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墨文學 > 穿越小說 > 重生明末當皇帝 > 章節目錄 第027章:布局遼東

章節目錄 第027章:布局遼東

    天才壹秒記住 潑墨文學 『 www.aigklzd.cn』,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遼東問題,朱由校接連上了三天早朝,

    全都是議遼東問題。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一群東林黨也甚是搞笑,馬上調轉矛頭,說熊延弼如果在遼東,也不會有這樣的禍事。

    于是乎,御史馮三元等參與彈劾熊延弼的四人,很快就被連貶四級,變成了芝麻小官。

    “啟奏皇上,如今遼東局勢,應召熊延弼進京問策,若有對策,則復其為遼東經略。”葉向高對朱由校建議道,朱由校一口否決道:“不允,熊延弼此人脾氣暴躁,不宜經略遼東。”

    熊延弼經略遼東本來沒什么問題,此人用兵謹慎,風格以守為主,輔以精銳潛入野豬皮后方進行游擊。這樣的決策,自然是適合當前的局勢,因為當前朝廷沒多少錢可以折騰,熊延弼這種風格比較省錢。

    但偏偏朝中東林黨占據上風,東林黨肯完全放權?

    歷史上熊延弼被重新請了出來,結果東林黨又弄出一個遼東巡撫王化貞出來,還讓其不受熊延弼節制,實際上是把熊延弼給架空了,熊延弼手上根本就沒有多少軍隊,大部分軍隊被王化貞給掌控。最后王化貞又把遼東明軍的家當給敗了,熊延弼也被連累,被砍了腦袋傳首九邊。

    在行刑之前,熊延弼還被東林黨索要三十萬兩白銀,熊延弼拿不出錢之后被砍了。后來東林黨投降滿清后編寫史書的時候,則變成熊延弼試圖賄賂魏忠賢,后又拿不出錢,所以才被砍了腦袋。東林黨把關系撇得一干二凈,魏公公再次無辜中箭。

    熊延弼盡管難成大器,但起碼不會貪,也算是個人才。朱由校現在把他請出來經略遼東,那完全就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新的遼東經略人選一直懸而未決,前線倒是有個暫代,還能穩住一下局面。

    問題是此次遼東兵馬損失眾多,于是又商定了從各省抽調兵馬支援遼東的決策,其中四川土司兵戰斗力較強,特別是秦良玉的白桿兵,于是朝廷很快下旨請秦良玉帶三千兵馬支援遼東,以及其他土司兵若干。

    朱由校并不是太了解明末歷史細節,只知道一個大致走向,所以并不知道這一政策又引起了土司奢崇明在重慶叛亂。

    不久之后,秦良玉又上奏,要求撫恤戰死的秦邦屏,朱由校于是下令贈秦邦屏都督僉事,子孫世襲。并給突圍而出的秦民屏官進為都司僉書。同時下詔給秦良玉加二品官員服飾,并封秦良玉為誥命夫人,封秦良玉兒子馬祥麟為指揮使。

    自古以來,花木蘭的故事就一直流傳,但花木蘭的姓氏、籍貫等,史書并無確載。但是明末的秦良玉,確實一個著名的女將,不僅能征善戰,而且忠于朝廷。中國自春秋以來,秦良玉這樣的女將還是首位。

    秦良玉帶著三千兵馬出川,一路上秋毫無犯。

    而在紫禁城內的朱由校考慮了很久,最后還是決定還是請孫承宗總督遼東。

    遼東那點家底,真的不能再敗了。再敗下去,就是一個巨大的財政窟窿。

    “老師,遼東局勢已經糜爛,若是再隨便派那些紙上談兵之輩前往,必然會繼續糜爛,朕現在能靠得住的,也就是老師了。還請老師總督遼東,先將遼東局勢穩住。”朱由校在宮內召見孫承宗后對他說道。

    “臣愿往。”孫承宗一口答應了下來,接著說道:“不過要想收復遼東,還需有足夠的錢糧支撐。”

    “錢糧朕會想辦法。”朱由校說道:“只是老師到了遼東,還需給朕一些時間,老師當以穩定局勢為首要目標。”

