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穿越小說 > 重生明末當皇帝 > 章節目錄 第114章 :血流成河

章節目錄 第114章 :血流成河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ps:第二更到!一大早很努力的在碼字!作者先去吃個飯,一會回來繼續奮戰,兄弟們等我下一更!有月票的馬上支援一下!~

    槍聲猛然響起,聲勢之大,令人膽顫心驚。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對于明軍使用的火器,奢崇明從來都是不屑一顧的,威力根本比不上弓箭,還經常炸膛,在他眼里簡直就是廢的。可是明軍發動的第一輪齊射,叛軍前排的士兵頓時成排的倒在了地上,其威力頓時讓奢崇明等人震驚不已。

    這可是百米之外,大約是七十步的距離,而倒下的叛軍少說有四百多人。

    以為河谷地形較為狹窄,一字擺開僅能容納五百余人,明軍火槍手三排一共一千五百人,發動的一輪齊射,造成了極大的殺傷效果。

    叛軍身上的防護顯然并不是太過出眾,之所以號稱精銳,主要是土司兵敢打敢拼。在一百米的距離上,明軍的燧發槍已經能夠對叛軍造成極大的殺傷力了。

    “裝彈。”一輪射擊過后,三排火槍手抓緊時間裝彈。

    此時叛軍迅速到八十米內,便碰上了一道道拒馬,頓時阻礙了前進的道路,沖鋒速度頓時緩了下來。

    在破壞拒馬的過程中,叛軍已經遭到第二輪齊射了。

    “瞄準……放!”

    槍聲再度響起,如同奔雷一般的炸響過后,叛軍再度倒下四五百人。被擊斃的叛軍身上到處都是槍眼,在這個距離上。敵軍又如此密集,明軍火槍手基本上不可能打不中人,滑膛槍的精度雖然差。但也不是無跡可尋,百米之內集中一定區域的靶子是沒問題的,何況敵軍實在太密集了,只要高度不打歪了,不管是偏左還偏右,都能打到人。一千五百名火槍手密集齊射之下,叛軍最前排好似被割麥子一般再次倒下整整一排的人。

    前面的戰友被當場擊斃。身上還留有恐怖的槍眼。后面的叛軍突然變成了最前排,而且看到友軍的慘狀,頓時明白了自己的命運。

    這……不是排著隊去吃槍子嗎?

    因為場面太過震撼了。齊射的效果讓叛軍前排士兵都感覺自己躲無可躲。這也讓那些變成前排的士兵沒有了僥幸心理,讓他們意識到下一次槍聲響起,他們也將被成排槍斃。

    叛軍的前排士兵頓時恐慌了起來,有些甚至開始裹足不前。

    齊射的優勢頓時發揮了出來。三段射擊顯然沒有這樣的震懾效果。如果分成了三段進行射擊。前排敵軍士兵就會產生僥幸心理,也許自己不會死!那么結果就是,死的就當場死了,沒死的則興高采烈的確定自己的判斷——哈哈,哥果然沒死!

    叛軍終于還是破壞了拒馬,再度沖了過來。只是叛軍的陣型經過兩輪的火槍打擊,以及因為拒馬破壞的快慢時間差異、部分士兵的拖拖拉拉不想頂在最前排,讓叛軍的進攻陣型已經被打亂了。顯得有些松散。

    然而剛從過拒馬陣,還沒沖出幾步。叛軍身后的地面上突然響起了猛烈的爆炸聲。

    轟轟轟轟……

    火光從地面沖了起來,一縷縷白色硝煙彌漫在半空中,縈繞在叛軍士兵的周圍。叛軍士兵隨著爆炸,慘叫著倒在地上,很多都沒有死,但是腿已經被炸傷、炸斷。有些運氣不好的,則直接被炸死,反倒是沒了那么多的痛苦。

    叛軍驚慌失措,后面的奢崇明等人大吃一驚,不知道為什么會有火藥在腳底下爆炸。

    這玩意自然就是地雷了,明代地雷叫炸炮,用的是鋼輪發火機觸發。這種鋼輪發火機,顯然不是土司部隊的有東西。

    破壞了拒馬的叛軍,因為踩到了鋼輪發火機,導致了后方發生了連環爆炸。連環爆炸讓整個叛軍的沖鋒頓時為之一滯,叛軍士兵恐慌四處亂竄。

    畢竟地雷在身邊爆炸,巨大的聲響、沖擊力突如其來,誰能面不改色的繼續沖鋒?

    爆炸過后,沒有受傷的叛軍士兵迷茫的看著身邊縈繞的硝煙,能見度頓時下降了許多,周圍到處都是被炸死、炸傷的戰友,頓時恐慌起來。特別是那些被炸傷了腿的叛軍,活下來基本上都得殘廢。

    就在這個時候,明軍的火槍兵依舊在對叛軍進行持續的射擊。

    “瞄準……放!”

    “瞄準……放!”

