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其他小說 > 至尊戰神 >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六章:嚴侯之邀!

章節目錄 第四百零六章:嚴侯之邀!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什么?"看到這一幕,原本還滿臉冷笑的嚴寬,頓時呆滯住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可是武叔啊,這可是他二叔嚴奇手下的大將,身份極其尊貴。就算是他們這些嚴家的人,見到對方也要恭恭敬敬。

    可現在,武叔竟然向著蕭塵一個年輕人行禮,還對蕭塵以"先生"相稱。

    這。簡直不可思議。

    不僅是嚴寬,四周他的那些同學,也紛紛心中一驚,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

    唯有徐青染。沒有太過意外。

    畢竟他知道蕭塵的身份,前段時間連元老會,都對蕭塵公開致歉了。蕭塵在整個夏國,已經擁有著極高的聲望。

    就算是秦王境之主嚴奇親至。她都不會意外,更何況區區一個嚴奇的手下?

    蕭塵沒有理會他們,只是掃了那中年男子一眼,淡然問道:"嚴奇派你來的?"

    那中年男子恭敬道:"在下武振山,正是奉嚴侯之命,來見蕭先生。之前嚴侯與您之間,有一些小誤會,還請蕭先生不要介懷。"

    秦王境之位,由嚴家的人世襲,如王侯一般。所以歷代的秦王境之主,也被稱為"嚴侯"。

    聽到武振山的話,嚴寬的心中,愈發震驚了?

    什么意思?

    難道武振山前來,竟是代替他二叔嚴奇,向蕭塵賠罪的?

    可這怎么可能?眼前的,不過是一個和他年紀相仿的年輕人啊。有什么天大的來歷,竟然能讓他那貴為十境之主之一的二叔服軟?

    其他人,也全都是心中凜然。

    "不要介懷?"蕭塵冷笑一聲,嚴寬無緣無故想要殺他,不惜動用導彈轟炸蕭塵所乘坐的飛機。

    如果不是機緣巧合,蕭塵恐怕還真死了。

    現在,嚴寬竟想求和。

    不過如今局勢特殊,外敵環伺,蕭塵也不是不能網開一面。畢竟這種時候,殺自己人,沒有任何好處。

    當下蕭塵直接說道:"要我網開一面,也不是不行。不過,你還不夠分量。讓嚴奇。親自來見我!"

    隨著蕭塵的話音落下,嚴寬頓時忍不住怒斥一聲,"放肆!"

    "我二叔是什么人,也是你想見就能見的?還讓他親自來見你,你配嗎?"

    嚴奇是嚴寬心中的偶像,哪里容得蕭塵這么輕蔑?

    在他看來,蕭塵的話,簡直就是對嚴奇的侮辱。

    蕭塵卻毫不在意,掃了嚴寬一眼,淡然道:"區區一個秦王境之主,你該問,他配不配見我。"

    "你??"嚴寬勃然大怒。

    而一旁的武振山。則是不卑不亢道:"看來,蕭先生是沒什么誠心了。既然如此,在下也不敢強求。讓嚴侯來見你,恐怕不太可能。不過我這里有一張請帖,嚴侯讓我交給你,他在西北高原等你。"

    說話之間,武振山取出一張請柬,遞給蕭塵。

    "西北高原嗎?也好。那我便親自走上一遭。"蕭塵冷笑一聲,看也不堪那請帖一眼,就直接攔了一輛車,前往西北高原。

    直到這個時候,武振山才微微松了一口氣。

    剛才面對蕭塵,他雖然表現得不卑不亢,可卻也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此刻放松下來,頓時感到背后已經被冷汗給浸濕了。

    而嚴寬則是連聲問道:"武叔,那個蕭塵,究竟是什么人?"

    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就連武振山,甚至嚴奇,都對蕭塵這么凝重。

    武振山掃了嚴寬一眼,搖了搖頭,"好奇心不要太重,他是你惹不起的人。"

    說著,同樣大步離去。

    只剩下嚴寬留在原地,臉色陣青陣白,緊接著一咬牙,"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西北高原嗎,我也去看看。"

    一旁的老教授李仲德連忙阻攔,"嚴寬,既然事關嚴侯,你還是不要摻和為好。"

    嚴寬搖了搖頭,"李教授,你們先找地方休息吧,我去看看就回來。"

    他實在難忍心中好奇,而且他倒是想要看看,面對嚴奇的時候,蕭塵還敢不敢這么囂張。

    "我們也去!"

    "我們也去!"四周嚴寬的那些同學,此刻也滿心好奇,連忙附和。

    李仲德搖了搖頭,"也罷,既然如此,大家就一起去吧。正好,可以拜會一下嚴侯。"

    唯有徐青染,心中生出一個念頭,"那個嚴奇,恐怕要倒霉了。"

    ??

    車越往前行。四周的空氣就愈發稀薄,讓不適應的人,有一種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的感覺。

    此刻,車子赫然已經駛上了西北高原。

    "停車!"正在這個時候。前方的道路上,有士兵設卡,將蕭塵所乘坐的車子攔了下來,其中一名士兵上前一步。面無表情道:"此路禁止通行,西北高原暫時封鎖。"

    司機連忙征詢地看向蕭塵,"先生,你看??我們是原路返回,還是怎么?"

    "不必了,你先回去吧,前面我步行即可。"正在他說話的時候,蕭塵赫然已經放下車費,推開門下車了,緊接著徑直向著前方走了過去。

    "唉,先生,你可別亂來啊!"司機見狀。頓時嚇了一跳。

    在這里封鎖道路的,可是秦王境士兵。這要是起了沖突,蕭塵能討得了好?

    果然,那幾名設卡的士兵。看到蕭塵竟敢硬闖,頓時臉色一變,冷聲呵斥道:"滾!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再敢硬闖,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說著,更是有兩人,直接向著蕭塵抓了過去。

    可以他們的身手,哪里碰得到蕭塵?一抓之下,頓時抓了一個空,再看時,竟然連蕭塵的蹤影都看不到了。

    "什么?"一時間,無論是那些士兵,還是司機,全都是嚇了一跳。

    尤其是司機,更是狠狠咬了一下舌頭,確定不是在做夢之后,頓時心中一顫,"這大白天的,我難道是??見鬼了。"

    剛才蕭塵只是身體一晃,竟然就消失不見了。

    想起剛才蕭塵還坐在他車上,司機頓時感到一陣不寒而栗。

    而那些士兵,則是連忙驚呼起來,"有敵人硬闖,快通知主將和嚴侯。"

    正在這個時候,武振山和嚴寬等人的車子,也紛紛駛到了近前。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