    “老臣明白。”孫承宗點頭道,朱由校于是就放心了。孫承宗的軍事能力確實是有的,不過風格上堂堂正正略為死板。這種風格在有足夠財政支撐的情況下,孫承宗面對野豬皮絕對是必勝的。然而崇禎年間孫承宗重新出山,崇禎沒辦法給孫承宗足夠的財政支持,孫承宗的表現也僅限于穩定局勢。

    但是孫承宗這種穩健的風格,也是最為保險的。

    莽撞還是勇敢,穩健還是膽小,這在戰場上是沒有絕對的定論的。成功了叫勇敢,失敗了就叫魯莽。

    前提只是必須結合一個國家的國力,從而做出選擇,最后才是看結果。

    當一個國家國力強盛的時候,冒險的舉動是可以容忍的,因為有那個本錢去冒險。然而一個國家弱小的時候,冒險一旦失敗,那就會導致恐怖的后果。而冒險勝利了,也很難改變局勢的本質。

    所以孫承宗這種軍事風格,是朱由校所需要的。此時的明王朝最怕的就是那種軍事手段高明,但卻兵喜歡行險招的主帥,那樣的主帥很容易把國家帶進坑里。

    朱由校把孫承宗派到前線,目的就是為了先穩住遼東局勢,他能取代熊延弼的作用。

    很快朱由校就下了一道圣旨,直接任命孫承宗為遼東總督。當圣旨下達后,滿朝文武都有些沒反應過來。

    朝堂上談了這么多天,一直沒有什么結果。然而皇帝卻在沒有和大臣們商量的情況下,就把孫承宗任命為遼東總督。

    這是總督,不是經略。

    總督和經略可是不同的,遼東經略還要比遼東總督低上一級。

    不過東林黨還算是能夠接受皇帝的任命,畢竟孫承宗也是東林黨一派,不過屬于溫和派,不太參與黨爭。

    孫承宗領旨后,便帶著朱由校給他的四十萬兩白銀,前往遼東去了,朱由校還派了兩千京營沿途護送,還設宴于郊外,派文武大臣為他陪酒、餞行,并賜給孫承宗彩貨、麒麟服,可謂是對孫承宗寄予厚望。

    御史方震孺是最郁悶的一個,之前跳出來讓朱由校從內帑出錢撫恤遼東軍民,原本計劃好毛遂自薦前往遼東。結果皇帝竟然絲毫不問派誰去遼東,過了幾天孫承宗當了遼東總督,這個充滿油水的差事反倒被孫承宗給拿下了。

    朱由校自然不是傻子,四十萬兩拿出來,隨便交給一個東林黨御史到前線去撫恤,這不是白癡嗎?

    御史看起來確實是一個沒有任何油水的官職,然而御史的喉舌可是商人們非常需要的。某地官員多征收了他們一點稅,這些商人就能找上御史,不用半個月,彈劾奏章就會出現在內閣。

    這些御史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成為那些商人的貴賓,所以御史這個職務表面上是沒有任何油水的,但實際上油水并不少。

    朱由校把撫恤軍民的任務交給孫承宗,則讓他放心多了。

    很快朱由校又召見了袁可立,請袁可立總督登萊,編練水師策應遼東戰場。

    “皇上,若要從海上鉗制后金,還需有足夠的錢糧才行,否則也只是個擺設。”袁可立和孫承宗幾乎是一樣的顧慮,如今朝廷財政問題嚴重,如果不能保證軍費的來源,那一切也只是白搭。

    “朕每年最少會給愛卿兩百萬兩白銀,可否足夠?”朱由校問道。

    “不需要那么多銀子,一百萬兩就差不多了。”袁可立想了想回答道,畢竟水師主要還是牽制作用,花不了那么多錢。

    “好,那就請愛卿盡快上任。”朱由校帶著期望的神色看著袁可立這個四朝老臣,如果他能在海上牽制住野豬皮,加上孫承宗在廣寧布置防線,那么遼河以西地區就不太可能淪陷了。

    “臣遵旨。”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时时彩网页缩水手机版