股票分析 st股票有哪些 投资理财平台跑路 最好的投资理财方式 股票配资门户 股票融资融劵买的多好不好 上海外盘期货配资 融可赢配资 鑫亿配资 股票分析师证报考条件 大智慧股票行情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_杨方配资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