    重復的口令,重復的射擊,士兵如同條件反射一般裝彈、瞄準、扣動扳機,每一次齊射都雷霆一般,瞬間帶走四五百名叛軍士兵的生命,一些叛軍甚至是被齊射打成了篩子,身上到處都是彈孔。

    叛軍離他們越來越近,然而火槍的殺傷力也越來越恐怖,猶如一道道死亡火力網。齊射所帶來的震撼效果,讓沖鋒中叛軍已經是徹底的膽戰心驚。

    齊射的視覺效果太強烈了,瞬間就能讓叛軍倒下幾百人,這讓叛軍能夠非常明顯的感受到火槍的殺傷力。

    叛軍終于還是沖到了四十米外,但是沖在前面的叛軍已經是零零星星的了,一名叛軍突然感覺前面的地面有些不對勁,好似泥土被翻過。

    正想著,已經一腳踩了上去。

    嘩啦!

    踩了個空,那名叛軍士兵當場陷了下去,只見地面上竟然只是一層薄薄的土層,下面卻是一條壕溝。

    壕溝深將近兩米,摔下去盡管死不了人,但一時半會也爬不出來,嚴重阻礙了叛軍的沖鋒速度。

    后面的叛軍士兵有了‘前車之鑒’,非常聰明的越過壕溝,步子邁得大了許多。可結果腳下同樣一空,瞬間就掉進了另外一條壕溝當中。

    顯然壕溝不止一條。

    這可都是第四步兵師連夜給奢崇明所部叛軍準備的‘豪華大禮包’,正是利用奢崇明急于求戰的心理,提前布置了作戰工事。

    “瞄準,放!”

    又是一輪齊射,一千五百桿燧發槍噴出烈焰與硝煙,再度將前方沖來的數百名叛軍當場擊死。

    奢崇明看著自己的步卒一排接一排的被無情擊斃,已經紅了眼,難以執行的看著這支奇怪的明軍。

    “爹,這些明軍的火器太過犀利了,只可如何是好。”奢寅頓時有些手足無措,焦急的對奢崇明問道。

    “沖,給我沖過去,只要沖過去就贏了,你帶人親自督戰,后退不前者當場斬殺。”奢崇明大吼一聲,明軍火器確實犀利得讓人難以置信,可是奢崇明也不是沒見過明軍的火器。但他知道明軍的規律,那就是只要靠近,隨便沖殺幾下就可以將明軍的火器部隊擊潰。

    “孩兒遵命。”奢寅大聲唱諾,隨即奢崇明所部后陣五千人也全部壓了上去,奢寅親自帶隊上前督戰。

    全面沖鋒已經開始了,勝負已經是一錘子的事情了。

    前方的叛軍,不少已經被嚇破膽,抱著腦袋四處亂竄。奢寅和他手下的親兵當場斬殺了幾十名裹足不前的叛軍,終于是驅使著叛軍繼續向前沖鋒。

    近了!近了!

    幾道壕溝越過后,離明軍的火槍兵越來越近了。然而在這些沖上前的叛軍身后,已經倒下了將近三千多具尸體,還有許多傷兵。

    火槍兵一共進行了七輪齊射!叛軍的尸體躺了一路都是。

    明軍火槍兵同樣也有不小的損失,足有數百人被叛軍弓箭手陣前射殺,只是這樣的損失相比叛軍來說實在太輕微了。而且這些火槍兵面對從天而降的箭支,根本不聞不問,完全不受干擾。

    畢竟火力不密集,火槍兵們都覺得自己不一定會死,反正都交付給命運進行裁決了。再則京營編練成新軍之后,軍法是為嚴酷。士兵在嚴酷的軍法下訓練,已經越來越機械了,看到身邊的戰友被射死,也是無動于衷的繼續裝彈。

    此時已有零星的叛軍沖上來了,奢崇明頓時大喜過望,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是讓奢崇明當場噴出一口老血。

    明軍的火槍手后撤了,出現在火槍手身后的卻是一排排的長槍兵。只見這些長槍兵排列成密集的陣型,一桿桿的長槍如同刺猬一般密密麻麻的對準沖來的叛軍士兵。

    正在沖鋒的叛軍,當場撞了上去!

    結果,自然慘不忍睹、悲劇得一塌糊涂。

    幾名叛軍沖在最前面,當場就被戳死了。密密麻麻的長槍林,根本沒有縫隙讓他們鉆,一靠近就被四五桿長槍。

    接著十幾名叛軍沖了上去,一樣被當場戳死。

    后面沖上來的叛軍逐漸多了起來,第三排沖上來一百多名叛軍,結果依舊是飛蛾撲火,被長槍當場戳死、挑死。

    這下后面的叛軍學乖了,連忙止住腳步,與后方的友軍組建陣型再沖。這樣亂哄哄的沖上去,完全就是送頭的。

    叛軍后方依舊在往前壓,很快叛軍也組成了密集的陣型,手持刀槍緩緩向前。火槍兵已經后撤了,叛軍也不需要再快速的沖鋒了。

    叛軍和明軍很快就如同兩道洪流,在狹長的河谷之中‘擠壓’在了一起,真正的較量才剛剛開始。

    奢崇明所部叛軍被射上了數千人后,依舊沒有潰敗,這確實是出乎了第四步兵師師長丁茂新的意料。

    看著叛軍如同潮水一般沖了上來,丁茂新頓時笑了。

    從高空鳥瞰下去,叛軍如洪流一般擠向明軍,身穿紅色戰袍的明軍陣型堅如磐石一般,巋然不動的屹立在河谷之中。

    叛軍一方卻如同冰雪一般迅速消融。

    鮮血,已染紅了泥土,在河谷中涓涓長流。(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