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都市小說 > 天降橫財 > 章節目錄 第九百十一章 重癥監護室

章節目錄 第九百十一章 重癥監護室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沈良新臉色一僵,他雖然早就知道兩個人的關系肯定不簡單,但是今天撞上這樣一幅畫面,還是多少有些尷尬。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只是相較而言,陳思璇倒是顯得落落大方地開口說道:"有什么事情跟我說吧,秦凡幾天沒睡了,讓他多休息一會兒。"

    沈良新點頭,隨即恢復正色道:"那天在高速上攔截秦少車子的人已經查出來了,江河說是從燕京過來的一群人,現在就在劉惠家里,要不要動手直接把他們給抓了,然后問出來幕后指使是誰?"

    "找到了?"

    陳思璇黛眉輕挑。她知道秦凡那晚從自貢縣回來時,在高速上的遭遇。

    為此也擔心了很久,私底下動用了自己的關系在調查,卻沒有結果。

    "先盯著,讓江河的人不要輕舉妄動,我自由安排。"

    陳思璇表現的并不激動。而是平淡地吩咐下去,然后轉身走進去辦公室。

    這讓沈良新愣了好半天,因為到目前,他還不知道沈家的對手到底是誰,而且經過多方打聽,似乎連沈家人也沒有找到對手做事的直接證據。而江河這次帶來的消息,無疑將會打破這個局面,給沈家一個可以反擊的機會,但是陳思璇,怎么看出來一點反應也沒有呢?

    沈良新帶著疑惑離開1號別墅。

    陳思璇進門后反手將房門關閉,看著躺在沙發上依舊熟睡的秦凡,皓齒輕輕咬住紅唇,猶豫了一下,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

    "可以開始了。"陳思璇低聲道。

    電話那邊沒有回應,等陳思璇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

    一股潛伏在南都許久的力量,如蟄伏了一個冬天的地蟲,破土而出,朝著目標直逼了過去。

    而與此同時。

    一個電話,直接打到了秦凡的手機。

    秦凡被驚醒。

    立即從沙發上坐起身,拿起手機直接按下接聽鍵。

    "您好,請問您是秦凡先生嗎?"電話那頭的男聲,低沉而嚴肅。

    "是我,您哪位?"秦凡幾天沒有睡覺了,剛才又是半睡半醒之間猛然起身,說話張口時,都感覺到全身器官的麻木和僵硬。

    "我是圣德醫院調查組組長王民,現在在南都特殊醫院,你趕緊來一趟吧。"

    啪!

    電話被掛斷。

    秦凡呆立當場。

    調查組?特殊醫院?

    一種極其不祥的預感陡然在心頭升起,他力氣從沙發上站起來找鞋穿,而在此時,一道線條完美的倩影出現在視線中,然后蹲在他身邊,將鞋子套在他腳上,然后慢慢系上鞋帶。

    "不要著急,我跟你一起去。"

    陳思璇的聲音很動聽,潤物細無聲般撫平了秦凡內心的狂躁。

    "好。"秦凡深吸了口氣,點頭。

    考慮到秦凡休息不好,情緒又不穩定,陳思璇親自開車,將他送到電話里那個人所說的特殊醫院。

    所謂特殊醫院,是建立一些特殊管理監控部門附近的特別醫院。

    目的了為了方便這些部門內看管的人員突發重病,在救治的過程中,不遭受意外。

    位置十分偏僻。

    陳思璇全速行駛也差不多一個多小時才到。

    大門是封閉的。

    秦凡出示過身份,門衛跟里面的人確認過后,才放他一個人進去,陳思璇不能入內。

    "我在門口等你。你放心去吧。"陳思璇溫柔地看著他說道。

    秦凡點點頭,轉身走進醫院大門。

    陳思璇站在大門口,看著秦凡走進大門的落寞背影,美眸流轉,輕輕呢喃道:"你可一定要堅持住啊??"

    走進醫院大樓,有身穿黑色中山裝的人給秦凡帶路,直接上三樓重癥監護室。

    "你父親在今天凌晨6點鐘突發腦溢血送到醫院,經過搶救治療現在還沒有過危險期,正在進一步觀察,你不能進去,就在這里吧。"

    在重癥監護室門口,負責人對秦凡說道。

    聽聲音,就是那個在電話里通知秦凡來這里的組長。

    秦凡沒有說話,站在重癥監護室的門口,通過玻璃窗,看到了此刻躺在病床上,渾身被管子插滿的沈建平。

    在這一刻,秦凡才真正感覺到父子連心的那種痛感。

    沈建平和他一樣。都是不善于表達情感的那種人。

    從一開始的見面,到后來關系逐漸親密,沈建平始終都保持著身為父親和男人的威嚴,即便是身邊人,也會時不時給人一種莫名的壓迫感,讓秦凡一開始很不適應。

    可是人的感情,怎么能忽略他的行動,而從言語上來判斷是否真誠呢?

