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其他小說 > 重生之上門修仙 > 章節目錄 第422章 闖禍了

章節目錄 第422章 闖禍了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客站中,眾人推杯換盞,熱鬧非凡!

    特別是大家都很想過來巴結一下陳東這位大乘期的強者,畢竟這樣的強者,他們平時里連看都看不到,現在在他們眼前,還在跟他們一起喝酒吃菜。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簡直是他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下去之后,恐怕會成為這些人茶余飯后的談資,能吹一輩子。

    想當初。我可是和大乘期強者,喝過酒的??

    只不過人太多了,陳東哪里喝得過來,所以喝了一會之后,他就一人溜到門口去了。畢竟太吵,讓他有些不太習慣。

    見陳東站在門口去休息了,大伙可不敢再去打擾,但不存在的,他們又繼續去找萬南山喝酒。慶祝他和月宣姑娘的喜事。

    這可是大乘強者的侄子,能巴結到他,也一樣不錯嘛!

    與此同時,金剛門的門主,早已帶著禮物,正飛快的往這邊趕來。

    本來門主是想拉著大長老一起來的,畢竟他一個人還是有點發怵,可是大長老說啥也不愿意來,因為陳東真的是給他留下了嚴重的陰影,只要一想到之前發生的事,大長老就嚇得雙腿打顫,更別說又來見陳東了。

    無奈,門主也拿他沒辦法,只得自己一人來了,他不來不行啊,雖然聽大長老說,這位大乘期前輩,已經不再追究這事了。

    可門主心里沒底,他怕這位強者,萬一心情不好,又突然殺到他們金剛門怎么辦?畢竟人家是連赤血宗都能輕易滅了的存在,何況他們一個小小的金剛門?

    所以門主覺得,還是親自過來道一下歉的才好,畢竟這禍事是他兒子惹出來的,自己這個當父親的,怎么也要過來表示一下誠意,這樣才能保證陳東以后,不來滅他們的宗門,而門主也才會心里踏實。

    門主的速度非常快,生怕耽擱了時間,他幾乎是拿出了所有的本事,在全力飛行??

    終于,門主趕到了這邊城池,但有前輩在里面,他可不敢直接飛行進城。而是降到城外,步行進來,這樣才不會沖撞到前輩。

    "醉仙樓,應該就是這里了。"

    門主來的時候,問過大長老,說那位前輩就在這醉仙樓客站里,所以門主直接就找到了這里來。

    "哪里來的野小子,站在門口做什么?讓開。"

    找到醉仙樓客站之后,門主就立馬走進去,可是他看到一個年輕人,正站在門口,擋了他的道,門主罵了一聲,便一把將這年輕人給推到了一邊。

    雖然他非常害怕那位大乘期的前輩,但對于其他人。他還是要拿出自己的氣勢,畢竟自己好歹也是金剛門的門主。

    推開年輕人之后,門主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畢竟要面見前輩,肯定儀表整潔,這樣才能顯出自己的禮貌。

    整理好之后,門主覺得沒毛病了,這才小心翼翼的走進了醉仙樓。

    而陳東則是一臉的黑線,自己站在門口透透氣,打算清靜一下。怎么就來了個不長眼的東西,不但罵自己是野小子,還把自己推開?

    看來,自己這位堂堂大乘期強者,還真的是太低調了啊,誰都敢罵自己了?

    不過,陳東也沒計較什么,想想自己站在客站門口,也確實有點擋道,所以他只是聳了聳肩,就往旁邊挪了挪。

    然而,他完全沒想到,剛才那位罵自己的人,就是來找自己道歉的金剛門門主。

    同樣,門主也沒想到,自己剛才大罵的人,正是他要來面見的大乘期前輩。

    他進去之后,正好看到大家都在熱鬧的喝酒,也不知道哪一位是大乘期前輩,畢竟他之前并沒有見過陳東。

    好在的是,這些客站的掌柜,穿著都跟別人不同,門主一眼就認出來了,那邊正在跟大家倒酒的人,就是這家客站的掌柜。

    他便走過去,問道:"你是這客站的掌柜?"

    掌柜一愣,也沒認出對方是門主,還以為是來吃飯或者住店的客人,便點頭道:"對,我就是這里的掌柜,請問道友是吃飯還是住店?若是吃飯的話,那么道友就隨便請,今日我請客。"

    掌柜很高興,他說過,只要今天過來捧場的客人,統統由他請。

    然而門主則是一臉黑線,說道:"我是來找那位大乘期前輩的,請問??他可在?"

    "哦?你是來找他的?不知你是??"

    一聽是來找大乘期前輩的,掌柜就反應過來了,他肯定是找陳東的,畢竟這里就只有陳東一人是大乘期強者。

    "我是金剛門的門主,之前小兒沖撞了他,所以我是過來道歉的,他有沒有在?"

    門主解釋了一句,隨后又追問。

    "原來是門主,前輩就在門口站著呢,你進來的時候,沒看到他嗎?"

    若是之前,掌柜聽到金剛門的門主來了,恐怕會嚇得瑟瑟發抖。但現在卻不一樣了,有陳東為他撐腰,他哪里還會忌憚門主?

    更何況,門主的兒子黃公子,還差點害了他女兒。所以掌柜也對他沒什么好客氣的。

    "在門口?我怎么沒看到,難道他走了?"

    門主一愣,因為他記得,進來的時候只看到有一個野小子在擋道,并沒有看到其他人啊。

    "你再仔細看看。那可不就是你要見的大乘期前輩嗎?"

    見門主不認識陳東,掌柜就指著門口站著的陳東,給他提醒了一句。

    "你??你說什么玩意?他??他就是那位前輩?"

    這下,門主終于醒悟了,原來門口那位,就是大乘期前輩啊。

    "對啊,難不成我還敢拿大乘期前輩來跟你開玩笑么?"掌柜一臉肯定的說道。

    "我??我就是賤哪!"

    啪!啪!

    門主頓時哭了,大罵了自己一句,隨后二話不說的,就用巴掌抽到了自己的臉上。

    媽耶,自己剛才進來的時候,推了一把前輩不說,還特么罵前輩是野小子?

    我不是來道歉的么?

    我的個天,我這是有多大的膽子啊,居然敢那樣對前輩無禮。罵人家是野小子,還推人家?

    "門主,你這是怎么了?"

    然而掌柜卻不知道剛才他在門口罵了陳東,所以看到門主這模樣,他就好奇的問了一句。

    "我??"

    門主想解釋。可是他又不知道該怎么說,難不成要告訴掌柜,自己剛才在門口,罵了前輩,還推了前輩么?

    這尼瑪得要多大的勇氣?

    欲哭無淚啊,這可怎么辦?前輩會不會生氣,然后先把自己拍死,再去滅了自己金剛門?

    他這一幕,也引得喝酒的客人們,都紛紛看了過來,同時也有人認出了門主。

    "咦?那不是金剛門的門主么,他怎么也來了?"

    "這還用說嗎,他兒子得罪了前輩,所以他肯定是來給前輩道歉的,可奇怪的是,前輩就在門口站著,他不去道歉,跑這里面來哭什么?"

    認出他的人都有點好奇,雖然猜到他是來道歉的,但他們就整不明白了,為什么這家伙會站在客站里面哭?而且還在抽自己的巴掌?

    這特么,會不會是有病?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