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都市小說 > 曠野里的星 > 章節目錄 260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之后被診斷因為傷情過于嚴重,無法再進行工作。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樣的消息一傳出,整個安氏都是動蕩的。

    安夷想要去探視,被醫生拒絕在外面,因為傷情過于嚴重,連家屬都拒絕探視。

    安夷站在外面哭著,江媽媽急的團團轉。

    安清輝的車禍,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程凱在得到消息。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安夷在哭,哭的有些不知所措,程凱從未見過安夷為誰哭過。平時她的眼淚是偽裝,是欺騙,是故意營造的楚楚可憐,可安清輝的突然車禍。程凱第一次發現,安夷的臉上的眼淚,是真的,是真實的哭泣和不知情況的擔心。

    程凱立馬走了過去,走到她身邊喚了句:"安夷。"

    安夷聽到程凱的聲音,她立馬看向他。

    程凱一把將她摟進了懷里。

    安夷在她懷里哭著,她說:"怎么會突然出車禍,爸爸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程凱摟著她說:"你先別急,不會有什么問題的,等醫生那邊的回答。"

    安夷害怕死了。

    她已經哭了一上午了,嗓子都哭啞了。

    安家沒有主心骨如今,程凱自然便替安夷處理著這一切,他一邊摟著安夷,一邊對同樣守在門口的安清輝的助理問:"醫生說過,什么時候可以進去嗎?"

    安清輝的助理說:"都沒有,說暫時還沒脫離危險,要等穩定以后。"

    正當程凱摟著哭泣無助的安夷,在那詢問安清輝的助理時。

    走廊的那一端,出現一個人,沈韞站在那,朝安夷那端看著。

    他的目光,落在程凱和安夷身上。

    此時的程凱,像極了安家的一家之主,替安夷處理著所有的事情。

    沈韞冷冷的看著,沒多久,沈韞便離開了。

    之后沒多久,警察來和安夷處理著安清輝撞車的事宜,程凱便又帶著安夷一起去警察局處理。

    安清輝車禍的原因。是車子和車子意外相撞,而導致的意外事故。

    因為早上大雨,兩輛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由于車速都過于快,導致車輪打滑,兩輛車發生了激烈的碰撞,車上的所有人員全部被緊急送醫。

    安夷哭的像個淚人兒,程凱帶著她從警察局回來后,她又要往醫院趕。

    可是其實去了醫院,安夷現在也見不到安清輝人。

    程凱在車上對安夷說:"安夷,你還是先回去休息,有情況了。我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安夷不肯,她說:"我要去醫院守著爸爸。"

    程凱發現安夷的心思竟然全在安清輝的身上,她完全沒有想到別的,他本想提,可一想到安夷只有安清輝這一個父親,他又覺得還是不要提為好。

    程凱拗不過安夷,便只能陪著安夷再次返回醫院,此時是晚上的十點了。安夷什么都沒吃。

    她似乎吃不下,全身心的就是在病房外面等著。

    江媽媽從家里拿著吃的過來給安夷吃,她也不肯,眼睛只是緊盯著病房門。

    好在,她已經停止哭泣了。

    可是不言不語。

    程凱陪著安夷在外面等待著,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安夷自己扛不住在程凱懷里睡過去,江媽便小聲說,讓程凱送著安夷回去,她在這邊守著。

    程凱便點頭,抱著安夷離開。

    她的臉上還掛著未干的眼淚。

    安夷是晚上十點醒的,她醒來時,房間一片漆黑,沒有任何的燈,她從床上立馬坐了起來,第一反應,便是在漆黑的房間里,急切的喚了句:"江媽媽。"

    沒人應答,她立馬從揭開被子從床上下來,然后迅速出了房間,朝樓下走去。

    傭人們在那零零散散的忙碌著,安夷站在那看著。

    她走了下去,第一時間便是問最近的一個傭人:"醫院有打電話來嗎?有沒有說,爸爸現在的情況?"

    傭人忙說:"小姐,醫院還沒打來任何的電話呢。"

    安夷哭著便朝外面走,衣服都沒有換,穿著睡裙。

    傭人在后面喚著:"小姐!小姐!"

    安夷也沒有理會。

    等再次到達醫院后,安夷竟然不是去安清輝病房繼續等,而是去找沈韞。

    她到達沈韞的科室,莽莽撞撞的沖了進去,直接沖到沈韞所在辦公室,她喘著氣站在沈韞面前。

    沈韞正在和身邊的人說話,在安夷沖進來后,他停住,看向安夷。

    安夷臉上帶著淚,頭發披散著,眼神無助極了,她就那樣看著沈韞。

    沈韞身邊的人看了她一眼,便走了出去。

    她繼續要知道安清輝的情況,可是現在醫生那邊不準探視。她找不到任何人去了解情況,她只想到了沈韞。

    她哭著說:"幫幫我。"

    沈韞放下手上的東西,看著她。

    好半晌,他說:"你要我幫你什么。"

    安夷說:"我想知道爸爸的情況。"

    沈韞自然早就聽說了這件事情。所以當時他才會第一時間趕過去,不過,當時她正在程凱懷中哭泣著。

    沈韞淡漠的側過臉說:"你父親的主治醫生并不是我。"

    他并不理會她。

    安夷走了過去,竟然小心翼翼的扯住了沈韞的衣袖。她哭著說:"沈韞哥哥,幫幫我。"

    沈韞看著她。

    可憐極了,那副模樣,他從未見她哭得這么傷心過。

    安夷撲進沈韞懷里,哭泣著。

    可是沈韞依舊沒有動。

    安夷哭著說:"幫幫我好不好,沈韞哥哥。"

    外頭的護士想進辦公室,見沈韞竟然被一個穿著睡裙的女孩抱著,都嚇了出來。

    什么情況。

    沈韞說:"程凱不是能幫你嗎。"

    安夷哭著說:"我想知道爸爸的情況。"

    良久,沈韞淡聲說:"我可以幫你,但是、你先回家穿好衣服。"

    安夷在沈韞懷中停止了哭泣,她沒有松開沈韞,依舊靠在沈韞懷中。

    沈韞將安夷的手從身上拿開。然后和她隔開一點距離:"我送你。"

    他轉身朝著外面走,也沒有管后面的安夷。

    安夷站在那良久,立馬又跟上。

    沈韞送著安夷回去換好衣服,換好后。她又來到沈韞懷里哭泣著。

    這次她的臉埋在沈韞頸脖,那些熱淚全都流瀉在沈韞皮膚。

    沈韞看著懷中的人,真是可憐到不行。

    沈韞根本不是什么鐵石心腸的人好,何況是面對她。

    過了半晌,他才低聲問:"怎么說的。"

    安夷抽泣著,從沈韞懷中抬起臉來,那張帶淚的臉,便清晰的出現在沈韞面前。

    鼻子都是紅的,眼淚似滾動的珍珠,唇粉紅的,因為抽泣抽動著。

    她看著沈韞。

    她又埋進沈韞的懷里,在那哭著。

    沈韞的手,終是落在她腦袋上,撫摸著她。

    安夷似乎是尋求沈韞的安慰,又抬頭,看著沈韞,她去親沈韞。

    她見沈韞沒反應,又親著。

    沈韞最終還是含住了她唇。

    她依舊在嗚咽著。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