    看著病房內昏迷不醒的父親,秦凡只感覺眼淚在眼眶里打轉,但始終沒有落下來。

    "我父親身體一直很健康,每年都會有定期的全面體檢,血壓。血脂,血栓都在正常水平范圍,為什么會好好的,出現腦溢血?"

    秦凡轉過身,出聲質問身后的男人。

    男人堅毅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意外,根據他這么多年的辦事經驗,通常被問詢人身體出了問題,通知家屬之后,家屬來到現場的第一反應必定是哭嚎叫喊,抓住他的領子不放,說是他們的責任,必須要給出一個交代。

    可是眼前這個看起來不大的少年,卻表現出驚人的冷靜。

    他能看的出來,少年的情緒波動是極大的。

    但是他在用力克制自己。

    不讓自己失態,因為他知道,這種時候的失態,是毫無意義的。

    "我們也沒有辦法。"

    中年男人嘆了口氣。

    "上面給的任務時間很緊,我們不得不超時超量增加問詢的時間和力度,但這一切都是在監控下進行的,沒有對本人進行過任何言語和身體上威脅以及攻擊,并且今天早上發病時,是在他休息的時間,是負責巡夜的安保發現的,第一時間通知了我們,然后就送到這里。"中年男人如實陳述道。

    "在你們審訊結束后,到他發病之前,有其他人接觸過他嗎?"秦凡看著他繼續問道,"我想我應該有這方面的知情權,關于我父親的身體健康。"

    中年男人沉默了片刻,點點頭道:"有,這次調查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南省的負責人進行臨時問詢,以補充相關事件的證據鏈,在我們昨晚的問詢結束之后,有省方面的人進行過不到十分鐘的簡單問詢,我們有同事在現場,一切都是按照規矩進行,并沒有出現過意外,他本人也沒有出現過任何情緒劇烈波動的跡象,都有錄像可以證實。"中年男人回應,這個問題在他回答的權限范圍之內,不必避諱什么。

    "吃飯,喝水呢?"秦凡問道。

    中年男人眉頭皺起來了,"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有人敢進我們的地方,對他本人進行迫害?"

    "我沒有這樣說,但不排除這個可能。"秦凡說完,仔細盯著他補充道:"這件事情的的干系有多大,你應該是知道的。"

    中年男人不說話了。

    他當然知道這次調查沈氏集團,是頂著多大壓力進行的。

    諸方關注,多方高層叮囑,一定要特事特辦,事情要辦好,決不能出半點遺漏。

    事關重大,但是他仍然不敢相信有人敢在這種情況下,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對人動手,這太恐怖了,這種關鍵節點,誰敢這么做?

    "如果他本人在此之前身體真的沒有任何相關疾病的話。我可以不排除外界因素干擾,導致他重病住院,并會啟動相應的調查程序,還事情一個清白。"中年男人沉默了片刻,開口說道。

    "謝謝。"秦凡點頭,隨即又說道:"我相信你們一定會還我們沈家。一個公平的。"

    秦凡并沒有在醫院里過多逗留,不到半個小時,就從醫院內部離開,坐到了陳思璇的車上。

    "怎么樣,沈叔叔沒事吧?"陳思璇關切問道。

    秦凡沒有說話,而是陷入了長時間的沉思。

    ??

    在南都某處便宜民房內。

    一群人卸掉偽裝。站在房間里,正恭敬地看著眼前的一位中年人。

    "都辦好了,我們利用保潔的身份,在沈建平的水杯里加了溶血栓和抗凝血,他已經并發送進醫院了,不過聽說搶救了過來,還在重癥監護室,進一步觀察,要不要我們再過去補一刀,讓他早點去陰曹地府報道!"

    為首的人,手里還拿著調查大樓的保潔外套,語氣森然說道。

    "不用了,沈建平這個年紀經歷這幾場大難,就算不死,活過來也跟廢物沒什么區別,我已經稟報給了上面,那邊就不用管了,現在的關鍵問題。是你們需要力氣去趟劉惠的家,據那邊的人說,今天一大早,有不少掛著外地車牌的車輛和人員從高速入口駛進他們的縣,從多個方向朝劉惠家靠近,那邊人手不夠。需要你們去幫忙。"中年人說道。

    "現在就動身嗎?"下人問道。

    "是的,車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了,你們現在就走。"中年人淡淡道。

    "是!"

    幾個人聞言沒有任何猶豫,立即轉身離開房間,朝著樓下走去。

    等到房間里的人全都走了之后,中年人走到窗戶前,看著樓下幾個人正在上車,冷冷說道:"你們都是我一手培養出來的,不是我想要你們的命,只是事情太大了,我必須把每件事都做的干凈,所以這個世界上,將不會有你們的存在,也不會留下你們存在的任何痕跡??"

    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