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其他小說 > 地球最后一條龍 >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六章 絕情的父親

章節目錄 第三百七十六章 絕情的父親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秦飛和顏如玉從車上走了下來,而此時的顏如玉,已經緊張到了極點。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她的手捏著衣角,整個人顯得局促不安。

    "下雪了。"秦飛抬頭望了一眼天空,低聲呢喃道。

    "是啊。"顏如玉點頭道,"紐市的圣誕節。好像也不是那么熱鬧。"

    說完,她再次把頭低了下來,渾身有些瑟瑟發抖。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太冷。

    這時候,秦飛伸手輕輕地抱住了她。笑著說道:"別害怕,有我在。"

    或許男人溫暖的擁抱,是致命的殺器,此刻的顏如玉,前所未有的迷戀著秦飛。

    她感覺到一股股暖流將她包裹,似乎連寒冷都退避三舍。

    "走吧。"秦飛溫柔的笑道。

    秦飛走在前面,他拉著顏如玉的小手,大步走到了門口。

    隨后,秦飛輕輕地按動了門鈴,大約片刻過后,房間里傳來了一道操著流利英文的男聲。

    門慢慢地打了開來,顏如玉再次抖了起來。

    在門打開的那一刻,顏如玉的眼睛便緊緊地望著面前的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男人。

    "whoareyou?"這個男人似乎沒有認出顏如玉。

    秦飛笑道:"你好,請問你是顏先生嗎?"

    聽到這個稱呼,他臉色陡然一變,冷著臉說道:"你是誰?"

    秦飛把顏如玉推到了身前,笑道:"這位是誰,你總該認識吧?"

    這個男人打量著顏如玉許久,隨后驚聲道:"你...你是如玉?"

    在他喊出"如玉"二字的瞬間,顏如玉的眼淚便順著她細嫩的臉蛋流了下來。

    然而。接下來事情的走向,卻讓秦飛大跌眼鏡。

    這壓根不是一副溫暖父女相認場景,而是人文道德的淪喪。

    他不但沒有抱住顏如玉,反而冷著臉說道:"你來干什么?"

    "我..."顏如玉面色一滯,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她想你了。"秦飛說道,"你作為他的父親,他不該來見你么?"

    "父親?我早就和顏家斷絕關系了。"他冷著臉說道,"我現在已經有了屬于我的家庭,請你們馬上離開!"

    "你們的家庭?"秦飛眉頭一皺。他下意識的看向了顏如玉。

    聽他的意思,顏如玉的父母似乎已經離婚了。

    "dad!"正在這時候,房間里面跑出來了一個頗為陽氣的外國小男孩。

    這小男孩大約十二三歲,而他出來的一瞬間,顏如玉父親的眼睛便變得柔和無比。

    "哦,寶貝。你先回屋,爸爸有點事情。"他用英文說道。

    小男孩瞪著大眼睛,問道:"她是誰?"

    "哦,她....她迷路了。"顏如玉的爸爸糾結半秒后說道。

    顏如玉看到這幅場景,頓時感覺心如刀絞。

    秦飛卻隱隱有幾分憤怒,這是從奪舍重生以來,秦飛第一次大動肝火。

    "顏如玉不遠千里跑來見你,你就這樣對待她么?"秦飛冷著臉說道。

    "這和你有關系么?"他滿不在乎的說道,"更何況,她早就不是我女兒了,你也看到了,我有了新的家庭,我不屬于嚴家。"

    "你是在放屁么?"秦飛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怒氣,"你知不知道顏如玉每天都在想你?我想不清楚,這么優秀的女孩,你是怎么舍得拋棄的?"

    "我說了,這和你沒關系!這是我們的家事。"他冷著臉說道。

    "家事?你剛剛還說不認他,這怎么會變成你們的家事?"秦飛大怒道,"你說和我沒關系?好,顏如玉是我的摯愛,和我有關系嗎?!"

    此時的顏如玉早就淚流滿面,她想不清楚,為什么自己的父親會如此狠心。

    "親愛的,誰在外面?"這時候,一個胖婦抱著方才的小孩走了出來。

    顏如玉的父親臉色頓時變得更加不好看。

    "他們是誰?"胖婦問道。

    秦飛深吸了一口氣,說道:"這位是您男人的女兒。"

    "胡說八道!"胖婦似乎懂中文,她指著顏如玉說道:"請你馬上離開,滾!"

    這些秦飛都可以忍,但就連那個小男孩都張嘴指著顏如玉。讓她滾蛋。

    秦飛無法想象顏如玉心里有多痛苦,可他又不能出手揍他,氣急之下。便狠狠一拳打在了墻面上。

    這堅硬的墻面頓時出現了巨大的裂紋,"噼里啪啦"的聲音不絕于耳,一層又一層的粉末從墻上掉落而下。

    胖婦夫妻倆似乎被嚇住了。他們有些驚恐的說道:"你...你想干什么!信不信我報警?"

    秦飛冷眼看著顏如玉的父親,說道:"如果你不是顏如玉的父親,這一拳一定會打在你的臉上。"

    他父親面色鐵青,卻什么話都不敢說。

    "我會讓你后悔的,你記住了。"秦飛指著他的鼻子說道。

    隨后,秦飛拉著顏如玉的手,扭頭便走。

    走出他們的院落后,顏如玉終究是忍不住了,她蹲在地上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秦飛蹲下身子,輕輕地抱住了她,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

    天空飄起了漫天大雪。不一會兒,兩個人的身上,便落滿了雪花。

    不知道過了多久,顏如玉的才漸漸地冷靜下來。

    她擦了擦眼睛,站在那里有些茫然。

    "我很差勁嗎?"顏如玉轉身望著秦飛,紅著眼睛問道。

    秦飛揉了揉顏如玉的腦袋,說道:"說什么傻話呢,你是最優秀的,他不認你,是他的損失。"

    "走吧,我們先找地方住下來。"秦飛拉著顏如玉的手道。

    他們在附近找了一家酒店,開了一間套房。

    上樓后,秦飛給顏如玉倒了一杯水,說道:"要不要去你媽媽那里看看?"

    "不了。"顏如玉搖頭。

    看著她哭紅的眼睛,秦飛感覺甚是心疼。

    "好了,別哭了,再哭要不漂亮了哦。"秦飛刮了刮她的鼻子笑道。

    話雖如此,但巨大的悲傷依然籠罩著顏如玉。

    就這樣陪著顏如玉大半宿,到了半夜兩點多鐘的時候,顏如玉靠在秦飛身上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秦飛抱起了顏如玉,小心翼翼的回到了房間。

    將她放在了床上,蓋上被子后,秦飛便準備離開了。

    "先生,你能陪陪我嗎?"然而,正在這時候,顏如玉忽然喊住了秦飛。

    "我自己害怕..."顏如玉的聲音有幾分顫抖,可謂是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好。"秦飛遲疑半秒,便干脆的答應了下來。

    于是,秦飛靠著床的另外一邊躺了下來。

    剛一躺下,顏如玉便伸手緊緊地抱住了秦飛,幾乎整個人都貼在秦飛的身上。

    "先生,謝謝你。"顏如玉的聲音極小,就在秦飛的耳邊。

    秦飛笑道:"傻瓜,有什么好謝的。"

    氣氛凝固了半秒,顏如玉忽然睜開了眼睛,她有幾分可憐的看著秦飛,低聲說道:"先生,我...."

    "怎么了?"秦飛問道。

    "我喜歡你。"顏如玉像是下了極大的勇氣一般,才說出了這句話。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